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婚礼

0

大美,奉天人氏。曾与大脸、大马为165中学三大,都是大字辈的高人。既然是大美,婚礼当然要办的大。6月20号结婚,19号就发英雄帖召集各路诸侯晚上会师,帮出谋划策,指点江山,偷鸡摸狗……由于之前已与苏德垃鹏和二师兄猪八戒约好了晚上去吃烤串就没能响应,深表歉意,待其百年后定将好生祭拜。我的意思是待其百年好合后定会好好恭贺……

 

大美本姓关,由于书法深得精神病真传,第一次见他写名字的时候赫然一个“美”字(其实写的是关)跃然纸上,遂得号“大美”。大美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就是三国演义里介绍关羽的那段)其实就是没长胡子,其他确实挺像的。大美为人忠厚质朴,勤劳善良——把中学课文里描写中华民族美德的字句用在他身上就对了——颇有古风。

 

大美与女友相交一年,今日成婚,这幸福来得突然。还记得一年前的6月20日高老板每年一次Fucking Happy Crazy Day的时候,大美这损贼还一脸的倒霉相用着不伶俐的口齿和有点大的舌头抱怨“太孤独了,太孤独了,没对象啊,没对象”。然后欲举杯喝酒,举到嘴边想起来一会还得开车,就又放下。因为这杯酒下去一会出门他能撞完交警再把车停到派出所办公室去抢车位。这一眨眼,2010了,大美的逆袭,不但有对象了,还成了,不但成了,还办婚礼了,不但办婚礼了还领证了。不过不能喝酒的美德没丧失,以至于最后到我们这桌敬酒的时候只能委托他媳妇来跟我们喝酒。

 

19日由于没能参加各路诸侯的誓师大会,对今天的细节安排不大清楚,遂致电高老板问之。答曰“那啥,六点多钟就过去呗”“我他妈天天九点起来,你让我六点过去?”“哦,那六点半吧”“好”电话一挂我就后悔了,多了30分钟就把我打发了,果然我不会讨价还价,买东西不去超市就铁定被宰得头破血流 。早上六点,用非常痛苦的表情挣扎起来了,简单洗漱杀往会师地点。到地方时不到七点,只有我和方瑞方将军在。遂致电高老板,一听那接电话的死声就是没睡醒呢,跟含着痰似的。最后这个混蛋通知我6点半来自己7点半到的。

 

车陆陆续续来了,人乌泱乌泱的到了。越看越不对劲,这人和车不成比例啊,一准有上不去车的。好些个同学都来了,大家聊的很开心,非常激动地问候着“唉,你叫啥名来着?”。不能再跟他们缠斗了,赶紧找车,遂在小二(同学)带领下窜进一车内占领后座。透过车窗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伟岸、光明、性感的身影——大马。大马,本名赵子龙,跟赵云的坐骑长的无线约等于遂得其美名。真不容易呦,从北京特意颠儿回来参加婚礼,那马蹄子钉掌了么?可别磨坏喽。这份心意太诚恳了,千里送鹅毛。说真的,你就往那装礼钱的红包里拉上一坨屎,我都不带说你个“不”字的。毕竟不是我结婚嘛。打开车门,让小二露出半个秃头玩儿命的喊“子龙,大马,大龙马,大紫马。这儿呢,往这儿看,直走”。这个费劲,可算把他救上船了,上来没多久车就开了。随着车队缓缓前行,高老板、袁博、老宁等的身影在后车窗里越来越小。恩,他们果然没坐上车。我们到达酒店后又找的车去接的他们,车到的时候仨人在地下正打扑克呢。

 

饭店订到荒郊野岭去了,市内确实不提前一年订婚宴不好定。下车赫然见到“红太阳红色革命根据地”大门外一队人在敲锣打鼓。清一色的红军军装,黑布鞋,羊角辫,哎呦还有一抹红脸蛋的,还真抹了。领头的姑娘额外卖力气,猫着腰叉着腿,动作异常夸张,我一直担心她裤裆裂开。敲敲打打完毕众红军进入饭店分列两队,进人就喊“为人民服务”。

进去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毛主席头像雕刻在石屏风墙上。不是像章里那个胖脸的,是年轻时候的头像。往里走,墙上挂着草帽和红缨枪。再往里走,三八大盖。左手边是毛泽东故居,房子盖的像模像样,毛主席什么时候成东北人了?一抬头,恩?七届二中会址。不看了,不看了,再看就有一个小土堆上面写着“珠穆朗玛”了。卫生间也很特别,叫革命根据地茅坑,正对着卫生间是一雅间,里面有个饭桌,似乎没人坐——换我我也不坐,怕窜味儿。进卫生间所在的小院,里面有口井,假的。跟贞子跳下去的那个一模一样。也就是白天,换晚上我宁可憋死,尿小区一楼缓步台上也不带来这的。好在革命根据地茅房徒有其名并无其实,要不就太恶心点了。

 

大马来的时候带了DV、照相机、三角架。这阵势不对啊,我突然想起了三位摄影艺术家。一、陈冠希,陈老师。二、周正龙,周老师。三、魏文华,魏老师。陈老师爱自拍,没事。周老师爱拍虎,没事。魏老师爱拍城管,死了。子龙将军,听诸葛军师一句劝,别瞎拍,啊!大马一杯白酒下肚,开始连拍带录……

 

由于我们同学席被安排的太远了,所以婚礼怎么进行的一律不知道,压根看不见人。场面太大了,一层大厅4000平米左右,将近九十桌酒席,里面装着近1000人。第一次见着么大场面的婚礼,本来初中同学席位是两桌。但是由于打扑克的那几位来晚了,有一桌被一群傻老爷们占领了。妈的挺大岁数了,要不要脸,我抽你吧人大美的大喜日子不宜见血。不抽你吧,又死不要脸。过去跟他说了,咱这是按照席位来的,然后内傻逼把席位牌撤掉了。塞屁眼里能怎么的?假的就变真的了?算了,大喜的日子,喊主人来调停吧。末了在最后面清理出来半桌,让没上了车的那几位入席了。

 

婚礼主持人依旧吐字不清,再加上场地太大以及麦克不好,他自己在上面乌拉乌拉说了20分钟,我都没听出个数来。婚礼怎么进行的一律不知道,确实看不着,权当同学聚会兼给高老板过生日了。菜上来了,开整,吃饱喝得了。只见大美还在那半场晃悠呢,也是80多桌呢。等吧。剔牙的剔牙,聊天的聊天,那几位又把扑克掏出来了,斗地主,10块钱一分的。打差不多了,一看周围桌没人了,大美人还没到呢。估计嫂子点烟胳膊都累酸了。实在没事干了,找餐巾纸吧。找餐巾纸干吗?擦碗擦碟子啊。这家饭店碗碟做的还真挺漂亮的。擦干净了,扔包里了。高老板先顺了一个,旁边的看着眼红啊,也顺,顺俩。高老板心里难受啊,哎呦,就顺走一个,心里不舒坦还想拿呢。被女朋友拦住了,差不多得了,再拿桌上不剩什么了。大美来了,再不来估计饭店暖壶都得被顺走。老同学,10来年感情了,一直挺到最后,除了大马要赶下一场外没先走的。大美感动了,感动的实在没车安排我们回去了。确实,最后一桌,哪有车了。门口有三轮车,坐那个估计有个四、五个小时也到家了。让高老板联系车吧,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又掏出扑克来了,四个人打红K。一打就是将近两小时……

 

怀着对两位新人深深的祝福,终于在下午四点到家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