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十二)

0

伊斯普的尖叫像是吹响的冲锋号角,使得骑士团突击队员向上发起冲锋。与前几次不同,这回他们并没被罗里•盖冈的火力压下去,而是不停向上攀爬。他们两人一排,冲在最前面的两人刚一露头就被冲锋枪击中,一人脑袋开花,另一人脖子被贯穿。接下来有人被打穿腿,轰断手指,击中头颅……罗里与守卫们尽量避开被防弹衣保护的躯干,射击暴露在外的部位。可敌人源源不断,两人,又两人……不停向上冲击,手中的枪响个不停。

大叔与血玫瑰来到楼梯口时,狙击枪再次响起,散弹枪手在退回墙后装填子弹时暴露在狙击枪下。子弹穿过他胸口,在墙上留下一大滩血迹。失去散弹枪的火力,骑士团的突击队员很快冲上缓步台。一名风吟堡守卫被一串子弹击中,身体像扯线木偶般扭动栽倒。战前祈祷和他的神也没能保住那个年轻三楼守卫的命,他先被子弹击中肩膀,接着是胸口,横着倒下,在血泊中无助挣扎,鲜血从胸腔和口中涌出。

“我们上楼!”大叔在轰开一个敌人头颅后喊道,他拉着疯狂用两把手枪射击的伊斯普,拐进通往四层的楼梯。服务生打光自动步枪弹夹内的子弹后跟着后撤,之后是罗里。他身边的老科特贴身护卫在提供火力掩护时被击中,前两颗子弹击中他右肩,他扭转身体企图后撤,第三颗却钻进心脏。胖杰瑞要幸运得多,撤离时只被射伤大腿。

当最后一扇可以暂时提供保护的门关闭后,大叔发现幸存者只有自己与血玫瑰、罗里•盖冈、服务生、胖杰瑞五人。“伊斯普,你带着他们先去升降梯,我还能拖延一阵。”大叔吩咐道,“一次只能下去四个人。”

胖杰瑞拍了拍K的肩膀:“如果我跟着去的话最多只能下去三个哩,也许是两个。”他又转向保罗:“服务生,把你的枪给我。我手中的这把还不如个弹弓。我太胖,腿又受了伤,跑不动啦。所以你们先走吧,我会在这争取足够的时间。”

“杰瑞……”大叔还想说些什么。

“没关系,先生。自从我加入天眼的第一天开始,就知道总会迎来这一时刻,做我们这行总会有这一天不是吗?比起整天呆在高塔里看着空洞的天空,我更情愿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无论如何我都终将死亡,我想死于战斗而不是高血压和糖尿病,像个废物一样躺在床上等死。你们走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他准备好了。K从胖杰瑞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保罗,把枪留给他。”

胖杰瑞端着自动步枪坐在楼梯拐角处,背靠石墙。受伤大腿上的裤子已被血浸透。大叔将一支烟递进他嘴里,用打火机点燃。“我感觉自己现在帅极了。”胖子吐出一口烟说,“快走吧,我已经听见门外的脚步声。”他将枪口对准门口。“如果可以的话,让白衣把我写进天眼史册。哪怕只有一句‘杰瑞曾与处刑人并肩作战’也好。”他嘿嘿地笑着,伤痛使面部肌肉抽搐。

“杰瑞,救过处刑人的命。”K在临行前更正。

大叔与同伴们登上四层,朝图书室跑去。“远离窗户,以免被狙击手盯上。”大叔嘱咐服务生。至于伊斯普和罗里完全不用担心,作为顶级刺客他们知道该如何做。在抵达图书馆门外时,从身后传来爆裂声。骑士团的人炸开门冲进来了。接着他们听见“哒哒哒”的快速射击,那是胖杰瑞自动步枪的声音。血玫瑰第一个冲进图书室,将众人带到那面藏有隐秘升降梯的墙前。罗里•盖冈三两脚就把木墙踢烂,露出可容一人通过的墙洞,一架陈旧的铁质升降梯安静地悬在夹层中。

它又旧又小,大叔让其他人进入后,发现剩余的空间只能容下半个人。突击步枪的吼声停止,胖杰瑞完成了他的使命。取而代之的是嘈杂纷乱的脚步声和男人的叫嚷。他们来了!大叔纵身钻进墙洞,一只脚踩进升降梯,另一只脚只能半悬着。罗里和保罗分别拉住他胳膊,以确保人不会掉下去。“我们要下去了!”罗里喊道,同时启动升降梯。在狭小的空间内声音变得格外响亮,几乎将K的耳朵震聋。

升降梯的铰链发出咯咯愣愣的响声,不知生了多少锈。速度缓慢,但还能用,老家伙载着四个人向下滑动。四周一片黑暗,发霉和腐朽的气味充斥整个空间。三楼……二楼……大叔估算着自己的位置。刚抵达二楼时头顶传来吵闹声,他们发现这面有漏洞的墙了,大叔想。很快他的想法被证实,有人用枪托将洞口砸得更大,碎裂的木片从头顶纷纷落下,其中一片砸中服务生。接着有两个脑袋从上面探进来,K和伊斯普同时开枪,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跳!”大叔大喊道。四个人从四个方向跳下升降梯,就在他们离开的后一秒,头顶响起冲锋枪快速射击声,子弹把升降梯的铁板打的叮当作响。

这是间废弃的储物室。在落地翻滚两圈以减缓冲击后,大叔看清周围环境。“知道接下来怎么走吗?”他问伊斯普。

“我认识这里。”血玫瑰回答,“走出这扇门右转就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我们动作要快,敌人随时可能追下来。”她说着跑向一扇旧木门,拉了一下没有任何效果。

“我来。”罗里说着赶过来,一脚踢在门边缘上,木门应声打开。

他们刚从储藏室出来就遭到袭击,两个骑士团的人从大厅跑进走廊,边跑边嚷边射击。一串子弹从身边飞过,无人受伤,移动中很难瞄准。罗里与保罗胡乱向后开了两枪——同样没击中任何人——拐进通往地下的通道。他们没时间与骑士团的人纠缠。

伊斯普在最前面带路,和所有的古堡一样,风吟堡在地下拥有黑牢、地窖以及数不清的储物间。他们顺着地下走廊狂奔,穿过地牢和一排储物室,在尽头拐进其中一间藏酒室。屋内摆放几只木通和四排长酒架,一瓶瓶葡萄酒横躺在酒架上,一个挨着一个。血玫瑰停在一支靠墙的酒架前,用手掌转动一个毫不起眼的红酒瓶。一阵沉闷的轰轰声后邻近的一面石墙发生变化:原本普通的墙壁开始旋转,灰尘从转动的墙壁顶端倾斜而下,露出一条通往更深地下的砖砌通道。

“我们快走。”罗里•盖冈说着从暗道的墙壁上抽出一支包裹油布的火炬,掏出打火机将其点燃。等四人全部进入通道后,他又在墙上某个石砖上砸了一下。石墙再次转动,恢复成原先的样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们向下跑了一小段,脚下的路从向下的台阶逐渐变成平地,四周皆有石砖。这地道比天眼城的要好得多,大叔边跑便想。通道狭小绵长,只能容两人并排前行。罗里举着火炬跑在最前,橙色火光在地道墙壁上不停晃动,映出长短不一的黑影。火光外一切都是黑暗,除了嗒嗒嗒的脚步声外没有任何响动,连只老鼠都没见到。一路上没人再说话,每个人都心情沉重。伊斯普与罗里刚失去了家主,特别是血玫瑰,她眼看着老科恩在他身边死去,没有遗言,没有亲人围在身边,没有告别的话语,没有尊严。他是科恩家的族长,西部之主,不应该以这种方式离开

“这条路通向哪?”最后大叔第一个开口,他觉得自己跑了好一阵,以地道而言不算短,而且已经踏上向上的石阶,出口可能就在前方。他需要知道出来后身处何地。

“城墙上一个塔楼的底部。”伊斯普回答他。

很快血玫瑰示意大家停住脚步,她向上摸索了一会,向罗里借来火炬以确认,最后找到一块向上开启的暗门。她用单手用力推了推,头顶上的石门没动,把火把交还给罗里后换用双手,最后甚至用拳头砸可还是没用。“太久没人用,可能被堵死了。”最后她说。

“换我来吧。”罗里凑上来,用胳膊与肩膀顶住石墙,然后两条腿向上抬起,弯曲,猛力一蹬。石门被掀开,灰尘与泥土倾泻而下,弄了他一身,连连咳嗽。与尘土一起掉落下的还有几片碎瓦罐,掉在地上摔得更碎。

罗里•盖冈最先上去,然后是大叔。爬出来后K发现那石门其实是一块大地砖,而他们正身处一座塔楼的底部。罗里用火光找出通往上层的楼梯,“跟我来。”他说,“从这上去就离大门不远了,希望没多少人把守。”

“把火炬弄灭。”伊斯普钻上来后低声提醒,“别忘了,外面还有个狙击手。”说出狙击手三个字的时候她咬字特别狠,仿佛想吞掉那个在暗处射杀老科恩的家伙。

罗里将石砖搬回原处,把火炬踩灭,然后摸索着登上楼梯,推开一道木门,进入塔楼一层。外面是熟悉的夜空,浓雾已散尽,但黑夜仍提供保护。他们藏身在暗影里,溜到城门口,没人发觉。这里没人看守,只有两个风吟堡的卫兵尸体。大叔见过这两张脸,在刚来此处时这二人曾为他打开城门。现在他们已死透,一个脖子上插着一支苦无,另一个脑袋被锐器切成两半。毫无疑问,是那个日本人干的。

他们没时间多看死去的同伴,从正门跑出后离开大道,从斜坡滑下去钻进城外的树林。没有车只能走树林,很快骑士团的人就会发现他们已逃离城堡,走大路的话被追上只是早晚的事。“接下来去哪儿?”服务生问。

“外面的镇子应该已经完了,不可能还有我们的人。”罗里回答,将目光投向伊斯普。

“我们去红马庄园,那是比尔•博伊德的据点,据此最近的据点。”血玫瑰回答,“那儿有我们的人,还有足够的枪,我们带人杀回来,一个敌人也不留。”

“看来我们要分头行动了。”一阵沉默后大叔冷静地说,“我要去找皮特,把他带回来才是我的任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