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夏虫

0

独自坐在教室的小窗旁,看着渐渐燃烧的时间,那是一种无以名状的失落,充满着我的心。窗上今天早上的阳光照耀着我,窗外是摇曳的柳树枝。在柳树下乘凉…

Go a head

0

某公司经理叫秘书转呈公文给老板,“报告老板,下个月欧洲有一批订单,我觉得公司需要带人去和他们开会。” 老板在公文后面短短签下:“Go a h…

当眼泪流干后

0

当眼泪流干后,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悲伤、孤独、失望…… 07-9-21,很讽刺的数字,很讽刺的日子,很模糊的记忆,很漫长的夜晚,很忧郁的心情,很…

爱或离开

0

我讨厌选择,你也讨厌选择。犹豫之后的沉思,麻痹之后的懦弱,脆弱之后的痛苦。我能给你什么?你又带来了什么?就被这许许多多的问题包围困扰了7年。…

打口

0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打口,可这事今天却发生了。我不想,更不敢去面对这眼前的现实。但是,事实不允许我狡辩。就在今晚,我被打口了。 打口标志着…

哭诉

0

西下的斜阳在远山边懒懒地爬着,发挥着它最后的力量。在它的照射下,两个妇人正在谈论着什么。一个穿着黑色上衣的女人张着眼睛问:“刘姐,听说老李家…

猫和老鼠

0

从前有家人,家有一只白色的波斯猫… 从小就很乖巧可爱.. 有一天,那家变态的家人,觉得电视很好看.. 应该要教猫看电视.. 于是…

精神病

0

据说有两个精神病人,好不容易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 但出了门还要翻过100道墙,才能到达公路。 他们一起翻了60道墙,其中一个神精病就问另一说…

幻梦

0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生活态度和不同的习惯。但在一个人身上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或不同的世界也有个不同的自己。我就是这样,娃娃也是。…

傻娘们

0

杨二车娜姆,摩梭人,13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央民族歌舞团。1990年离开中国到美国,后在意大利当模特,游历欧洲。先后到日本、新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