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鹅鹅鹅

0

阿呆是只鹅,在阿呆出生之前就很有名了。鸡镇上从未见过这么大的一只蛋,公鸡小鸡老母鸡们围着不知从何而来硕大的鹅蛋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蛋,这么饱满,这么圆润,可了不得啦”。鹅蛋洁白晶莹,甚至有鸡说在夜晚见过那蛋发出过七色光彩,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全镇的鸡都开始关注鹅蛋要看它会孵出怎样的绝世神鸡。

经过母鸡们的精心照料,一个月后的鹅蛋终于有了变化,隐隐约约可听见里面有声响,若隐若现。消息传得很快,附近的鸡们把鹅蛋围住,要一睹破壳的风采。随着“叽——”的一声,蛋壳出现了一条裂纹。围观的鸡们随着也惊呼,声音开始嘈杂。但是阿呆似乎并不怎么争气,没有想象中的砸壳而出,展翅啼鸣,而是艰难的继续啄壳。围观的鸡们大失所望,继续等了会看没什么动静便纷纷散去了。“无非也就是个头大而已嘛”“可不是,还以为多神呢,浪费时间”……母鸡们边走边议论。只有第一个发现阿呆的母鸡没有离去,仍旧在蛋壳外凝视着。

到了下午,守护阿呆的母鸡突然听到清晰的一声“叽——”,只见蛋壳掉了一大块,露出里面的薄膜。一张扁扁的,嫩黄的嘴伸了出来。母鸡满怀欣喜不吃不喝守着阿呆,只到晚上阿呆才成功破壳而出。母鸡看着黄色的毛茸茸的阿呆,看着奇怪的扁嘴和长着蹼的脚丫无比惊诧。第二天鸡镇又轰动了,慕名而来的鸡们把阿呆家围得水泄不通,纷纷赞美着“你看人家的嘴,啧啧,那么优美”“是啊是啊,那脚带着蹼的,天生一副圣人相”“可不是么,早我就知道不是普通的蛋,浮出来的定不是普通的鸡”……

阿呆出世后成了全镇的明星,在赞美和羡慕中成长,阿呆比其他小鸡长的高大许多,这是真真正正的“鹅立鸡群”。随着阿呆一天天长大,名声也越来越旺,甚至鸡镇把阿呆出生的那天定成了节日。在阿呆成年的那天,理所当然的被推举成鸡镇的镇长。阿呆担任镇长后迅速展现了超群的智慧,比如阿呆曾说“太阳每天都会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好事的鸡观察了七七四十九天,果然每天都如是,无一例外。鸡们开始对阿呆无比崇拜,唯命是从。甚至有人总结出了两个绝对:阿呆做出的抉择,我们都坚决维护。阿呆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由于没有指责、劝导和告诫,阿呆开始变得骄傲、自大、狂妄。阿呆规定镇内的鸡们不允许随意走动四处觅食,只能在自己家附近规定的范围内找食吃。这样食物似乎有些不够,不过身为伟人的阿呆是不会错的。很快,阿呆又出了新规,鸡们不能随意孵蛋,一家鸡每年只能孵一个蛋。鸡们高呼阿呆英明,这样就解决了食物不够的问题。隔壁的鸭镇发现这几年鸡镇越来越奇怪,曾经来访阿呆劝道:“不让鸡民四处觅食并限制孵蛋数,对鸡镇的发展恐怕有碍”。此时的阿呆早已听不进去,派鸡把来访的鸭打了出去,并声称这是对鸡镇的无端干预,要对鸭镇发起圣战。

鸭镇的鸭民都是扁嘴善民,哪里经得起战火摧残,遂向人类求救。人类发现罪魁祸首就是镇长阿呆,进行了斩首行动,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将阿呆擒拿。人们烧起火架好锅,把骄傲的阿呆封印在了胃里。阿呆和鸡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还有个鹅镇,里面全是和阿呆一样高大的鹅,在更远的地方还有鹤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