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泰囧,太囧

0

前几天《泰囧》刚上映时朋友说票房要过4亿啊,我还不信呢,自惭形愧的怯生生地疑惑“一国产片能那么猛么?”结果今天影院里黑压压的人头证明了真心不是吹的。剧情和1没什么联系,风格延续了人在囧途的搞笑,和不出意外的结尾煽情。是不是发现了这个套路很眼熟?对对,那些年的韩国电影不就这套路么。比较有代表的是《头师傅一体》系列。王宝强依旧装疯卖傻,由于从出道开始就一路演缺心眼但是善良的二傻子,所以突然让他演集团董事长的话观众也会受不了,就像让王刚演焦裕禄一样不和谐。比较出乎意料的是造型,可谓天雷滚滚,一头金灿灿的假发。现在这种造型在日本热血漫画里反派小混混中都不常见了,可是在泰囧中闪亮登场,让人意外的是效果还挺好。一头金发,手持仙人球,脚蹬拖鞋(后来丢了一只,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来了,最后还用穿着拖鞋的脚干死了泰国九流拳手,九流选手又非常意外的原地满血满BUFF活了)牛逼死了。

黄渤的表情依旧很出众,但是除了一直纠结表情外很少有《疯狂的石头》中那种犀利劲了,比如疯狂石头中公交车上抚发的那一销魂的瞬间。当然也是有亮点的,在混乱争吵中把眼睛甩了下来有加分。当然讨论影片并不是我写日志的目的,我想要说的是另一个故事……

其实我和惠是先去了28楼看父母后才去的影院,我会告诉你我从28楼拿4斤(最少)黑漆漆的发芽的土豆吗?当然还有两条裤子,后来由于影院太热导致又添加了两套毛衣、一副手套、一条围巾。在爸妈那儿我开了一大瓶雪碧,最大瓶那种。由于父母都不喝雪碧我不得不把大半瓶雪碧也带着。然后在上地铁前惠居然一脸平静的提议“我们应该先买瓶水”。当我提醒她手里的包已经有了2升雪碧的时候惠才想起来。就这记忆力,为什么对我在家里楼梯上摔倒妩媚的瞬间却迟迟不忘呢?

进影院的时候惠也觉着带2升雪碧进场实在太嚣张了,很容易被误解成恐怖分子,于是用毛衣盖住。本来我想矜持点的,无奈影院内气温实在太高,目测25度上下所以只能频频举起巨无霸雪碧瓶喝水。估计我后面的观众经常被大瓶子挡住字幕。就在影片要开始的时候我前面来了一对情侣,小伙一脱衣服,我去,一股羊腰子拌马尿味就过来了。比老外那味猛,熏鼻子呛眼睛,我差点一口雪碧喷出来。我估计开着灯他身上的味是有形态,肉眼可见的。全程影片我都是捏着鼻子看下来的,到笑点的时候总觉着嗓子呛的不舒服。惠则是用围巾捂住口鼻。看到一半的时候不知道谁受不了了,喷了两下香水,结果没过5分钟香味就被山味盖过去了,完全不是对手。

惠在影片过半的时候可能是被熏的有点迷糊了,一失手大雪碧居然掉了,澎的一声闷响。好消息是没爆,坏消息是掉地下咕噜到前排去了,好消息是散场时委托前排的味道生性的小伙帮捡起来了,坏消息是瓶子上带着味,好消息是回到家味散没了。于是我就着雪碧写下了文字,太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