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夏虫

0

独自坐在教室的小窗旁,看着渐渐燃烧的时间,那是一种无以名状的失落,充满着我的心。窗上今天早上的阳光照耀着我,窗外是摇曳的柳树枝。在柳树下乘凉的老人们,他们整日地坐在那里,和草帽折扇等待着死亡。

窗台是灰白的,灰色的是尘土,白色的则是没日没夜的粉笔灰。在那灰白的上上面扑满了小虫的尸体。淡绿的身躯,薄薄的双翅,黑细的长脚。它们在以静止的速度消亡。我感到很悲哀。

向旁边一望,还有许多,一层的尸体。有的已经模糊了,有的还在挣扎。拍打着翅膀,乱蹬着长脚,激起阵阵尘土把自己埋葬。

未死的虫在窗上飞舞,我知道他们想摆脱束缚。窗子是开着的,可它们偏不向开着的方向飞,只是在同一个玻璃上撞来撞去,直到头破血流,自己也成为了尸体。我似乎可以听见它们身体碰撞玻璃窗的声音,砰,砸在我身上,砰砸进我心里。

在感叹他们的同时,我惊奇的发现有个虫儿长的很象我。 夏日是短暂的,这夏虫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