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光荣时刻(三)

0

枪声急促而响亮,从楼下方向传来,同时伴随玻璃碎裂、餐盘飞溅的声音,以及男人的惨叫。我的人在被屠杀。但他很快再没时间担心自己的护卫队——餐厅大门被撞开,三个光荣时刻的人手持微型冲锋枪向内扫射。弗兰克将圆形大餐桌掀翻以遮蔽射手视线,餐盘杯盏散落一地,摔得粉碎。子弹掀起片片木屑,有几颗甚至穿透厚硬木桌。弗兰克•盖冈从被射穿的洞口观察敌人位置,然后探出一只手还击。他打的真准,三枪都击中敌人躯干,让一支冲锋枪闭嘴。粗眉和亨利同时将另一名敌人击毙。第三个人见势不妙立即撤离,边跑边大喊。

皮特制止了企图追出去的弗兰克:“我们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人,有多少只枪对准门口。”

“很快就会知道。”大刺客说,他把厨子砍进餐桌里的短刀拔出,偷偷潜到门口,将刀伸出去一小截。被打磨锋利的刀身像是个长条镜子,反射出部分走廊的情形。“左边有两个,藏在门后。”弗兰克又转向另一边,将刀身探出更长,企图看见更多场景。但被光荣时刻的人察觉,用一串子弹把把逼回屋内。“只看到一个,可能后面还有一人,不过我没看到。”

“只有四个人的话我们能冲出去。”亨利说。

“对,然后全部被打死。”弗兰克驳斥道,“四个人的枪口都对准大门,四支冲锋枪,就算我们每人有两条命也不够用。”

“那守住这里等待救援?”粗眉问道,“我们六十人,光荣时刻只有不到三十。摩托车帮我不清楚,但风吟堡的人绝对是枪不离身。六十对三十,人数上我们占优势,其中包括三十名风吟堡精锐。”

“是六十个毫无防备,喝的醉醺醺的人被三十个装备齐全,准备妥当的人用冲锋枪扫射。”弗兰克语气凝重,“我并不看好下面的战局,我们的人确实能撑上一阵,但寄希望于他们击败光荣时刻处心积虑布置的埋伏,再上来营救我们,还不如自己想办法。”

皮特同意弗兰克的看法:“有办法从这里出去吗?从窗户下去怎么样,用窗帘结成绳顺下去。也许还能救出我们的人。”

“时间太长了。”弗兰克摇摇头,“而且太过于危险,门外的人不会给我们离开的机会。一旦他们发现可以靠近就会直接冲进来,对准备撤离的我们发起进攻。那时一切就都完了。”他将视线投向玻璃窗,外面是黑夜与长风,“但是有另外一个办法可行,虽然同样艰险,但至少有机会。”

弗兰克拉开窗,冷风灌进,把窗帘吹得一阵乱舞。他从窗户钻出去,踩着仅有一脚宽的窄窗台:“去门口守着,不时朝他们射击,不用瞄准,甚至不用看,伸出一只手胡乱射两枪就可以。让他们知道我们都在,并且尚有子弹。”他整个人都移出房间,双手平摊,紧紧贴伏在别墅外墙上。皮特手持一把手枪守在窗口,警惕地望向下方,如果有人在下面发现弗兰克,他要在第一时间将其击毙。

外墙上的石砖被打磨成凹凸不平的岩石状,主人希望它看上去像一座堡垒而不仅仅是一栋房屋,岩石庄园因此得名。西方曾经有过许多堡垒,大小不一的城堡曾经散落在这片土地上,被曾经显赫的贵族把持。如今大部分已被历史磨平,剩余的被政府或某些历史悠久的家族占据。光荣时刻是近些年新兴的一个团体,他们可以拥有酒吧、赌场、俱乐部,甚至一座庄园,但绝没机会获取一座堡垒,于是米古尔•瑞兹将他的据点打造成这般模样,使它远看上去像一座城堡——如果只是在夜里的话。

突出墙体的假岩壁为弗兰克提供攀附的空间和落脚点,他单手抓住石块,一脚踩在窗台,另一只脚试探下方一个突出的岩石。在确定那石块足够结实后他向左迈出一步,然后右脚离开窗台,重心跟着转移,身体重量被双手把住的石砖与脚下的石块所分担。然后又向左踏出一步,身体跟着挪移,双手去寻找新的可以提供抓握的石头。

行程缓慢而艰难,有时找不到合适落脚点,他不得不双脚同时踩在一块石头上。这并不是真的崖壁,他随时可能跌落下去,摔断腿或几根肋骨,被一楼的敌人发现。皮特没有祈祷,但弗兰克似乎被神明庇护,他居然成功了!没有脱落的墙砖,也没有被人发现,他终于蹭到隔壁房间的窗外。只需偷偷潜入进去就好,撬开窗,溜进房间,在背后干掉两名敌人。同时皮特与亨利、粗眉一起杀出去,解决剩下的两人……就像计划的那样。

在弗兰克企图登上窗台时发生意外,皮特看见他右手抓住的石砖突然断裂,整个人失去重心向下跌去,惊恐而又无助。皮特惊呼出声,以为将要失去这位忠勇的朋友。最后关头本能救了这位风吟堡大刺客一命,在下坠过程中他一只手把住窗台边缘,铁爪般的手指死死勾住大理石窗台,没让自己坠楼。接着另一只手也搭上来,将他身体拉上去。

与攀附墙壁相比,进入房间容易得多。在无数枪响和玻璃碎裂声中没人会在意多出一个声响,他撬开外窗,进入室内,一直守在窗旁的皮特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

“停止射击。”皮特下令,“引他们过来,给弗兰克创造机会,从后面收拾掉这几个叛徒。”

亨利与粗眉立即停火,藏身在门旁墙壁后,等待与弗兰克一起发起突击。接下来就要看你了,弗兰克•盖冈,父亲的右手,风吟堡最强的刺客,科恩家的朋友。

停止对外开火后,在走廊包围的人缓缓向餐厅大门靠拢。他们试探性地向屋内射击,子弹穿过木门,射进屋内。在火力压制下,有人试图进来,然后听见清脆的枪响在走廊回荡,弗兰克成功了!提供火力支持的两人最先倒地。紧接着亨利与粗眉探出头射击,将已经进入餐厅大门的两人射杀。皮特也冲出来想帮忙,却发现外面的人已经死光,两个在屋内,另两个在走廊。

皮特捡起一支死人的微型冲锋枪,和两个弹夹。亨利也挑了一支,把手枪别在后腰。粗眉却没要,他把搜刮到的另一支弹夹交给亨利。“我就剩下一只手能用了,拿不了冲锋枪,再说那玩意不好瞄准。”他皱着粗眉毛说。

弗兰克同样没捡取冲锋枪,他认为那会使自己变得迟缓,也没法在翻腾跳跃中快速射击。“接下来我们要杀下去。”大刺客说,“亨利,你跟着我,提供火力支援。粗眉,你注意来自侧面的敌人。少主……请你一定别越过粗眉,只需在亨利换弹夹时对敌人扫射,不用打中,别让他们有机会瞄准就可以。”

他试图保住我的命。皮特知道盖冈的打算,弗兰克决定自己冲在最前解决掉挡路的敌人,在自己被射杀前尽可能的消灭对手,杀出一条血路。粗眉扮演人肉挡箭牌的角色,他本人对此没有任何不满,但皮特却感到愤怒。我不是废物,我可以去战斗。让忠勇的部下们流血而自己躲在后面?科恩家的人绝不会这么做。

四人沿原定阵型向下走去,紧贴墙壁,远离扶手,以免被下面的人发现遭到攻击。行动出乎意料地顺利,在三楼几乎没遇到像样的抵抗,没有预期中的大批叛徒,只看到两个光荣时刻的人。他们正用冲锋枪屠杀因喝醉先行返回屋内的风吟堡卫兵。弗兰克•盖冈轻松将他们解决,没有什么比从身后打爆两个叛徒脑袋更简单的了。他们在三楼发现了一名幸存者,一个风吟堡的守卫,被射穿了一只胳膊。“这帮狗东西,biao子养的!居然在自家客厅里伏杀自己效忠的少主,屠杀参加晚宴的客人。还有比这更肮脏的勾当吗?”断了胳膊的守卫大声咒骂,疼痛比解酒药更让他清醒。

“我们继续。”弗兰克继续走在最前面,身后是亨利与粗眉。“楼下枪声变得稀疏,我们的人死得差不多了,要赶在全数被歼灭前离开这里,这是唯一的机会。”他边下楼边道,“一旦到达二楼我们就跑向走廊尽头,然后从西面窗户冲出去,跳下去没多远就是停车场。我们开车撞开大门,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之后一路向西,直奔风吟堡,我们这就回家。皮特,我发誓,一定将你安全带离这里。”

他们谨慎地前进,却再没遇到攻击,从楼梯上走下来,站在二层地板上时,皮特发现这层竟没有一个人。没一个活人,只有一些死尸,大多数属于风吟堡,只有一具是死亡天使的。光荣时刻居然不费一人就杀掉了我们六七个人。大概就是刚才在三层解决掉的两人干的吧?皮特愤怒地想,看着血泊中一张张熟悉的脸。他们为我而死,我发誓,米古尔•瑞兹和他的“光荣时刻”必将为此付出代价,我会带着全西部的力量将他们剿灭殆尽,一个不留。

“有人上来了!”弗兰克低声道。其实不用他提醒大家也听得见。来不及撤回,他们只好全部下到二楼,藏身在墙垛后。阵型发生变化,原本作为先锋的弗兰克成了在最后面的人,而粗眉与皮特却成了最靠前的。与他们在同一排的还有之前被救起的中年风吟堡卫兵。

脚步声嘈杂,不止一个人。“趁他们不防备,我们先狠狠打一通。”弗兰克对大家说,“亨利,我要你打光弹夹内所有子弹。粗眉,你和瑞克在皮特后撤时提供火力掩护。”

原来他叫瑞克。皮特看见受伤的守卫向弗兰克点头示意自己会照做。然后有人登上三楼,穿着皮夹克的人,背后印有一对黑色翅膀。是自己人!那是死亡天使们,为首的是浩克•斯汀。我们赢了!虽然伤亡惨重。

“该死的,真有你们的!”瑞克从墙后走出来,“你们居然把那群叛徒全干掉了!”

一时皮特以为自己获救了,准备去迎接自己英勇的摩托车护卫队,直到他听见弗兰克大喊:“等等!”然后看见留着乱蓬蓬胡子的摩托车帮头子和他的人用枪将瑞克打得稀巴烂。

弗兰克与亨利同时开火,子弹射向人群,将地狱天使的人逼退。“跳窗!”他朝皮特大喊。同时皮特被粗眉抱着冲出窗外,已经碎裂的玻璃将他们身体刮破,在左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在落地前他看见又有两个人从二楼冲出来,那是弗兰克和亨利。他感到自己在黑夜中下坠,地表扑面而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