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正龙

0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和大志他们一起去正龙了。正龙,一不错的KTV每年都得去上几次,音响虽说算不上尖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8人间,5个人,4箱酒。唱着走了调的歌,说着心里的话。东北话,山东话,上海话,福建话,云南话夹杂在一起,伴随着碰酒声窜上顶棚又砸在每个人的心底。
时间过的真快啊,回想起来这几年所有发生的事都和他们有关,一起快乐,一起悲伤,一起扯淡。先说大志,到现在我还纳闷,我怎么就认识他了呢。小龙人头上顶俩角,他额上长一痔,这个痔长的好。。一点都不影响美观,看着特帅,真的。大志天生一副流氓象,这辈子是不能犯事,跑不了,看着就有嫌疑。一边学着范伟操着东北腔说着“谢谢啊”一边龌鹾的笑着。

小满,初见小满的时候觉得他是特老实的人,正正经经,本本份份的,不会抽烟。有一年春节回来突然变了个人,见了我拿出包红云发了我一只。从那以后他就没离开过烟了。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有问,但肯定是和女人有关。

农药,无论什么时候看他,他都是在笑的。几年前当之无愧的模范丈夫,把自己的全部贡献给了伟大而恶心的爱情事业。就算腿骨折了也不忘记给女朋友送饭。遗憾的是抗战没能胜利,最终沦陷了,姑娘跟一小伙儿跑了。因为这事农药纠集了我们几个差点把人窝端了,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不值。也是因为这事,我和小满肚子差点让人豁一大窟窿出来。

骚天,名字很震撼,据说他哥叫杨顶天或者是杨霸天?未经考核,权且当是真的吧。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云南人,黑的一塌糊涂,扔煤堆里要用刀扎才找的出来。一刀下去没声,是煤。一刀下去唉呦一嗓子,那就是人了。骚天已经离开嘉瑞哲公司了,一开始和传说中的林总合作时我们就反对,具体原因参见《大染房》。退出来了应该一身轻松,可一不小心又陷到感情漩涡里了。苦恋了7 8 年的对象了吧。到目前关系还没明确,愿圣光指引你的道路。

我们几个人是怎么凑在一起的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一起发生的太多事。酒喝完了,也该散了。大家都好好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