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狐狸出嫁

0

冯同学终于也嫁出去了,可算是有主了,沈阳广大男同胞可以放心出行了。本来这个场合我是有点不太方便出面的,因为来的基本我都不熟,除了我和伴娘家的那口子就再没男同学了。狐狸同学极为心细知道我和女同学都没来往,特意安排了较为熟悉的葛姑娘与我坐在一起。葛姑娘、小狐狸、鲍女侠合称虎石台三杰。仨姑娘打小就在一起,高中又一直在一个班,关系极为要好。此次没见到鲍女侠的身影,问后才知在外地读研,实在分身乏术,可惜了,挺想见这姑娘的……

酒店定在皇姑,又是皇姑,咱地址定在市内不行么?皇姑区我总过没去过三次,找地方太费劲,又人烟稀少,想问路都没地儿找人去。好容易逮着一个在角落里撒尿的大哥,问完人告诉“哥们,我不是本地人。”他妈不是本地人你敢随地大小便,不怕没收工具啊?好容易找到饭店了,只见小狐狸同学和新郎都来了。白婚纱,黑西装俩人站在一起,郎貌女才啊。

拐弯进了饭店大堂,进去第一桌全是姑娘,都挺面熟的就是一个不认识。众目对视有人叫出我名字了,就怕这个。“唉?那不李由么”“呦,李由来了啊,变化挺大啊”,我的娘啊,爷压根没咋变啊,18、28、38都一个样的(都是38的样)。脸上堆着笑就过去坐下了,你好,你好,你们好,同学们好,实在对不起实在想不起名字(最后这句没说)。女同学像在动物园内看到火星人一样看着我,我龇着牙傻笑,咱不带围观的成么?正踌躇呢,一个温柔的姑娘来到我身边——小葛同学,救星你可算来了,我就认识你。三杰称号真不是盖的,葛同学马上找台阶给我下“李由,要不你坐这桌来吧”。救星大人,我来了,唱着东方红我就过去了。

挨着葛同学坐下,唉?这一桌也都是姑娘啊,除了伴娘罗大小姐的人外都是女同学了。仔细看看,果然除了他我是唯一的男同学了。小狐狸是我高中关系最为要好的女同学,当过我好一阵同桌(虽然因为知道要跟我分到一桌当时就哭了),又是个天性无比善良的姑娘(在手里没有圆规、三角板等凶器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在我骨折坐轮椅成为远近闻名的轮椅少年时无私的给予我帮助和关怀。真的非常感谢,承蒙关照了。

小葛同学真是厉害,这么多年一点没变,扔初中生里找不出来——娃娃脸真占便宜——依旧是无比阳关的笑容和得体的言辞。想必她先生也是位很有修养的人。挨着小葛同学感觉好多了,至少有个能说话的了。听到有点谢顶的婚礼主持人宣布婚礼在11点18准时举行时我就有点懵了,太晚点了。果然不出所料,婚礼节奏很快,新娘小狐狸激情慷慨的宣言后台下开始骚动。这些年那个不太会说话的狐狸居然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可喜可贺。

今天化妆师手法很得我赏识,化妆后真像狐狸,狐狸的称呼源于其英文名foxy。这么多年下来只有在下仍旧保持叫她最难听的外号,因为很顺口,因为我烦人。为了友谊干杯,发现我们桌由于是娘子军压根没给上啤酒。白酒倒是有瓶,我得敢喝算啊,得雪碧对可乐吧。结果越喝越渴,越渴越喝。菜上来了,好一桌子饭菜,可我一点胃口没有,明明特意没吃早餐的。这两天陪着林大官人吃顶着了,只能挑点葱姜蒜和萝卜白菜吃了。扭头一看葛姑娘跟我吃的差不多,也吃顶着了?问之答曰“没啊,我就等这顿呢”。果然她没有吃饭方面的天赋啊,所以依旧是那么瘦小,来阵风就能吹跑的样子。

由于一桌基本都是姑娘,所以我也很腼腆,基本没说话,肩负着照顾李由担子的小葛同学不辱使命主动跟我说话“李由,你变化挺大啊,这么客气,成熟了许多”。琢磨了好久,是埋汰我呢还是夸我呢?谁有花么借一朵“埋汰我,夸我,埋汰我,夸我……”。不光是外表,内心也保持不变的小葛同学真是难得,依旧那么坦率与温柔,不亏为虎石台三杰之首。仨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内外兼修,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谢谢,使我不会在婚宴上举目无亲没有人可以说话。

婚礼没有像往常一样奏响进行曲(帮帮帮那个是叫婚礼进行曲吧?),但是新郎新娘彼此信任的眼神让人感到欣慰。红包上只简单些了FOX就直接署名了,什么天长地久,地久天长,千年王八万年龟的车轱辘思密达罗圈话就不说了,一切祝福尽在我今天清晨的那块眼屎中。终于看到你也有个好的归宿了,有爱人相伴左右,也算了却在下一桩心事。狐狸出嫁,祝你幸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