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麻与香烟哪个更致命

0

在网易摇滚版看见一篇标题为《摇滚吉他手为演出有状态 琴行吸大麻被拘》的帖子,内容如下:

因吸食大麻,重金属乐队的吉他手张琳琳3月9日在自己家中被警方抓获,并被处以行政拘留14天,随后还将接受强制戒毒6个月。
据了解,3月9日,警方接到匿名举报,称在东城的某琴行内有人正在吸食毒品。警方赶到时,现场只有一名男子。在屋里民警查获了不少烟叶和卷烟纸。民警随即将该男子带回派出所审查。
经查,该男子为北京重金属乐队吉他手张琳琳。据张琳琳讲,当天自己花100元从新疆村购买了少量大麻在家里卷在烟里吸食。民警到达现场时,自己刚刚吸食完。
在随后的尿检中,张琳琳的检验结果呈阳性。
张琳琳称,自己对演奏非常痴迷,每次都要求自己达到最佳的状态,因此在2005年一次聚会时经朋友介绍开始吸食大麻。此后便成了习惯,每次演出前都要吸食。
原帖来自于网易社区:http://club.163.com/viewArticleByWWW.m?boardId=rockmusic&articleId=rockmusic_1116b068c372691_1

然后在回复中有段这样的留言:据说大麻的危害没有香烟大.吸烟不如吸大麻.但是!!!大麻会上瘾, 自己要控制.——请叫我达人

之后又在几个人的BLOG里看到这样的日志:
标题为《香烟与大麻-迈向药解放》,内容如下:

最近香烟与大麻在美国的法律定位上彼此越来越相像了。
美国总统柯林顿上周提议要更严厉的管制香烟的购买,也就是实质上把香烟当作药品来对待。其实,今天在美国有些地区,抽烟已经算是犯罪行为,如果有人在某些公共场所抽烟,甚至会被投入监牢拘留。
另方面,争取大麻合法化的趋势则渐入佳境。在美国有些地区,艾滋病人与癌症病人可以公开领取大麻,也有些健康的人去这些地方购买大麻,等于变相的合法化。两周前在旧金山,由于警察取缔,引起了规模不小的游行抗议,并得到教会等主流道德人士的声援,亦有神父亲自发放大麻以表示不服取缔。
当然,大麻合法化的关键是在于许多美国人──上至白宫官员,下至升斗小民──都有使用大麻的经验。美国的药品管制当局(DEA)曾统计,在一九九○年,有七千五百万年龄十二岁以上的美国人使用过大麻,这些人口的亲身经历是对各种抹黑大麻的成见之最佳反驳。
由此可以想象,在未来,香烟有可能被当成像大麻一样的「毒品」,而大麻则可能像过去的香烟一样,被当作一种个人的嗜好或休闲。
当然,香烟和大麻也有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香烟有害人体健康,而比起香烟与酒,大麻几乎是全然无害的。
就像一位美国药品管制官员所说,「每年都有人死于烟酒,但却没有人死于吸食大麻」。大麻没有危险的副作用,不会损害肝、肾、大脑或染色体(胎儿),即使长期大量使用也不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的损害。研究大麻的科学家们发现,大麻最多会造成短暂的口干眼涩,此外也可能在使用当时造成短暂的记忆欠佳,但是却不像酒那样会造成长期的记忆力衰退,也不会像酒那样造成宿醉。总之大麻不会损害人的神经或认知功能。
不过,一般反对大麻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大麻的生理作用,而是其心理效果。由于大麻会带来快意或愉悦,但却又没有身体的不适(不像酒后会造成呕吐之类的不适),而且大麻不会因为长期使用而药效递减,因此有人怀疑大麻是否容易变成人民的「鸦片烟」。
可是,科学家的研究显示,大麻不是有瘾性的,而且使用大麻的人并不会意志消沈或不求进取。研究显示,即使大量使用大麻也不会稍减人们赚钱工作的动机。基本上,使用大麻者的心理或成就动机和一般人无异。此外,从某个角度来说,电视、槟榔、性、摇滚乐、购物、烟酒、计算机网络、垃圾食物…都可能是当代的「鸦片烟」,但是一个尊重个人自由的多元社会不应当干涉人民在生活方式上的选择,此理甚明。
更为人忽略的是,大麻不但无害身心,不会上瘾,还有极大的医疗价值。例如,大麻对气喘、青光眼、癫痫症、风湿、食欲不振等有疗效,而且是对付因为化学疗法所引起的恶心的最佳药物,因此今天许多接受化学疗法的癌症或艾滋病人都在使用大麻。(当然也有少数人因为特殊的身体状况而对大麻有药物过敏的情形。)
大麻原产于中国大陆,自古就是很有用的作物,可用于造纸、制绳(麻绳)、衣服(麻布)、纤维、帆布、建材、燃油、(无毒的)油漆、(极具营养的)食物油等等。直到上个世纪末,大麻都还是美国的最大经济作物,有一度,英国农夫如果不愿种植大麻,还会被处予罚锾。如今禁止种植大麻,同时也损失了可观的经济利益。很多人认为,如果开放大麻,在造纸方面就不会砍掉那么多森林,尚可以扭转温室效应。美国的农业部曾注意到,一亩的大麻可以造出和四亩的二十年大树同等质与量的纸,而且大麻造纸无须氯漂白,不造成戴奥辛污染。此外,因为大麻可以用作燃料,节省对石油煤炭类能源的需求,也就是减少污染。事实上科学家指出,如果美国百分之六的土地用于种植大麻,美国将可以达到能源的自给自足。
大麻这个被公认为最安全的药物,在本世纪普遍被禁,有其很复杂的多重政治原因,但是如果有朝一日大麻得以解禁,它带来的将是让人们开始摆脱对所谓「毒品」的惯性思考,因而面对「药解放」的可能性。
所谓「药解放」就是个人对影响身心的药物享有不受歧视迫害、而且自主的选择使用权,它是身体自主权的延伸,同时也是对制药工业的生产控制权。[1]大麻的合法化则将是药解放的前驱。
[1]「药解放」也应同时是个社会主义的运动,亦即,人民或消费者对药的生产(而非仅仅是消费、流通等)有控制权--生产什么、为谁生产、满足什么需要、生产多少等等。而这种将制药工业的资本逐渐公有化的过程,也是充分实现「自主选择」的过程,在这些斗争过程中,很多辩论会促进有关药的化学、历史和社会影响的认识,因用药而形成的阶层以及药的迷思抹黑可以被打破。

By 卡维波

好先从这个谬论的发表者卡维波开始说,卡维波是一台湾人,在8.2反毒问题上就提出“大麻虽然有精神上的依赖但不会有戒断现象,除了偶有报告有人会有妄想状态外,其最大的副作用只是和香烟一样会致癌而已。”我们先不说他这句话是对是错,看看他的其他言论。

卡维波自称是左派,并且还是可爱的左派在《国际边缘网站》(www.intermargins.net)中曾经发表言论“给儿童看凯蒂猫****的图片就是挪用Hello Kitty以产生各种反抗与颠覆的意义。譬如,一个上课打手机聊天、调情的广告,“有唤起学生抗拒不合理规定的权利意识之潜在可能”。当然,包括青少年“做身体”、嗑药、援助交际等,卡维波都看到了“抵抗论述”,几乎无处不是战场。

林深靖(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现代文学硕士,巴黎第八大学欧洲研究。 曾任欧洲基金会研究室主任,芦荻社区大学讲师。)在《青春睿智卡維波?》一文中指出:卡维波似乎认为, 只要抛出「化约、教条」,就足以反证自己的思维是如何的「缜密、灵活」。 很可惜,卡维波的手法常常是粗糙地「化约」对手的观点, 拙劣地将几个人云亦云的所谓「教条」概括他自己并未曾深入的马克思理论。 关于消费与通俗文化,卡维波主张要「摆脱那些简化教条的说法, 重新看待像减肥美容的媒体风潮、凯蒂猫、偶像追逐等等通俗文化与消费现象」, 他遗憾台湾的相关讨论,「完全没有跟上文化研究这一、二十年来的发展」, 而「英国文化研究的缘起其实就是对经济化约论(也就是马克思的经济下层决定文化上层) 的批判。」 他说,「自从社会主义国家崩解, 传统左派路线不再是一个有效选项而只是一个有效修辞。」卡维波如此急于宣告社会主义的 失效, 与福山(FrancisFukuyama)的「历史终结」论和李泽厚的「告别革命」说 ,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而他以经济决定论来「化约」马克思的思想, 事实上是西方右翼学者自十九世纪以来的陈腔滥调,关于这一点, 博学强记的马克思主义学者郑国栋所写的〈跳蚤「左派」的满纸荒唐言──评陈芳明的所谓 左翼台湾史观〉一文(见《左翼》第15号)

由此可见卡维波其人已经是习惯性的胡言乱语。再回到大麻的问题上来。大麻为桑科一年生草本植物,雌雄分株,原产亚洲中部,现遍及全球,有野生、有栽培。大麻的变种很多,是人类最早种植的植物之一。大麻的茎、杆可制成纤维,籽可榨油。作为毒品的大麻主要是指矮小、多分枝的印度大麻。大麻类毒品主要的活性成分是四氢大麻酚。

大麻类毒品包括哪些?有哪些特性? 大麻类毒品分为三部分:
(1)大麻植物干品:由大麻植株或植株部分晾干后压制而成,俗称大麻烟,其主要活性成分THC的含量约0.5-5%左右。
(2)大麻树脂:用大麻的果实和花顶部分经压搓后渗出的树脂制成,又叫大麻脂,其THC的含量约2—10%左右。
(3)大麻油:从大麻24.植物或是大麻籽、大麻树脂中提纯出来的液态大麻物质,其THC的含量约为10—60%。
大麻对人的身体有哪些危害? 大量或长期使用大麻,会对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
(1)引起精神障碍。吸食过量可发生意识不清、焦虑、抑郁等,对人产生敌意、冲动或有自杀意愿。长期吸食大麻可诱发精神错乱、偏执和妄想。
(2)对记忆和行为能力造成损害。滥用大麻可使大脑记忆及注意力、计算力和判断能力减退,使人思维迟钝、木纳、记忆混乱。长期吸食还可引起退行性脑病。
(3) 影响免疫系统。吸食大麻可破坏机体的免疫系统,造成细胞与体液免疫功能低下,易受病毒、细菌感染,所以,大麻吸食者患口腔肿瘤的多。
(4)吸食大麻烟可引起气管炎、咽炎、气喘发作、喉头水肿等疾病。吸一支大麻烟对肺功能的影响比一支香烟大10倍。
(5)影响运动协调。吸食大麻过量时可损伤肌肉运动的协调功能,造成站立平衡失调、手颤抖、失去复杂的操作能力和驾驶机动车的能力。

或许,大麻对肺部的影响没有香烟来得严重,但对于人体的其他部位,如脑部、心脏等,会带来更严重的伤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