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可怜的马铃薯

0

懒懒的醒来不知怎么走
想起初见时的一朵花
也许这就是注定
花瓣就这么坠落

你问我什么是长久
我知道这就要离开
也许我没耀眼的色彩
绽放出的颜色也不光彩

我想了很久也不知对错
你的快乐敷衍你的痛苦
你想我这次高飞
就像什么都已无所谓
可我只是颗马铃薯

2007年6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