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哭诉

0

西下的斜阳在远山边懒懒地爬着,发挥着它最后的力量。在它的照射下,两个妇人正在谈论着什么。一个穿着黑色上衣的女人张着眼睛问:“刘姐,听说老李家的孩子被学校处分了。”刘姐叹了口气,用手理了一把被风吹乱的头发说:“可不是嘛,这孩子,小时侯挺好的,可是现在……哎,竟然搞什么摇滚乐了,挺好的孩子,哎……”那个女人又说:“就是,这孩子大了真让我们家长操心。摇滚这东西,外国的糟粕,洋垃圾啊。”刘姐点了点头,望了望离去的夕阳说:“就是啊,摇滚乐这东西,真是听不得。孩子学好不容易,学坏可快呢。不好好读书,真是的,哎……”

夜色笼罩了这个城市,城市的烦躁也暗淡下来,一切都好似幸福般的平静。远方渐渐靠近的星星没有因为世事的难料而消失一点光彩,反而愈加明亮了。整日工作疲惫的人们也渐渐进入了幸福……

李响地着头,一路向学校走去。路上他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
李响来到的学校,看着操场上飘扬的红旗,在太阳的陪衬下,发出异样的光彩。进入了和昨天一样的教室,每一个脱落的墙皮都诉说着一个悲惨的故事。教室内正有几个女同学唧唧喳喳地说着什么,李响的到来使她们好象吃了一惊,眼睛里竟然闪出一些奇怪的光来。这光刺着李响,使他很不舒服。

上课了,老师在讲台上说着什么,李响却什么也听不到,只是呆呆地望着墙上挂着的中国地图,觉得从海边刮了一阵风,正席卷着中国的大地。在地图的上面是中国的国旗,黄色五星的意义李响已经记不清了。一些新的东西在李响的头脑中盘旋着,忽地坠落下来,此时该上操了。

领导在台上讲的很认真,台下的同学听的也很认真,但是通常没有人这么做。前边的事情已经被人们忘了,只是提到李响的时候,很多人投来了眼光。理想低着头,世界上常用的贬义词便都向他这里涌来。

李响拖着双脚,支撑着他的大脑,度过了这个白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他还是觉得有人看他,但是抬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

夜晚的寂静抹杀了白日里的烦躁,庸碌一天的人们此时正躺在床上,做着幸福的梦,而李响此时却睡不着,回想起白天的事情,总觉的不舒服。月光竟透过窗子射进了他的狭小的卧室

李响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等待明天的到来,可是明天是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