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孤独的时代

35

2016年的一纸文件给从1978年开始的独生子女政策话上了一个句号。80后,90后和部分00后成了最后的法定独生子女,结果了一个孤独的时代。

晴是我的远房表姐,她很安静,安静的总是坐在一张小桌后,拿着铅笔涂涂画画。在她面前或摆放一个苹果,或安置一只杯碟。任由其他孩子在外面嬉戏吵闹,她就那么静静地画着,不说话。我看到她在白纸上先勾勒出线条,再逐渐填补阴影,将眼前所见的物品慢慢画到纸上。那时起,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素描。

她画的真好,画什么像什么。我问:“姐姐,你喜欢画画吗?”

“喜欢啊。”她说。

“但是……为什么画画的时候看不见你笑?”

她只抿抿嘴,没回答。

随着年龄增长,我们学会了羽毛球、游泳、小提琴……晴姐姐手中的铅笔也慢慢变成蜡笔、水彩笔和油画笔。原本简单的白纸后来变画板上的油画布。她托着调色板的样子好美,手中的画笔被站染成各种颜色,在画布上洒下色彩。她画的明明是一棵白菜,可我在其中却可以看到山川与河流,明明只是一个井盖,缺让人感受到像是俯瞰古城。

我看得发呆,问了第二次:“你喜欢画画吗?”

她仍旧抿抿嘴,只是这次回答了:“我不知道。”

晴姐当然不喜欢画画,没有人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时候会是那种表情——紧缩的双眉,阴沉的脸。但是她爸爸喜欢画画,但是由于受到当时条件限制没能进入正轨美术学院学习,于是将自己的梦想交由女儿实现。我女儿应该学画,我女儿需要学画,我女儿必须学画……在与他人交谈中晴姐的爸爸不止一次这么说道。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她真的喜欢画画吗?

我们是独生子女,接受了父母全部的爱,我们是幸福的。我们是独生子女,承载了父母的全部期望,我们是孤独的。

每个人都有梦想,有些可以实现,有些难以企及。让子女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梦是正确的吗?让子女按照自己规划的路线一步步前行,这是属于他们的人生还是家长的?让·雅克·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第一句话就是:“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由与枷锁,禁锢与解放,让孩子有自己的梦,尊重他们的选择,才能释放出更大创造力,活出自己精彩的人生。如果每个人都能发挥所长,点亮自己,那么无数个个体散发的光芒,终将照亮整个社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