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南船•白树

30

钱币在空中翻滚,昏黄的火光在硬币表面游移,闪耀。船长伸出一只手,接住硬币,嘴角略微抽搐:“一枚银币?呵呵呵……这可以为你换来一只木桶,让你能够在水里多坚持一阵。”

向死也笑了,他居然在笑,是头在发昏吗?然后村丘听见向死说:“Dash Merhu Enchdung。”

男人满脸惊愕,握住钱币的手掌缓缓展开,露出一枚银币。那银币……村丘发现上面的图案不是巨龙而是一个船头。五大国和其联盟均以代表教会的太阳徽记作为金币图案,银币则是各国王族的家徽。门兰是一只巨龙,相邻的萨尔逊是一只竖琴,隔海相望的海湾王国则以海神西亚曼作为银币图案。但是以船头为图铸造银币的从未听说过。

男人看了看银币,又看了看向死,最后松开搭在剑柄上的手:“Truth vom Merhu。”他回应道,“我可以让你们留在船上,不过没有房间,没有床铺,要和货物呆在底舱。”

“这正是我们全部所需。”男孩回答。

船长朝秃头壮汉打了个眼色:“麦克,带他们去货仓。”说完就将银币收起,重新坐下,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红酒。

秃头麦克引着两人离开船长室,穿过船舱。船在摇晃,两侧睡在吊床或地铺上的水手打着鼾。在船尾他们看到通往货仓的入口和另一段木梯。“你们自己下去吧。”麦克道,“记住,别碰任何货物,否则我会扭断你的手指。”做出警告后壮汉离去。

村丘顺着木梯爬进底舱,发现这比想象的还糟糕,到处都堆满了货物,几乎没可以落脚的地方。更糟糕的是这是难闻气味的源头,成桶的咸鱼和腌肉发出阵阵腥味,令人作呕。上次闻到这种味道还是在小时候,哦,同样是和向死在一起……他们和其他几个孩子一起跑去海边玩士兵与海盗的游戏。 村丘与向死同为海盗,可藏身的地方都已被占据,最后向死提议躲进渔市仓库。刚打开仓库的门她就后悔了,那是村丘第一次闻到那令人窒息的腥臭味。

好像……又和小时候一样了呢。她看着也爬下木梯的向死感觉到好笑。“你刚才对船长说了什么?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村丘找了只看上去没装咸鱼和腌肉的木桶,坐了上去,“为什么仅凭一枚银币他就同意把你留在船上?”

“Dash Merhu Enchdung?”向死咧嘴一笑,“意思是‘让大海审判’,而Truth vom Merhu的意思是‘真相蕴藏海中’。是北海的一种古语,现今无论海盗还是经验丰富的商船船长都会这两句。”

“那银币呢?我还从没见过以船头为图案的钱币。”

他笑得更得意,也跳上一只木桶,然后向更高处攀爬,坐在最顶端:“那可不是一枚普通的银币。”向死宣布,“那是由大航海家迪恩•伯克设计并联合自由城邦和其他反抗五大王国与其联盟的组织铸造的。共有一万零九十枚。伯克船长用了一千零九天从南海突破层层封锁与追击,战胜无数海盗与敌人,联合了三大自由城邦与数十个港口。为了纪念这一数字,将天数乘以了十,铸造出船首银币,象征着自由。只要有海的地方,这银币就可以流通。付出一枚银币,你可以让人帮你做一件力所能及且不损害他利益的事。付出两枚银币,可以让海盗放船员离去只劫掠财物。而三枚……等等,那是什么声音?”

“什么什么声音?”村丘感到莫名其妙。

“咚咚咚的声音。”

“那是我脚在踢木桶啊,你眼睛什么时候坏掉了?”

“你先停下来。”他说着跳下木桶,“你听——”

果然,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有咚咚的声音传来。那是敲击木板的声音,就从……村丘屁股下面坐着的木桶里发出!她吓了一跳,从上面窜下来,“会不会是幽灵?”

“让我们看看……”向死拔出短剑,“我还没见过会敲桶的幽灵呢。”

两人凑过去,围着木桶看了一圈。声音突然没了,没有咚咚声,只有海水拍打船舱的哗哗声响。“它知道我们在看它,果真是个幽灵!”女孩大喊。

向死打出噤声的手势,把耳朵贴在桶上:“恩……你的幽灵说话了。你也过来听听,就在里面。”

村丘先是摇摇头,犹豫了下实在抵不住好奇,终于也将耳朵贴过去。真的有人在说话。“里面的是谁?”她朝木桶大喊。

“一个……精灵。”微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放我出去的话……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

“有个精灵在里面耶!”女孩高兴地说,然后又转向木桶:“是我们每人可以许三个愿望还是一共三个?”

男孩哈哈大笑:“哪有被装在木桶里的精灵。”他双手合拢,对着木桶以确保里面的人能听清,“要不这样,你告诉我们你是谁,因为什么被关在里面,我会考虑把你放出来。否则我会把装满咸鱼的箱子和桶搬过来,让你烂在里面。”

短暂的沉默后,里面继续传来声音:“我叫崔斯•怀特,是一名海洋诗人,我的朋友们称我为白树,被关在里面是因为爱情。”

“海洋诗人?”向死问。

“因为爱情?”村丘说。

“如果你们想听我的故事,请将我放出来,”里面的人继续道,“否则我真要烂在里面了,和我的故事一起。我保证这是一个好故事,任何错过这个故事的人都将感到遗憾。”

女孩与男孩对视一眼:“我们快把他弄出来。”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向死边四处寻找边朝里面的人警告,“否则我随时会把你再塞回去。”他在一堆箱子上发现一条撬棍,捡起卡住桶盖,用力几下将木桶撬开。

盖子被掀开后露出里面的人: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面部轮廓分明,因长期无法剃须,下巴已被黑色胡子覆盖。他蜷缩在层层枯草中,上身穿着亚麻布制成的外衣。原本白色的上衣如今已转为灰色,上面沾满污渍与碎草渣。头发蓬乱,面色惨白,嘴唇干裂,双手抓住桶沿艰难地想站起。村丘见状上去搀扶,与向死一起将他弄出来。

“水……”自称白树的男人说,声音又干又小,“给我水。”

向死将随身带的水壶递给他,男人一口气喝了半壶,水从嘴角流出,穿过胡须。因为喝的太急,他中途呛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后,他终于再次开口:“最里面的箱子里有苹果,能帮我弄点吗?”声音听起来好了许多,虽然仍略带沙哑,可能听出原本是个好嗓子。

向死哼了一声:“然后呢?要我们为你准备一份烤牛排,和一只烤鸡?”

“去给它弄几个苹果吧。”女孩道,“他需要吃些东西。”

“你忘记了那个秃头的警告了?对,就是那个七英尺高的壮汉,他禁止我们碰任何东西,我们却把一个自称为海洋诗人的家伙放出来,从一个木桶里!现在还要去偷苹果?你看我有几根手指够那个光头掰断的?”

“哦,坏小子,没人会在乎几个苹果。再说,我们不是偷,而是买,我会留几个铜板。”

“好吧,好吧。”他边说边撬开装着苹果的箱子,“吃完后最好老实说出你的事,别当个骗子,那对你没好处。”他从里面取出苹果,朝白树丢过去几个,也递给了村丘一个,自己留一个。

男人接过苹果,靠在木桶上啃起来,大口咀嚼,狼吞虎咽,果汁弄得满手满脸都是。船摇晃的更加厉害,他连吃了五个苹果后清了清嗓子,准备诉说自己的故事……

  1. 真好笑,没有孙总的磨练怎么会有陈乔恩啊,陈乔恩粉丝是吃了翔吗。陈乔恩多好啊,粉丝怎么这样啊。呵呵,你们不是当事人,就在这里瞎嚷嚷,孙总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清楚个什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孙总这样变态的训练就是让了明星在娱乐圈站住脚,笑呵呵,你们是不是吃了翔,嘴

  2. 问题确实多啊,不过国外真找不到类似的地方?我觉得还是人的素质有问题。如果楼主是中国的,记得教育自己的下一代时候,让他素质高点,不能滥用职权(如果能的话)、不要区别待人、尊重每一个生命之类的。

  3. tmd受不鸟啦!!怎么楼下的都是来看奶头波波的啊!怎么都是淫荡得不得了啊!真的受不了~~说真的我进来是想看看大家对瑜伽刺激松果体等看法的留言与评论,看来现在真是没必要进来了,一群淫贼在那边意淫~~

  4. tmd受不鸟啦!!怎么楼下的都是来看奶头波波的啊!怎么都是淫荡得不得了啊!真的受不了~~说真的我进来是想看看大家对瑜伽刺激松果体等看法的留言与评论,看来现在真是没必要进来了,一群淫贼在那边意淫~~

  5. @espao, 我做的绿色版都带有相机配置文件的。别人的绿色版不保证啊。。不过我最近没更新了。

  6. 只有我们才敢喊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去解放全人类!并早已把思想广告打到纽约的时代广场,至今还未有敌对势力能在天安门打广告。作者太过恐惧了!

  7. 讲真太危险了,如果有司机要变道,这么快的速度在视野内根本不会觉察,况且还是夜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