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赵结婚

0

老赵结婚了,终于他妈结了。之前要结没结成,新娘临阵叛逃酒店白订了,结果抑郁成疾活活憋了8个胆结石出来。去医院大夫都懵了,你这是胆啊还是扇贝?体外碎石都弄不成,要是零星一两个就碎石然后排石。这家伙上来就8个大块的,再碎就成流星雨了,“先吃点排石药吧”医生如是建议。每每在月黑风高的夜晚老赵便辗转反侧孤枕难眠,有事没事就飞鸽传书让我们出来喝点。后来终于遇到了现在的新娘,这货居然更加积极的圈笼出来吃饭了。一开始还以为他就是高兴呢,今天才知道早就策划好了,在这等着呢!

和之前的几位损贼一样,老赵把饭店订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各位大哥求求你们了咱就老老实实在市内找一家不行么?这一出门就是一天,回来二十多条客户Tickets,看的头直大长此以往离癌不远了。通知我说的是10点08结婚,听着这点儿就不对,不过由于对其信任提前半个多小时到场了。刚进大厅就见着老谢呆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女朋友虐待了,比我来的都早。结果俩人傻坐了2个小时,终于在11点28开始了结婚典礼。介于我和老谢都是婆家宾客的精壮劳动力遂一人发了一个小礼花,里面装着七彩塑料花(其实就是塑料屑)中间是压缩空气。用手拧动底端把手后压缩空气会被释放崩出彩花。这玩意好,以前没玩过高兴坏了,结果我拿的是个臭子儿,拧了半天没动静,差点把屁挤出来。后来才发现拧的地方不对,得拧最底下。终于在新郎新娘快进大堂的时候我这边响了,“当”的一声吓得老赵脖子一缩菊花一紧。

进屋后新郎带着灿烂的阿富汗人的笑容来了,让我和老谢继续充当劳工去二楼负责灯光。这个好啊,这个我也没玩过,咧着嘴就上楼了。大探照灯,跟电影里监狱用的似的,握在手里我头脑里不停浮现出《使命召唤》中的高架炮,总想去找准星瞄准……于是我和老谢居高临下地看了整个婚礼的过程,不停的给新郎、新娘、新郎爹、新娘爹、主持人、漂亮的女服务员、幼齿小萝莉等等等一系列主要人物切换灯光。新娘真漂亮,大眼睛,大脸盘,大高个,穿上高跟鞋比老赵高半头,比我高一头。给我点烟的时候不得不细腿微曲,弄的我很不好意思仰着脖子叼着烟,完全一副刘胡兰引颈待宰的范儿。

席间极为平淡,虽然有很多熟人但却聊不到一块去,毕竟太久没见了。一桌人除了我和老谢外都只喝雪碧可乐,毫无气氛。婚礼没有繁杂的狗屁环节,没有太多华而不实的废话穿插,全部都是爱。老赵就这样脱离了单身的行列,以后晚上又少了一个可以随叫随到一起扯淡喝酒的爷们,但是没有一丝的伤感遗憾,老老实实过日子去吧,大孙子。

花絮:
1.老赵年龄是我们中最小的,胸毛最多的。这厮是披着阿富汗包装的大路货,最烦你们这些“假洋鬼子”了。
2.老谢地下捡了一个没有署名的红包,乐的满脸是褶,结果到角落里拆开一看里面是另一个没装钱的红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