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光荣时刻(二)

5

皮特在房门被敲响前转醒,他听见鞋底踩踏地板的声音,高低不同,轻重不一。不止一个人。随即房门被敲响。“进来吧。”他说,从床上翻起,将睡得有些发皱的衬衫抻平。

亨利将门推开,米古尔带着两个人进入客房:“科恩先生,晚宴已准备妥当,请您随我一起用餐。”他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遍布嘴唇和下巴的金色胡茬被修剪整齐。

“我想先看看我的人怎么样。”皮特边说边向门外走,用左手粗略将散乱的头发向后拢了一下。米古尔与他的人将房门让出,皮特看见弗兰克也站在自己房门外,一如既往的尽忠职守。两名光荣时刻的人在前带路,米古尔•瑞兹与弗兰克•盖冈相伴左右,粗眉与亨利在最后尾随。

他们沿装饰有精美扶手的楼梯向下行走,经过三楼时发现不少人也在向下,有风吟堡的刺客,摩托车帮成员和光荣时刻的人。他们混在一起,可皮特一眼就可以分辨出哪些是他父亲的人——风吟堡的人穿着深蓝色西装,灰衬衫,行为谨慎;摩托车帮成员则披着机车夹克,在后背印有一对黑色翅膀;光荣时刻的人是身披黑色制服与淡金衬衫,格外显眼。

到达二楼,有更多人向下涌,但看见自己头领后都止住脚步让出道路。皮特发现米古尔把他的人训练的很懂规矩,知道服从命令。下到一楼时,皮特发现大厅已被摆放四条长桌,桌子如此之长,贯穿整个长厅。后来才发现每一条长桌都由四条较短的长桌拼成。刺客、据点守卫与摩托车手们混坐于桌子两侧,身前摆放着餐盘、刀叉与大酒杯。菜还没上齐,人们与邻近的人小声交谈,但因人数众多声音仍略显嘈杂。

浩克•斯汀发现了皮特与米古尔,于是用一支叉子用力敲打玻璃啤酒杯,来引起注意,声音愉悦欢快。“有幸宴请我们最尊贵的客人,皮特•科恩,西部的少主。”瑞兹待所有人安静下来后大声宣布,“以及来自地狱天使的朋友。光荣时刻的大门永远向诸位敞开,为斯科特•科恩的健康与睿智干杯。”他从侍者手中的平盘中取出一杯酒,高举过头。

“敬科恩先生。”人们齐声附和。

众人饮酒落座后开始有人继续上菜:冒着热气炖得酥烂的牛尾,配以西班牙切片火腿的煎扁豆,香浓奶酪和腊肠煎蛋……无数瓶红酒与海鲜拼盘一起上齐,接下来是成桶的啤酒和炸虾饼。整个大厅逐渐沸腾起来,起初只是刀叉与餐盘的碰撞声和人们的低语,可当三杯酒下肚后摩托车手们开始寻找身边的人斗酒。皮特看见一个披着黑天使翅膀夹克的秃头壮汉与一名风吟堡守卫连续喝了三杯,并且又开始倒第四杯。一个穿着淡金色衬衫的小伙子一边吃炸虾一边寻找对手,最后目光落在一名科恩家刺客身上。眼神对上后两人放下手中的炸虾和牛尾,一起举杯……

“我们还是上去吧,在这里乱成一团前。”米古尔•瑞兹向皮特建议,“在四楼还有一间餐厅,和这里比起来小很多,但更豪华,更符合您的身份,也更舒适。”

皮特原本想留在这,和浩克•斯汀一样,与护卫队们在一起。“我要和自己的兄弟们共享晚餐。”大个子摩托车帮头子边嚼一块烤鸡腿边含糊不清地说。但看到弗兰克朝自己点头,便答应米古尔的提议:“感谢你的盛情款待,我会记住你今日的付出和友善,请带路。”

米古尔转身登上楼梯,只上了两阶突然停住,转向皮特:“您的两位护卫不享用晚餐吗?”他看向亨利,然后把目光又移到粗眉脸上,在两条粗眉毛上略微停留——就像其他人那样。

“他们跟我一起,是我的贴身护卫。”皮特向主人解释,“如果没有什么不妥的话。”

“不妥?”瑞兹微笑着摇头,“当然没有,请一起跟我上来吧。”

他们重新上楼,将吵闹声与杯瓶碰撞声甩在脚下,可那杂乱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晰,令皮特感到不安。幸好没留下来,他暗暗想,如果与那么多噪音在一起,不出二十分钟自己脑袋就要嗡嗡作响。自从被囚禁后他就害怕噪音,因为在安静的囚室内每次听到噪音都意味着接下来会遭受厄运。房门被打开后将面对拷打与逼问,他宁可让自己迷失在寂静中,得以片刻喘息。在圣十字大教堂外遇袭后,他对噪音抵抗力更差,枪吼和子弹飞射、击中车体的声音几乎让他抓狂。

米古尔带着客人们回到四楼,走到长廊尽头,为首的两名守卫推开一扇双开白色木门,露出摆放在内的大圆桌和淡金色靠椅。餐厅内装饰极尽奢华,巨大水晶灯从棚顶垂下,绘制精美的侍女彩绘将灯座围绕。房间四周墙角皆有雕刻繁复的六角浮雕。

“请进。”米古尔边说边请一行人入内,三名酒侍将椅子挪开,让人坐到桌前。圆桌中央烛台上蜡烛跳动燃烧,将本来明亮的餐厅映得更亮。豪华餐厅内的菜肴比一楼大厅内的要精细得多,虾的尺寸大了一倍,生蚝与贝类拼盘更是多得吓人。

“你们两个禁止饮酒。”皮特在落座时听见弗兰克嘱咐亨利与粗眉。有时他觉得这位父亲最为信赖的刺客过于严厉,但谨慎总是好的。长夜漫漫,危机四伏。

皮特让亨利与粗眉与自己同室用餐,但并不同桌,他怕瑞兹对此视为轻蔑。科恩家内保守派与激进派关系已非常紧张,他要做的是尽快使双方达成共识,而不是制造事端。米古尔•瑞兹的两名贴身侍卫与亨利和粗眉共同享有一张较小些的方桌,菜式与主桌完全相同,就连酒都是同样最顶级酒庄出产的,只是没有蜡烛与酒侍。

米古尔有条不紊地在烛台后去除虾头,剥开虾壳,品尝鲜美虾肉,不时举杯将一小口红酒送进嘴里。这是瓶好酒,皮特将酒杯端到嘴巴旁就已知道,可以清晰嗅到它浓郁的幽香。酒液滑到舌头上,淌进舌底与喉咙。香气充满整个口腔。他不知弗兰克与自己的贴身守卫是如何抵抗住这诱惑的,他们从始至终滴酒未沾。

米古尔频频举杯,恭维老科恩的睿智与皮特年轻有为,最后赞扬弗兰克忠诚勇敢。他说弗兰克深入骑士团领地将皮特救回的事迹将流传百年,每说几句就举杯祝酒或自饮,以至于很快就陷入微醺。“您能来太令人高兴啦,你看我都把自己灌醉了。”他说着起身致歉,“请原谅我中途离开一小会儿,我要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以免说出不得体的话。”

主人离开后皮特也觉得已经吃饱,他听了太多恭维吃了太多美食。于是站起来舒展下腿脚,离开圆桌,打算等瑞兹一回来就告谢并回房睡觉。餐厅并不大,他绕着餐桌转了半圈,来到米古尔•瑞兹的座位旁,椅子背对着宽长的玻璃窗。窗外的世界是一片黑暗,照明灯下的光圈是唯一可以看清的东西。猛然间,皮特发现一个暗影,匆匆掠过。他立即清醒,把头贴在窗前仔细观瞧,可窗外除了黑夜与灯光外别无他物,唯有树影与被风吹拂得乱颤的树枝。只不过是个树影而已。

弗兰克也警惕地起身:“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什么,一些风声和树影而已。”我真是个可怜虫,被风和树影吓得一惊一乍。

餐厅大门再次被推开,皮特原以为是米古尔归来,却发现是一个厨子端着盘子进来。居然还有菜?皮特第一次见到这么健壮的厨子,就像他身边的酒侍一样,甚至比瑞兹的两名护卫更魁梧。厨子将带圆盖的餐盘摆在餐桌上:“请您亲自打开看看,这是为您特意准备的特色菜。”

一只大得出奇的螃蟹?或是一只稀有的海鱼?他不确定,不知道光荣时刻的领袖为自己准备了什么特别的佳肴。皮特用手指捏住盖子上的圆形凸起,向上拉开,露出一颗猪头。一颗生猪头,正淌着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被人推了一下,身体向旁边栽倒,看到一把短刀从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砍下,劈了个空,落在桌子上。力道如此之大,刀刃深陷木桌中,餐盘被斩碎弹起。挥刀的人正是托来餐盘的壮硕厨师,而推倒自己躲过一刀的人是弗兰克。

房间内枪声响起,亨利、粗眉与坐在对面的米古尔守卫同时拔枪互相射击。亨利拔枪的速度稍快,前两枪打中自己对面的敌人,第三枪转向另一人,对准胸口又给了两枪。粗眉出枪稍慢,肩膀挨了一枪,但更有准头,用一颗子弹就打爆了企图朝皮特射击的酒侍头颅。弗兰克一脚踩断了试图拔出短刀的厨子手臂,然后用一支餐叉结果了他性命,从眼睛插入,搅乱脑浆。另外两名酒侍其中一人没来得及射击就被弗兰克用铁爪般的手掌捏碎了喉咙,另一人被皮特用腿绊倒,慌乱中连开了三枪,却谁都没击中。弗兰克很快用一只穿了厚皮鞋的脚让他停止射击,硬皮鞋与墙角一起将他头骨挤碎。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没有征兆,毫无防备。这几秒的时间像被放了慢动作,如同身处一部荒诞的电影中。而接下来从楼下传来的枪声让皮特清醒地意识到,这不是电影,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光荣时刻叛变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