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冬梅答谢宴

0

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接听后那边是个很甜美的女声“李由,知道我是谁不?”。这么严肃的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名字说错了多不好,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就又回了句“喂?我这信号不太好,你说什么?”事实证明了策略是有效的,电话那边又传来声音“我你王姐”,就她,没错了。高中同学,说话声音带三个加号的,特甜。说是要回沈阳,请我吃饭。我说那哪儿成啊,得我请你啊,结果被告知是婚礼后的答谢宴。

16号和其他两个关系较好也被邀请的同学一起颠过去了。结果时间上出现错误了,本来说的是三点到,我们都记成两点了,结果早到了一个小时,到饭店的时候里面没什么人呢。扭头看到旁边有一农行,这个好啊,银行凉快,比在饭店强。仨人全进去了,一坐就一个小时,后来直接引起了银行保安的警惕,仨保安手不离棍目不转睛盯着我们,就差把所有监控摄像头都对调过来对着我们了。我这也没带身份证啊,别惹麻烦撤吧。

掉头往饭店走,离老远就看到门口有一酷似伊朗人的胖子,色眯眯的往我们这瞅。我们这仨人里正好还有一位长的像阿富汗人的,我就问他“唉,大刀,内是你家亲戚么”“傻逼,他以前你们寝室的”我仔细一看,唉?还真他妈是以前我们寝室的。以前也就像新疆人,好歹也是中国人,这几年没见怎么净往国外了长啊。见面互相寒暄了下,然后就看“伊朗人”和“阿富汗人”互相称赞对方的体毛。

入席了,桌上摆着喜烟喜糖,我琢磨着揣点回去给妹妹粘粘喜气呢。结果没多一会全被服务员收走了,这缺德玩意。一会王MM来了,哦,不对,是王少妇。安排了一个姑娘到我们桌子,然后挨个问我们是否有女朋友。收了人婚介费了是怎么的?我说我没女朋友,我朋友说快离了,就俩恐怖分子符合要求。后来内姑娘实在受不了这一圈如狼似虎的眼睛,换桌了。换过来俩姑娘,赚了!其中一个特白,挺好,没算白来,礼随的值了。

饭店名字挺吓人,东北海鲜酒店,还是东北海鲜饭店来着,反正是东北海鲜什么什么。门口俩大金狮子,至少是金色的。结果这一桌菜跟海鲜不搭边啊,倒是有条鱼和俩螃蟹壳。饭店订的不是很好,服务员愣头愣脑,就我旁边呢,看酒洒了也不动弹,傻了吧唧的还瞅我乐呢。我说哥们,拿点纸或者给一抹布行么,然后才屁颠屁颠过去拿抹布。这要是我员工,我早让他当干杂役了,这眼力健儿还能当跑堂的?

因为不是婚礼,就是一答谢宴,所以没搞什么仪式,就是吃吃饭。酒过三巡,觉着实在没什么劲,就和王少妇打了个招呼走了。好生感慨啊,这个世界又少了个姑娘,多了个少妇。仰天长叹,我媳妇到底生没生出来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