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林大官人

0

林文明用语(隐私保护马赛克真名),字翔宇(我猜,如果不是的话,就算我起的。不用管我叫二爹,叫大爷就行)山东德州人,跟美国德州人的区别是一个说山东话,一个讲英语,一个打够级,一个玩德克萨斯扑克。德州扒鸡闻名于世,以前坐火车路过山东发现站前全是卖扒鸡的,坐飞机经过德州上空时云彩则不停变幻成鸡大腿鸡翅的形状。山寨振兴中华,沈阳街上也有不少卖扒鸡的,挂着大牌匾“正宗德州扒鸡”。上前一打听,老板操着山西腔夸自己的扒鸡好。仔细一看:唉?你以前不卖陈醋的么?德州扒鸡肉嫩骨酥,一只鸡就没有不能吃的地方,老太太吃不用带假牙。再加上特殊的制作工艺,味道极为鲜美。每逢春节时都会想办法和林大官人取得联系“喂,打听个事,你说扒鸡长什么样来着?”

这次林大官人来沈阳观光必要好生招待,不能像上学那会儿管包烟就完事了。航班预计11点40抵达沈阳,我琢磨着得提前点,于是10点出门,10点半到机场。路上一直劝慰司机“没事,不着急”结果还是来早了。又要傻等一个多小时,更重要的是走的匆忙,临行未去卫生间,现在隐约感觉有点异样。也就是说我要憋着肠内的屎长达一小时……实际的情况更糟他乘坐的倒霉航班晚点了,南航太不靠谱。害我差点把5岁后没拉裤兜子的记录刷新到25岁。

终于林大官人出来了,一脸的木讷,拖着旅行箱像猫头鹰一样东张西望,怎么就不往前看呢?我就在对面。实在忍不住了喊了句“傻鸟往哪看呢?”这才顺着声瞧见我,咧着嘴傻笑露出两排白牙。在车上林大官人多次赞叹“沈阳弥漫着老城市的气息啊”——其实这是污染严重。第一站是来我家,把行李放下。不把他带来的扒鸡安顿好始终是心里不踏实。为了表现的隆重些,我邀请了两个搞笑派的同学在晚饭的时候作陪。林大官人席间分别见识了二人的相声、二人转、小品以及各种恶俗段子,饭后问我“他俩一直这样么?”我很不好意思的说:“他俩是,但沈阳人不都这样”。

林大官人虽然和西门大官人就差了两个字,但性情却迥然不同。林大官人对爱情的执着与痴迷是罕见的,在毫无希望的情形下守候七年终修成正果,老天有眼!这货有一副诚实的面孔,本分的性格和一颗炙热的心——果然被我认同的男人。晚上俩人躺在一起(无基情),黑暗中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宿舍的情形,聊起那些曾在身边一起生活的男人:肚子太大永远看不到脚面的胖子,天天叫嚣以后他儿子要如何勾引我家女儿结果却生了个女儿的大志,永远见到女人就直不起腰的农药你们这帮混蛋都还好么?好想你们。

6号中午来,8号中午走,满打满算两天,实在太短了。我有太多话想要和你这个大孙子说了,一年没损你了,知道我憋了多少坏水来收拾你么?算了,姑且饶了这次吧,反正我会在日志里找回来。没想到这厮先下手为强了。

“李由咱俩逛街去吧”
“你想买啥?”
“内裤”
“你个老变态”
“给媳妇买,我那边没卖这种的……”
“能不去么?”
“忘了扒鸡长什么样了?”
“走着”

于是俩老爷们——其中一个还是胡子拉碴的——穿梭于商场里各种女性内衣店,各式粉色、黑色、肉色、豹纹、半透明的带着可爱蕾丝边的内衣裤就这么在我眼前飞舞。带小孩路过的顾客吓得捂着孩子眼睛绕着走,年轻姑娘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见到身穿军大衣的变态。我很和蔼很阳光的笑着,努力放出“我不是怪叔叔”的信号。但是,妈的心里感觉好疼……满头大汗。林大官人则无比从容,面无难色游刃有余。心中好生佩服,这是怎样的心理素质和魄力?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不要脸中的不要脸。末了问了句:“那个……你不觉着尴尬么?”“不啊,反正我呆两天就走,谁认识我啊?”。当时虎躯一震突然好想唱一曲“好一个大贱人”(好一朵茉莉花)。

在堵上我的心灵和尊严后,圆满完成了接待林大官人的任务。傻鸟,一路走好。

花絮:

1.林大官人问我“由子,你家养那个是乌鸦还是喜鹊啊”。你大爷的,内是八哥,俩鸟一晦气一吉祥被你同时说了,这是什么大脑构造?
2.从这以后每次去商场总感觉有人用很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