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南船•船费

0

船在海上晃,被海浪推得轻轻摇摆。中年船夫抱着肩站在桅杆旁,脸上写满严肃,眼中尽是认真。他是来真的,村丘意识到这点,但举起的枪口并未挪开,直直对着男人的胸口。

向死又向前踏出一步,手中细剑的剑尖几乎戳到船夫鼻子上,“一个简单的问题,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他问对方,“留得命在总能再赚钱,为了钱财送命真的值吗?”剑尖向下移动,对准男人的咽喉,“我也曾问过别人这个问题,很遗憾,有人回答错误,然后我不得不做出残忍的事。把人装进麻袋里,再拖到岸边沉入大海是件麻烦事,好在这次我们是在海上。”

男人嘿嘿发笑:“收起你的剑和无用的威胁吧!给我钱,然后让我把你们安全地送上商船。或者直接杀了我,你们自己困死在这大海上。我的问题也很简单,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你们真打算为了十枚银币送掉三条人命?北大人家的小姐,你怎么说?”

十枚银币?那个狡诈的瘸子居然只分给他十个银币。“好吧,我会付你钱。”村丘从怀中的钱袋里摸出银币丢给对方。

船夫满意地接过钱,重新升起风帆让渔船继续前行。向死收起剑,换上烟斗,狠狠吸了一口:“你不该就那么直接给他,”等村丘返回到船边时他低声道,“要我说,八个银币足以让他重新开船。”

“九个半都不行。”村丘朝他摇摇头,“你离开红宝石岛太久了,忘记了这里的人。他是个老渔夫,红宝石岛的老渔夫,你真应该再看看那双眼睛,里面已经给出了答案。”家岛上的人说出去的话不会更改,就连瘸子乔伊这样的小人都不会违背承诺,那里的人就像他们生长的岛屿一样坚硬。

接下来一切变得顺利,顺风顺水,很快向死就看见停在前方不远处的商船。这是艘标准的门兰商船,打着门兰国旗和五色和平旗帜,船身在夜幕下黑漆漆的,只有面向月亮的那侧泛着白光。很快,有人发现了他们:“是谁在哪儿?”船上的人喊,挑着一盏灯试图看清下面,但夜太黑。

“送货人。”船夫边喊边靠近商船,“瘸子乔伊的货,放梯子下来。”

绳梯被扔下,向死让女孩先上船,之后收好烟斗,攀上绳梯,爬上甲板。等再回头望时,发现小渔船已经驶离。之前问话的是一个瘦男人,眼窝内陷,一身水手打扮,他凑过来打量两人一阵,然后开口:“跟我来吧,船长在下面。”

踏上甲板,村丘发现上面堆满了货物,几名水手靠在船舷上打盹。穿过成桶的红酒和一排排木箱,他们来到通往船舱的木梯前。精瘦的带路人示意他们下去,向死仍旧让村丘在前,之后是自己。木梯陡峭狭窄,上面又湿又滑,比这更糟糕的是船舱里味道难闻,花椒、烂菠萝、腌肉和男人的臭味混在一起,这比红宝石岛的地下水沟都要命,村丘原以为那是世界上最难闻的地方。

船舱昏暗,一切模糊不清,直到瘦水手也爬下木梯,借着灯光才勉强看得见东西。这一看把女孩吓了一跳,她看到在黑暗中有一颗光头。那个光头瞪着眼正直直瞅着自己,“这两个人是谁?”光头开口问,然后脑袋向上抬起,整个人站起来,露出宽阔的肩膀和健硕的身躯。

他真壮,足有七英尺高。村丘心想着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引路人替她回答:“是瘸子送来的货,船长在里面吗?”

壮汉向一旁挪了挪,让出船舱右侧第一间屋子的房门,用手背敲了敲门:“船长,瘦子带着货来了,瘸腿乔伊的货。”

“让他们进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进去吧,不过最好快点,他刚喝了酒,打算睡觉。”壮汉提醒道。

推开门,村丘发现里面是一间相对整洁的房间,屋内布置简单,一张铺着草席和棉垫的床,一张桌子和一把带靠背的深棕色木椅。一个满头蓬松卷发的中年男人正靠在椅子上喝酒,手中握着一只带把手的镀银铁杯。那是红宝石岛的酒,村丘一眼就认出了摆在木桌上的带有葡萄藤纹饰的酒瓶。

他喝了一口酒,鲜红的酒液从嘴角流下,钻进乱蓬蓬的胡须里。“瘦子,你什么时候连数数都不会了?分不清一和二。送货人呢?”

“跑掉了,货一上船他就没影了,溜得比老鼠都快。我没法做决定,就来请示您了。”

“这有什么难的,”船长舔舔嘴唇,“把其中一个丢进海里就是了。哦,不对,要先确认哪个是应当接收的货。你们是谁先下的订单?”

“是我,船长先生。”村丘回答,“但是我可以付钱,加付另一个人的钱给你,这样就没问题了吧?”以瘸子之前的做法看,他并不会付给这位船长多少钱。

“不不不,”中年男人摇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信用。”他把剩下的酒喝干,“订单是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不能多,也不能少。我的信誉不是用四十个银币可以收买的。”

“那么……一枚金币如何?”村丘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她一共有七枚金币,一个给了瘸腿乔伊,再付出一个的话只余下五枚,这也许不够买下一个酒馆,但绝不能看着向死被丢进海里。

船长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女孩,眼睛盯着她手中的金币。他动心了!

“不错的尝试。”男人用低沉的嗓音道,“也许你再拿出九枚可以打动我。我说过了,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信用。收起你的金子吧,等下船后可不要再轻易拿出来,一个小女孩,带着金子,在斯塔特港可是件危险的事。”他把酒杯扣在酒瓶上,突然提高声音:“麦克!”

壮汉应声进来。

“别这样!”村丘向船长请求,“我可以给你五枚金币,五枚,这比你船上的所有葡萄酒都值钱。”

“你很勇敢,女孩,对此我表示钦佩。但是很抱歉,”他转向秃头壮汉,“送男孩下船。”

“等等!”向死挣脱壮汉试图抓住自己的手,“我有办法支付自己的船费。”

“哦,别这样,孩子,别把事情变得复杂。”船长从椅子上坐起,手扶在跨在腰间的剑柄上,“我可以让麦克把你丢下海的时候也扔给你一块木板,你或许可以生还,如果运气够好遇到其他船只的话。但是你要想搞砸的话,我不介意在你下海时往脚上拴块石头。”

“别急着做决定,”向死掏出一枚硬币丢向他,“这个会改变你的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