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拯救(四)

36

皮特醒来时四周一片黑暗,头疼得像要裂开一样。我在哪儿?他问自己,眼睛尚未适应黑暗,试图用手去摸索却发现右手被金属禁锢。于是用还可以活动的左手摸向手腕,冰冷坚硬的弧形金属——那是个铁环,一副手铐。很快,他发现右脚也被同样的手铐铐住,被固定在两排金属管上,也许是自来水管或其他类似的管道。他用力晃动手臂,用脚踢腾,可带来的只有疼痛,手铐越挣越紧,而金属管丝毫不动,比想象的坚固得多。

眼睛开始适应黑暗,皮特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暗室内,无窗,这是一间地下室。意识恢复后头疼得更加厉害,真该死,他甚至怀疑自己脑袋被砸出一个洞来。他用左手摸向自己的头部,从一边到另一边,最终确定头盖骨完好,可当触碰到额头左上部分时却疼的叫起来。那是一块弯曲的伤痕,四周肿胀,凸出额头,像一小截扭曲的山脊。血已结痂,但被触碰时疼的仿佛有指头在搅动脑浆,疼痛让他更加清醒。

我被困住了,不,是被抓住。大脑从一片空白中复苏,在这之前是逃亡,和弗兰克、亨利、粗眉在一起。不对,是被袭击,哦……粗眉。他想起了那一对又粗又长的怪眉毛,几乎连成一条。那对粗眉毛的主人与自己一起藏身在树林里,打算躲过追兵后前往红马庄园。他们本以为会躲过追击,直到粗眉听见从身后传来的偷偷靠近的脚步声。粗眉迅速转身,掏枪,瞄准……他擅长瞄准,可以击中百米内快速移动的敌人,但拔枪慢。敌人先勾动扳机,连续两枪,粗眉的枪与对手的第三枪几乎同时响起。不同的是他被击中肚子,而只伤到敌人手臂。连中两颗子弹使他无法瞄准。然后有人将他手中的枪踢走,准备对准头部再补一发。

一个穿着褐色夹克的胖男人走到近前,用手枪对向粗眉的头颅,正准备开枪时却被一个声音阻止:“别那么做,你看,他已经被射中三枪。哦,一处在腰间,两枪在肚子上。可怜的人啊,都已经这幅模样了,何必再去浪费一颗子弹呢?”浩克•斯汀,皮特认出了这个粗哑的声音。“把他扔在那儿吧,让他享受下人生最后的一段时间,缓慢、痛苦的时间。嘿嘿……”他在笑,然后其他摩托车手也跟着发笑。

“残忍的杂种!”即便被枪指着,皮特仍旧跳了起来,冲向摩托车帮头子,中途被两名地狱天使拦下,其中一人给他肚子来了一拳,皮特差点吐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们?”在能呼吸后他继续踢腾大喊。

“背叛?”斯汀用厚嘴唇回应他,“怎么会?我可是忠诚的很呐,只不过效忠的对象是马丁先生。好啦,是时候带着我们的客人回客房了,你们到底能不能让他闭上嘴巴?”

皮特朝浩克吐口水,接着有人用枪托砸向自己脑袋,只一下就让他感觉天昏地暗,失去知觉。

头痛将他带回黑暗的房间,每心跳一次就疼一次。得想办法出去,皮特告诉自己,左手胡乱向各个方向摸去,空气,空气,冰冷的墙壁,以及更冷的金属管……没有任何能用的东西,有一根铁丝就好了,他胡乱想着,鲍比•博伊德曾教过自己如何用一根铁丝撬开一把锁,据说是从红马庄园的守门人那里学到的。但他没摸到铁丝,唯有灰尘和墙壁。

这儿真黑,比曾经呆过的骑士团牢房更黑,黑暗中仿佛有无数怪兽潜伏,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嘴,绿油油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满是贪婪。这感觉让皮特心里发毛,几乎要喊出声来。突如其来的光明瞬间驱散黑暗,刺痛他的双眼,皮特习惯性地要去用右手遮挡,却发现手被拷在管子上。只能将头扭到一边,用左手遮住双眼。“谁?!”他警惕地问。

没有回答,只有关门声,室内迅速又被从角落里窜出的黑暗占据。皮特将头扭回来,想要在黑暗中捕捉人影,却什么都没找到。他就在这里,虽然看不见,但皮特十分肯定有人就在这间屋子里,也许躲在某个角落,也许就在自己正对面。这次他没再伸出手去乱摸,镇定,他告诉自己,要稳住。我已经被困在这里,护卫队被屠杀殆尽,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糟吗?既然最糟糕的事已经发生,那就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火苗,一个红色的炎苗于火星中诞生,黑暗迅速被逼退,四散开来。那火光映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凸出的颧骨,高挺的鼻梁,以及一对蓝眼和修剪整齐的金色胡茬。米古尔•瑞兹,我当然是在光荣时刻总部,岩石庄园的地下室。

火焰引燃一只香烟,然后迅速熄灭,世界又转为黑暗,只剩一个红色光点。红点猛地亮了一下,随后有烟雾喷吐而出,在灰白色烟雾中红色光点逐渐变暗,然后再亮起,如此反复。沉默,还是沉默,两人都不说话,在黑暗中无声对视,直到室内充满烟草的味道。

“为什么?”最后皮特先开口,“瑞兹,为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父亲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你可知道在西方与科恩家敌对绝不会有好下场。想想那些曾经辉煌却被剿灭的家族,与科恩家族开战,然后被毁灭。你是聪明人,一直都是,也许我们可以做笔交易,你放我离开,而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追究今晚发生的事。没有追杀,没有悬赏,你可以安全离开西部。”

“哦?还真是慷慨的条件,很诱人,不过……还是算了。”烟头再次变亮,阴郁的微弱红光映亮米古尔小半张脸。“我从前是科恩先生的人,但现在不是了,你问我为什么,答案很简单,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皮特不假思索地问出口。

“哦,抱歉。我忘记你还不知情,是这样的,原西部之主,风吟堡的主人,也就是你的父亲,斯科特•科恩已被确认死亡。”

米古尔缓慢的话语在房间内回荡,斯科特•科恩已经死了,斯科特•科恩死了……墙壁在回应。“这不可能,”皮特无力地反驳,“我父亲不可能死,他身处风吟堡,有高墙保护,有卫兵把守,血玫瑰、罗里、卡尔三名顶级刺客在他身边,甚至还有天眼的处刑人。没人伤害得了他。”

“没错,”红点再次闪亮,“科恩先生也那么认为,就像在风吟堡的其他人一样。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风吟堡远没你想象那么牢固。也许有五十个人在城内可以把老斯科特保护得很好,但不是三十,更不是二十。风吟堡太大,大到需要至少五十人才能守住,这也是城内一直驻守近八十人的原因。当然,那是在老科恩派出弗兰克和大半守卫去救你之前的事。”瑞兹从口中吐出一阵淡白烟雾,雾气在黑暗中缓慢扩散。“人们总认为躲在城墙后更安全,我承认风吟堡的城墙够结实,也够高,可以为它的主人提供保护,但那是一百年前的事。现在嘛……你有见过最新的爬墙器吗?不,不,不,不是那种吸盘,那个看上去蠢死了,是一套绳索,末端有一个钢爪,被放进一把枪里。然后只需要勾动扳机,嘭,爪子上墙,然后是人,像坐电梯一样。你认为需要几个这玩意可以攻破风吟堡缺人把守的城墙?不过老科恩不是被这群翻墙能手杀死的,是一名狙击手,用一颗子弹。”

一名狙击手,哦,对,该死的狙击手。皮特说不出话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只是半张着嘴巴愣在那里。然后听见米古尔继续说:“如果我告诉你老科恩去世的时候没有遭受痛苦你会好些吗?你知道的,子弹的速度很快,快到来不及感到疼痛就夺取人命。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了。”他终于将烟熄灭,把烟头丢进空烟盒里,用脚踩扁。室内再次陷入黑暗,正如皮特的思绪。

“为什么不杀了我?”长时间的沉默后皮特终于开口。

“哦,问得好。其实地狱天使的浩克•斯汀一直建议我解决掉你,史丹•马丁则强烈建议我处死你,立即。但我却坚持要留住你的小命,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我需要你作为护身符,这里还是科恩家的地盘,和红马庄园做邻居很危险不是吗?老顽固比尔•博伊德早就对我虎视眈眈,我有好几次都梦见那老家伙带着人从红马庄园杀过来呐,骑着一匹后背着火的红马,很恐怖是吧。皮特,我并不打算杀你,至少现在不想,我需要你陪我一同离开这里。你看,我如此坦诚,所以你会配合是吧?我们可以将路途变得愉快、体面,当然也可以变得痛苦、残忍,一切取决于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皮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好在目前尚无生命危险,我要逃出去,我会逃出去。一阵枪响打破夜晚的沉寂,一声接着一声。

“哦,有客人来了。你认为是谁呢?我猜是弗兰克,好啦,让我去看看,先失陪了,少主。希望你别太难过,毕竟那么多曾经显赫的家族业已毁灭。”

随着米古尔•瑞兹离开,房间内又只剩皮特一人,但他并不寂寞,外面的枪声响个不停。仍在交火,说明来这的人还未被消灭,是弗兰克吗?还是风吟堡的幸存者?也许是有一部分护卫队成员逃了出来,他们重新集结后反攻过来……无论是谁都好,把我从这该死的地方弄出去。他等待着,等待着……不知等了多久。枪声仿佛越来越近,但有时又感觉遥远,他不确定。可以确定的是仍旧可以闻到烟味,熄灭的烟头比燃烧时味道更重,即便被丢进烟盒里仍不停散发着焦糊气味。等等……烟盒。

皮特记得烟盒的位置,就在米古尔的脚下,那个距离可以用脚够到。他努力伸出左脚,向记忆中烟盒的方向伸展,缓慢而谨慎。远点,远点,再远点……要一次成功,倘若不小心将烟盒踢得更远就全完了。终于,他伸到了极限,左腿完全绷直,被手铐固定在管子上的右腿因用力拉抻疼得要命。然后他开始向内收拢,小心翼翼,屏住呼吸,直到脚脖处传来触感。碰到了!毫无疑问烟盒就在这,他用腿压住,向内蜷缩直到可以用手抓住。

这对皮特来说不是个烟盒,而是一把通往自由的钥匙。他熟练地拆开烟盒,倒掉烟头,就像小时候与鲍比•博伊德在一起那样,将里面的锡纸取出。一张锡纸就足够,皮特可以用一张锡纸弄开全红马庄园的锁。他小心地将锡纸叠好,做成所需的形状,一切在黑暗中完成。真正的麻烦是要如何将锡制钥匙塞进锁眼,原本再简单的动作此时变得如此困难。他试了三次均宣告失败,正准备尝试第四次时门外却传来开门声,有人来了!他迅速将锡纸藏进袖子里,接着大门被打开。

  1. “‘旭日旗’是亚洲的纳粹旗”,是带有红日和旭日光芒图案的一种旗帜,是原日军所采用之军旗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士兵用旭日旗象征侵占区域,如中国大陆、台湾、韩国、东南亚等,为带有冒犯性的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带有旭日东升,不惜一战的挑战之意。

  2. 听着这歌看着这故事,真的很伤感,我也是双鱼女。我感觉双鱼女只要爱了,就会不顾一切。而且我相信日久生情。。。。很高兴找到了鱼儿的栖息地。。。

  3. 听着这歌看着这故事,真的很伤感,我也是双鱼女。我感觉双鱼女只要爱了,就会不顾一切。而且我相信日久生情。。。。很高兴找到了鱼儿的栖息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