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男孩

0

英语老师出差,这周英语课就都没有上,自己自习。今天也是一样。我在教室内翻了翻教科书觉得没意思,便准备回寝。
  
  刚出教学楼就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学校的石阶上。他四、五岁的模样。圆圆的脑袋,头发很黑。他穿着一身蓝色衣裤,很脏。衣服上有一些小动物的图案,在十年前孩子大都这穿着。可现在觉得他很土,虽然他不懂“土”这个词。
  
  小男孩半靠半坐在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那是架很旧的自行车,没有车筐,车身、车条伤满是铁锈。车后货架上搭一铁架,铁架横担在货架上,两边各有三个铁制的圈,圈里有的装着空的矿泉水桶,有的空着。
  
  原来他是学校送水工人的孩子,或者是孙子?送水工的年龄似乎很大,浓密的眉毛夹杂着少许花白拧在一起。笑的时候眉毛向上挑,露出一嘴黄牙。他总是穿着一件旧的腿色的夹克,肩上抗一水桶楼上楼下的走。然后在某一间宿舍门口停下敲门:“同学,送水”
  
  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冰凉的感觉在全身蔓延着。我又看了看那孩子,他打着赤脚。脏兮兮的小脚踩在冰凉的石阶上。
  
  他无辜地看着我的胡子,我无辜地看着他的眼,那时我心中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想咒骂些什么。
  
  我有了一想法,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学校的超市买一些糖果给他,但是学校的超市好象没有卖糖果。于是我又想买面包,但又觉得不大妥。这要是被他父亲或者是爷爷看见是多么的尴尬……
  
  经过一系列的心里斗争后,我还是去了超市买了一些点心回来。可当我回来后,那男孩儿和停在教学楼前的自行车都不见了……

2004年11月,于云南大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