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南船•出海

0

渔船在黑色海面上前行,海雾四处弥漫。除了被船头火光照亮的区域外,一切皆为黑暗,世界缩小成一个圆形光圈。船帆升起,被风推动,小船顺着风和洋流的方向行驶。船夫在掌舵,村丘与向死坐在船舱盖板旁,靠着船舷,原本用来装鱼的地仓传来阵阵腥臭。海面像一张黑色丝绸,被风抖动,这让村丘想起姐姐出嫁那天,描绘着一串葡萄纹章的红色家族旗帜迎风飞舞。

她先失去了姐姐,然后是整个家族,失去了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失去温暖的床铺、老管家布莱恩的看护、布满葡萄藤的花园……现在只有一艘渔船和他——斯特曼家的小儿子,戴斯,人们称他“向死”。对于这个称呼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因为无所畏惧,敢于直面死亡;一种是源自他的姓氏,听上去像屎男(shitman)。村丘更相信后者。向死只比她大两岁,小时候个子明明差不多,现在他却要高出一头。也许只是他脖子长而已,女孩愤愤地想。

向死是在他们那一群孩子中最能惹祸的,在这点上甚至超过自己。村丘曾和他进行过三次较量:赛跑、剑术与弹弓。成绩是一胜一败一平。有一次他坐在树杈上问村丘:“你知道在海的那边是什么吗?”

“斯塔特港。”女孩回答。

他笑了:“还是海。无论中间隔着多少港口、岛屿和大陆,可最终仍旧是海。我们的世界被海包围着。”男孩从树上跳下来,“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海了,再没回来。曾经我恨他,恨他不担负养育的责任,离开我和妈妈。但现在我懂了,那是大海的召唤,无法抗拒。”他将目光投向大海的方向,又转过来,“你知道大航海家伯克吗?”

她当然知道,虽然所有与其相关的书籍均被列为禁物并遭焚毁,但迪恩•伯克的名字和事迹在南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伯克出身南海,生在门兰王国科瑞恩半岛上的一个富商之家。十五岁时进入门兰皇家航海事务厅见习,成为当时最年轻的见习生,之后仅用一年时间就习得全部航海理论。十六岁随门兰海军少将阿尔梅达出海,驱逐频繁洗劫沿海村镇的海盗,亲手斩杀暗鸦海盗团的头领“双头乌鸦”,被册封为骑士。于十七岁被任命为船长,十九岁拥有了自己的船——“探索者”号。之后他的足迹遍布南海,从门兰王国所在的大陆到绿珊瑚群岛,从三海湾到尽头之海。

十年后迪恩•伯克变卖所有财产,组建了一支由三艘大船组成的舰队,再次出海,这次他要从三海湾进入北海。他的这一举动将一切改变,先是门兰王撤消了其封号,没收领地,将其归为海盗,之后世界上五个最强大的王国对他进行通缉。各国海军两年多的围追堵截并未能阻挡伯克的脚步,他的舰队驶进北海,沿途通过接收海盗团,吸纳探险队,与自由城邦和五大王国的敌人结盟……将原本三只船变成了三支舰队。这引起了教会的注意,在教宗倡导下,由五大国为首,数十个国家组成了被称为“世界海军”的联合舰队,对伯克进行围剿。最终,大航海家伯克于北海被俘,并被公开处死,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但伯克的死并不是终结,而是起点。他的行动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大海,《迪恩•伯克航海志》记录了北海的见闻:遍布香料的岛屿,以黄金为砖石的城市,栖息上万只海鸟的河湾,被冰封的大地以及采掘不尽的金矿……各个国家纷纷派舰队前往北海,无数海盗、探险家、自由城邦舰队为了利益奔向海洋。

“终有一天,我也会奔赴海洋,像我的父亲一样。”男孩最后说。

“我也是。”村丘应和道,“我们可以一起去,而我将是你的船长。”

那天后没多久向死真的出海了,最初是在货船上当杂工,慢慢变成水手。村丘再没见过他,直至今日。现在他们真的一起出海了,只不过不是以他们希望的方式。

“刚才追你的是什么人?”村丘问自己儿时的朋友。

“谁知道呢?”他从腰间掏出一支长嘴烟斗,由劣质的石楠木制成,那是村丘见过的最长的烟斗。“几个酒鬼,或是暴徒。”

“我看更像是债主。”女孩朝他撇嘴,“他们可不是红宝石岛的人,自从你出海后,岛内就再没恶棍啦。”

向死哈哈大笑:“别忘了,把钟楼上大钟弄破的可是你。到现在我还记得那钟摔在地上发出的声响,整个岛都能听见。后来你被关了多久?一周,还是一个月?”

是永远。女孩心想,从那以后父亲就再没让她擅自离开过城堡,她错过了向死出海,正如错过和母亲告别。母亲有两个女儿,一个嫁到远方,另一个于半夜逃走,连一句再见都没留下。她几乎可以想象到母亲发现失去自己后的落寞神情。我能逃到哪里去呢?到了斯塔特港后应该怎么办?也许可以去内陆买下一间小酒馆,她带出了自己全部的积蓄,大概够买下一间酒馆,如果它足够小,足够偏僻。然后请一个好歌手,让他在大厅每天唱不同的歌谣,用啤酒和面包填满旅人的肚子……她突然感到这样会很无聊,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仿佛自己从未存在过。或者,“我可以出海。”她不经意间说出来。

“我们已经在海上啦。”大男孩从细长的烟嘴里吸出一口烟,缓缓吐出,灰色烟雾很快被海风吹散,融进变得十分稀薄的海雾中。

“我是说我们去北海,像大航海家迪恩•伯克那样,那里有无数岛屿和大陆等待我们去探索,世人会记住我们的名字。”

“恩,好主意。”向死又吸了一口,烟斗内红光闪动,“我们就凭着这‘超级战舰’,越过风啸海峡,横跨大洋,通过三海湾,征服北海!”最后他用手使劲拍打船舷,发出砰砰声响,像是响亮的嘲笑。星光露出,在海面上变成无数光片。

“当然不是靠这个。”女孩辩解道,“等我们抵达斯塔特港,或许可以……”

没等她说完向死突然跳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出来一柄细短剑。“嘿!船的方向不对。”他朝船夫喊道,“我还没蠢到感觉不到风向,也没瞎到看不见蝎尾星座那九个闪亮的小点。

“哈哈……”干瘪的笑声从中年船夫嘴里传出,“你以为凭借这个小渔船就能去斯塔特港?没有文书,没有保荐人?方向当然没错,只不过我们不是去斯塔特港。”他突然用力拉扯绳索,船帆迅速降落。

“你在干什么?!”村丘也跳了起来,手里攥着那把镀金火枪。

“当然是在要我的另一半报酬。”船夫双手抱肩,“我说过了,两个人,两份报酬。否则你们就自己游到斯塔特港吧。前面有艘商船在等着我们,不过没见到我船长不会让任何人登船。付钱,或杀了我,然后在海上做幽灵,你们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