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拯救(一)

0

大叔在阴郁的树林中快速移动,踏着松软的土地,于树木间穿梭。保罗•冯特紧随其后,脚步带起泥土与枯叶。自从与血玫瑰和罗里•盖冈分手后他们一刻也不敢停歇,也不敢返回大路,只能朝着东南方前进,穿过一片又一片树林。

“会有人追来吗?”服务生不时不安地回头。

“也许吧……不知道。”大叔边辨别方向边回答,即使有人追来也不怕。在这种林木杂错生长的环境下,无论追来多少人他都有把握能带着保罗脱身。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追兵而是如何分辨方向,夜太黑,星空被无数重叠的树木枝叶所遮蔽,使得想通过星空找到方向十分困难。他们中途有几次都跑错方向,不得不重新作出调整。

天亮后情况得到改善,晨光驱散在林间弥漫的薄雾,向树林中投下无数光丝。在确认无人追来后,他们从一条小路钻出林子。天空微微放亮,被分成两种颜色,太阳升起的方向为金,另一边是淡蓝,美得像蔚蓝大海与金色的沙滩,可惜无人欣赏。他们跑了一夜,又累又渴又饿,经过奋战与连夜奔跑体力已严重透支,迫切需要个地方来获取饮食和休息。于是他们沿着路走,背对朝阳,K记得这附近有一个偏僻的小镇,坐落在树林旁,镇旁有一条小溪和一大片草地。

他们向东走了数里,天光大亮时终于见到一座小镇,但没有记忆中的溪流和草地,只有一座由灰色、蓝色和红色组成的小镇。我们走过了,向北偏移了几里。不过没关系,只要搞到车晚上之前就可以抵达皮特要经过的最后一个据点——关荣时刻的岩石庄园。

城镇内的房屋大都由灰色砖石搭建,盖着蓝色或红色瓦顶。这是座安静平和的小镇,砖瓦房屋在硬柏油路两旁静静矗立,像是沉默的卫兵。路上行人稀少,他们只看见几个农场工人打扮的中年人从身边走过,眼神接触后对方还向他们微笑点头。这就是科恩和“国王的宝冠”不同之处,在对待陌生人态度上科恩领地的人明显更为和善。因为人们深知自己处于保护下,这里是西方,平民受到科恩家庇护数百年。这里几乎没有罪犯,因为所有黑手党和暴力团体都臣服科恩家族,绝不会在其领地内做案。并且倘若有人遭受偷盗或抢夺,无需警察介入,通常当地刺客组织就会出面解决,抓住窃贼惩治暴徒。这是世界上最欢迎刺客的地方之一。

大叔与服务生走过一排排房屋,穿过半个村镇才见到一间餐馆,装修简单,但是整洁的乡村小店。进屋后他们发现里面只有不到五个人。他和皮特饿坏了,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后马上点餐:两张九寸披萨,一份沙朗牛排,一份肋排,两份浓汤。后来保罗又要了一份奶酪汤。他们风卷残云般将丰盛早餐吞下,只剩几块披萨。吃到最后时服务生打着饱嗝犯困,最后大叔将剩下的披萨打包带走,留下百分之二十的小费。

接下来要找个住处,一个不起眼的旅店。饱餐之后困意如巨山般压下,眼皮沉得像天眼城红色长墙上的巨门。整个小镇只有两家旅馆,同样老旧但打扫得干净。最后K选择了东边的那家,因为老板肯将一辆旧福特汽车卖给他们,当他听见大叔肯为此付出的价格后把嘴巴长得老大:“这可以买下一辆新车了。”秃头店主吃惊地说。大叔当即以现金付款,车款连同房费一起预支给旅店老板,省去离开时的麻烦。

出于安全起见大叔只订了一个房间,两个人在一起更好些。旅馆老板递给他们钥匙时抱以会心一笑,似乎把他们当成情侣。K与服务生对此感到尴尬,却没做任何解释,以免引起注意和不必要的麻烦。他们的房间位于二楼尽头,从这里可以看清来路。进入房间后保罗倒头就睡,占据靠窗的半张床。大叔在门内用碎玻璃和绳索部署一个简易陷阱后,又将百叶窗合拉下,这才躺进床铺另一边。

眼皮沉重地落下,犹如巨石,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更沉重的梦。梦中他又回到风吟堡,站在主堡三层的暗红色地毯上,壁灯比记忆中微弱得多,散着幽幽的光。在走廊内大叔看见罗里、卡尔•安东、爱祈祷的青年守卫和胖杰瑞。杰瑞边嚼一只鸡腿边与罗里交谈,油脂把嘴蹭得发亮,不时哈哈大笑。他从人们身边穿过,没人注意到他,就像他根本不存在。最终,大叔来到老科恩的办公室门前,那扇双开厚木门自动向内打开,他看见斯科特•科恩端坐于大办公桌后,用一双深沉的眼看着自己,嘴角微微泛着笑意。“血玫瑰”伊斯普站在主人身后,依旧面无表情。“记得关门,”伊斯普突然说,“雾已散尽,从外面能窥视进这里。”

雾已散尽,外面有个狙击手!K突然想起来,转身要关门却已经晚了。枪声响起,那么遥远,可如此真切。斯科特的头颅爆裂,血浆溅满身后整面墙壁。血玫瑰尖叫着:“都是你的错,你没关掉那该死的门!”伊斯普冲过来抓住大叔的衣领,“你本应救出皮特,可你没有,你本应保护好科恩先生,你也没有!你的出现预示着灾难,你的身影伴随死亡,信任你的人在你眼前死去,而你无动于衷……”

没有,我没有。大叔想分辩,但狙击手没给他机会,子弹打断伊斯普的责备,从脖子穿过去。她伸出手试图捂住伤口,血却从指缝涌出,那么多。他抱着伊斯普冲出房间,发现走廊空无一人,卡尔、罗里、胖杰瑞……所有人都已不见,只剩下空荡荡的走廊和散着微光的壁灯。然后一个身影显现,从楼梯口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穿着淡蓝色圆领衬衫,光着脚,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看着自己。夏雪,不,不要是你,别来这儿,这里什么都没有,唯有死亡

大叔在光线暗淡的房间睁开眼,用手将散在额前的头发向后梳起,发现冷汗已经占据前额。我的梦境越来越不安。他起身去卫生间,却发现百叶窗缝隙内的光丝过浅,于是返回窗边拉开百叶窗。该死,已经是傍晚。半个太阳已没入远方丘陵,整个小镇半明半暗。高矮不一的房屋在地面投下长长阴影,蓝色、红色的瓦顶被余晖照得发亮。我居然睡了一天

“保罗,”K试图唤醒服务生,“该起来了。”没任何效果。他不得不去推服务生的肩膀:“赶紧起来!”

服务生差点从床上跳起来:“怎么了?”他翻身躲在窗边向外窥探,“他们追上来了?”

“没人追过来,”大叔边进入卫生间洗脸边回答,“但是我们要赶快动身,耽搁的太久了,要晚上才能抵达光荣时刻的据点。”如果不遇到麻烦的话。

服务生也只简单洗脸,然后跟着大叔离开房间,带着早餐剩下的披萨打算路上吃。他们下到一楼,钻进从旅店老板手中买来的旧车内,保罗•冯特坐在驾驶位打火,启动。车比它看上去要中用,减震器也照常发挥作用。K在车内发现几张老金属唱片,他挑了一张送进CD光驱内。在高亢的吉他与低沉贝斯的交错声中车驶离小镇,朝与夕阳相反的方向行去。

一路都很顺利,他们吃掉了剩披萨,喝了半瓶水。黑夜降临后,路上车辆愈发稀少。他们沿着林间道路缓慢前行,两侧皆为黑暗。时间比预计的还要晚,车速太慢,他们开了太久。K坐在车厢内,看着四周被夜色笼罩,世界只剩下车灯前的一小段路程。夜格外地安静,静的像在风吟堡遇袭的那晚。然而很快这一切被打破,前方几束高亮度车灯照过来。是摩托车?很快他看到了答案,几辆摩托车快速从他们车两侧飞驰而过,速度快得看不清车上的人。

“该死的摩托车帮,”保罗咒骂着,“差点撞上他们。”

摩托车帮?在这附近出现?他们似乎是地狱天使的人,他们应该保护皮特,怎么出现在这里?大叔飞快思考,直到枪声打破寂静,汽车后窗被子弹击穿。本已从他们身边路过的摩托车突然调转方向追了过来,并开始朝汽车射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叔满腹疑惑,看见车窗外一辆红色摩托车追了上来,从侧面出现,而车手正举着一支枪对着车内的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