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该死的凌晨

0

在午夜两点的时候我在想:下一秒将会是怎样呢?阳台的蚊子快乐的飞着,笑的很欢畅。对面楼里醉酒的男人在胡乱的说着酒话,偶尔传来声女人的抽泣。绿化带前的路灯忽明忽暗的闪着就像是天上的星。想起小时候带着妹妹在夜里看星的情形,那么遥远。更遥远的是天边那层浮云,薄纱一样的飘着,想把右天边的三朵星遮住。

每到这个时候肚子会饿,有泡面还好,没泡面有挂面也成,最好是有猫耳朵。什么都没有的话就只能啃指甲了。咽吐沫是好办法,但是会渴。如果这个时候还没睡觉的话,说明今晚是泡汤了,肯定失眠,胡思乱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许多人,许多记忆,许多事都涌到眼前。赶不走,忘不掉。

这个时候我还喘气儿的话说明很无聊,很空虚。怎么说来着,对,百无聊赖。能做的也只有伪善的笑了,尽情的笑,装的比宰相都大度,跟圣人似的。然后稀里糊涂的等待天亮。有歌听的话会好点,不敢放太大声,告你饶民受的了啊,法制社会。我琢磨以前偷我钱包的小偷要被抓到能判几天。

小猫不喜欢我,我一站起来她蹭就上阳台了,然后迅速的跑掉。我一抱她就喵喵的鬼叫,弄的象委屈了似的。小心我断你猫粮只给香肠。再呼吸两周的云南空气大概就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了。离开滇池、西山我的小屋和周围的人。我会记住他们么?他们会记住我么?不变的只是西山,它就那么一直躺在哪儿。

中南海的味道渗入我肺里,很香。烟慢慢飘散,走远。我又想起了沈阳运河边用木板搭成的小屋,里面住着一老人。他唯一的家当就是一个红暖壶,我不知他身后有怎样的故事。每次坐车的时候都会路过哪儿,小时候我就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帮助他。可等到我长大再去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把烟头弹飞,落在地上,烟花四溅,很美。许多人和事已经记不起来了,尽管努力的去回想,但面孔还是很模糊甚至叫不出名字。我是遗忘者,被遗忘者。下一秒我还是现在的我么?许多年以后我们还会记得曾经说过的话么?相遇只为了再离别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