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拯救(三)

40

毫无疑问,这是弗兰克•盖冈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弗兰克,你怎么会在这儿?”大叔将匕首藏进袖子里,“其他人呢?皮特呢?”

弗兰克看清是K后,将枪口压低:“我们遭到了伏击,在晚餐时光荣时刻和地狱天使的人突然向我们发起攻击,那是一场屠杀,有预谋的屠杀。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大多数人没等反应过来就送了命。除了我和亨利,”他指了指旁边的同伴,“就只有皮特和粗眉逃了出来。也许还有其他人,也许没有,我不清楚。”

起风了,夜风将树枝拽得噼啪作响,月亮一头扎进云层中,从另一边又出来,然后没入一大团密云中。世界变得更暗,夜更黑。

米古尔•瑞兹与浩克•斯汀合谋叛变?倒戈向谁?骑士团还是影子议会?不对,不对。光凭他们还不敢,虽然光荣时刻与地狱天使均为实力强劲的地方势力,但还没强到可以颠覆科恩家,除非……一张鲜艳的红唇在大叔脑中浮现,以及一身白色的大褂。“外科医生”林肯,如果是他和史丹•马丁合谋的话……不安开始侵蚀这颗坚强的心。地狱天使、胜利兄弟会,夜鸦团均为马丁下属,而科恩家麾下的光荣时刻与保守派早已势同水火,如果由史丹•马丁带头的话,才有可能发生这一切。史丹,史丹,你如此心急想取代科恩家成为西方的主人?

“皮特在哪儿?”大叔发现四周并没有再藏有其他人,没有粗眉,没有皮特。

“我们分头走的。”大个子刺客回答,“我和亨利引开地狱天使的追兵,一路向西,打算逃回风吟堡,但是他们追得太紧。有两个人先追上我们,两个着急送死的笨蛋,枪法不及他们骑摩托技巧的一半好。我解决了他们,但车不行了,油箱被击破,庆幸的是没爆炸。我们只能把车推进林子里藏起来。”他叹了一口气,“皮特和粗眉往南走,去红马庄园,那里应该还有三十人留守,足可以保证少主安全。然后我们打算从风吟堡和红马庄园一起出兵,今晚就能拿下这群叛徒,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风吟堡已经沦陷,K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沉吟一阵后最终开口:“风吟堡没了。”

“没了?那是一座城堡,怎么会没了?”

“昨晚骑士团的突击队和另一支队伍一起将风吟堡攻破,我们寡不敌众,死伤惨重,只有几人成功突围。你弟弟罗里是其中之一。”

“这怎么可能?骑士团哪来的这支突击队,他们不是在圣十字大教堂外被击溃了吗?当时我在场,史丹•马丁带着夜鸦团和地狱天使将他们击退,并派人追击。另外通往西部的沿途道路均在我们控制下,骑士团的人怎么能在不惊动我们的情况下抵达风吟堡?”

“在史丹•马丁的监控下。”大叔提醒他,“负责沿途警戒的夜鸦团、胜利兄弟会和其他小团地均为马丁属下。”

“还有负责护送的地狱天使。”弗兰克顿时醒悟,“我就说那群骑摩托的小丑没胆子和米古尔•瑞兹合谋反叛。马丁提供路线,马丁负责监视,马丁安排落脚据点,该死的史丹•马丁,我早该看出来他和他的冒牌医生不是好东西。他们邪恶而又残忍,众人皆知,但没想到竟会堕落到反过头来咬主人。”他突然想起什么,“科恩先生呢?我发现你没提及科恩先生,他人在哪里?和我弟弟在一起?”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大叔试图以更委婉的方式告知他,“科恩先生他……”

“等等,等等。”弗兰克打断K,“你不会是想告诉科恩先生他没能突围出来吧?罗里绝不会丢下老大自己逃出来。”

“对不起,伙计,西部之主没能逃出来。”K实在想不出婉转的话语。

“真该死,先生被骑士团的人抓住了吗?他们会以此作为要挟,迫使我们撤出大教堂,不得与骑士团交火,甚至承认史丹•马丁独立出去,并不得对其进行追杀……”

“比这更糟糕,科恩先生去世了。”大叔终于说出口。

“什么?你说什么?”震惊在弗兰克脸上闪过,接下来的是愤怒,“他怎么会死?有血玫瑰随身护卫,外加罗里、卡尔,还有你,我认识的最优秀的刺客都在他身边,他怎么会死?你们怎么会让他死?!这一点都不好,宾,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他情绪已经非常激动,像是随时要爆炸的弹药筒。

“在战斗一开始他就去了,有个狙击手在外面,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们来不及……”

“哦,去他MA的,宾,去你MA的来不及。”弗兰克上前两步抓住大叔的领子,“你是干什么的?你的任务呢?你没能救出皮特,就连科恩先生都保护不了,你也配是天眼的处刑人?著名的宾眼看着西境之主死在他面前,在自己的家里?被人刺杀?”

大叔没躲,也没闪,任由他抓住自己衣襟怒吼。骂吧,喊出来吧。服务生试图上前制止,却被大叔用手势阻止。最后弗兰克松开手,沮丧与懊恼同时涌上脸庞。“他去世的时候看起来怎么样?”沉默良久后盖冈问。

斯科特•脑袋被打烂了,一半脑浆溅在墙上,另一半躺了一地,我们没时间哀悼,没时间整理尸体,就把他留在那儿,一个人。大叔回忆着老科恩死亡时的情形,嘴里却说:“他走的很平静,子弹的速度很快,没有痛苦。他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都听见他亲口说自己已准备好面对死亡。科恩先生试图以自己拖住敌人,争取时间,科恩家拥有的不只是风吟堡,最宝贵的财富是麾下这些忠勇的人才。只要人在,总会有机会把一切夺回来。”他试着让弗兰克好受些,“他走的很英勇,直到最后一刻都坚强而勇敢。他去世时毫无畏惧,没受折磨,一切都很快。”

沉默,还是沉默。弗兰克•盖冈像黑夜里的树木一样低头不语,最后他长叹一口气:“对不起,伙计,我是说……这实在太难以令人接受。”

“你不用,弗兰克,不用道歉,我能理解,我理解。”大叔拍了拍他结实的肩膀,“科恩先走走了,但是小科恩还在,现在最重要的是确保皮特安全,让科恩家的血脉延续下去,继承风吟堡,继承西方。”

弗兰克重新振作起来:“没错,我们这就去找皮特,从这穿过林地,抄近路,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到三岔路。那时向南追击的摩托车手应该已经返回,我们避开大路一直向南,去红马庄园与皮特汇合。”

商定计划后四个人重新上路,盖冈在最前带路,保罗与大叔紧随其后,亨利在末尾。这条路果然很近,他们走了没多久就远远看见三岔路上的朦胧灯光。“接下来我们向南,要小心些,也许路上还有地狱天使的人巡视。我可不想……”枪声打断了弗兰克的话,砰砰砰,砰,一共四声。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我们要过去看看。”大叔迅速作出决定。弗兰克朝他点点头,四人一起向着三岔路口方向移动。

他们尽量将身体放低,藏身在树影与灌木中,小心地向前推进,减慢速度以避免发出声响。然后大叔看到前方有几个人将另一个人拖出树林。由于反抗得过于激烈,最后他们不得不将被绑架者敲晕,绑在摩托车上,离开大路。

大叔与弗兰克等人立即朝事发地点飞奔,越过灌木,拨开树枝,最后他们抵达事发地点,看到一辆被丢弃在烂叶中的大哈雷摩托,黑色的车身在黑夜里更显阴沉。弗兰克在车旁发现一个将死之人,他倒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身体,一只脚缓慢无助地踢腾。月亮再次突破云层,月光从枝叶间隙洒下,照亮他的脸,被血污与泥土涂抹的脸上长着两条粗大宽长的眉毛。

  1. 当你个人利益或尊严被无情侵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时,貌似你生而为人却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身为人的权利,那么即使这样你还是有三条路可以走:1***忍气吞声,放弃追责。

  2. ‘Rocknest’ From Sol 52 Location原圖標題是這..第52號地方如下参考用的實際上並沒在第52號地方拍照.用這有生物的地球圖來當類似第52號地方

  3. 昌平检方调查昌平警方,会有正义的结果吗?天下人都知道,天朝公检法是一家吗!!!

  4. 1、刚上小学 大星期三也不是什么节想逃课跟老妈说今天学校放假 不用去上学了 老妈直接在家门口的树上整了两根树枝 一路抽着我去学校 一个和我们家关系比较僵的叔都看不下去了 给我一袋汽水 最后我在学校里华丽丽的哭着就睡着了

  5. 1、刚上小学 大星期三也不是什么节想逃课跟老妈说今天学校放假 不用去上学了 老妈直接在家门口的树上整了两根树枝 一路抽着我去学校 一个和我们家关系比较僵的叔都看不下去了 给我一袋汽水 最后我在学校里华丽丽的哭着就睡着了

  6. 谁也不会死,因为它们本来就不是活的,而且等了很久,A也没把球推下去,不推下去怎么死得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