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十)

6

枪声像新年响起的烟花,此起彼伏,火光在黑夜中闪烁,灰白的雾气内无数白点亮起又熄灭。玻璃的碎裂声格外刺耳,爆裂的玻璃碎片被冲进走廊,在地面摔成更小块,布满红色地毯。像血海中漂浮片片碎冰,孤独,毫无方向。比玻璃被击碎更刺耳的是枪管的怒吼,从不同方向响起,像野兽的怒吼。子弹穿过长窗,射进城堡内,击在石墙上,留下一个个凹洞。伴随着枪吼的是惨叫声,从主堡各处传来,一楼大厅最为惨烈。

“保护大人!”血玫瑰第一时间冲到斯科特身边,将皮椅向后拉扯,让自己挡在老人前面,掀翻办公桌以做掩护。大叔冲到门口时,罗里已经蹲伏在窗边,子弹不停从窗外射进,掀起阵阵尘土和碎石屑。原先守住办公室大门的两名守卫也已经藏身在窗旁两侧的石墙后,伸出一只持枪的手向外还击。一名驻守在三楼的守卫在攻击中被击中胸口,躺在血泊里抽搐,很快他的肺部会被鲜血浸满,死于窒息。

“有多少人?”K问罗里。

“不清楚,雾太大,可见范围内有十来个,可能有更多在暗处潜伏。我刚刚看到有几人已冲进大厅。”

“一楼已经完了。”大叔对此十分肯定,“我们一起下去集合剩下的人,守住二层等待援军。这里是西部,科恩家的天下,离这里最近的据点有多少人?多久可以赶来?”

“驻守小镇的六个人指望不上了,据此最近的能派出人手的据点是比尔·博伊德的庄园,有二十人。在这种天气下赶到风吟堡要几个小时,甚至更久。”罗里•盖冈掏出手机拨打号码,“该死,完全没有信号。”

基站已经被毁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大叔与罗里弓身溜到楼梯口,让三楼的守卫远离窗口守住楼梯入口。顺石阶来到二层时,他们遇到几名惊慌失措的卫兵,说大厅已经失守,守门卫兵和留在大厅的两名守卫阵亡。罗里吩咐他们去武器库将所有的家伙都拿出来,光靠手枪可挡不住袭击。

在去武器库的路上大叔遇见了服务生、胖杰瑞和其他幸存的守卫,他们已经将那里搬空。“一楼已经被占领,他们是疯子,连厨子和酒侍都不放过。”保罗手持一把自动步枪说。大叔看见胖杰瑞扛着唯一一挺轻机枪,其他几名卫兵有人拿着微型冲锋枪,有端着来福步枪,还有一人只握着把手枪。

这里的武器不足以武装每个人。风吟堡在地下室有座大武器库,一楼有个小的,二层的最小。七支微型冲锋枪,两支来复枪散弹枪,一支自动步枪和一挺轻机枪。这就是现有的火力。人数方面也十分紧张,遭受突袭后,风吟堡守卫只剩余九人。要靠这么点人守住风吟堡?

主堡外的攻击逐渐变弱,最后只剩零星的震慑性射击。敌人在大厅聚集。罗里•盖冈指挥守卫们将沙发与厚实木桌椅堆在楼梯口,作为掩体。胖杰瑞架起了轻机枪,正对上楼方向。在他身边是几名手持微型冲锋枪的卫兵,接下来是端着自动步枪瞄准的“服务生”保罗。两名拿到散弹枪的守卫被安排在楼梯两侧的石墙后,以方便重新将子弹上堂。人人神色凝重,精神紧张。

“铁门能坚持多久?”在听到子弹在铁门上撞击的声音后大叔问罗里。

“看它要面对的是什么,子弹的话一个小时。子弹加撞门锤半个小时。电焊切割机只需要十几分钟……”猛烈的爆炸声响起,被轰飞的铁门撞击在墙壁上,发出震耳的嗡鸣,像有人用巨大铁锤在耳边敲打鸣钟塔上的巨钟。墙体颤动,与门一起被炸飞的碎石块冲上缓步台,紧随其后的是阵阵烟尘。“炸药的话只要几秒。”罗里最后补充。

“他们上来了!”保罗•冯特大喊,同时勾动扳机,弹壳从自动步枪内有节奏地弹出,像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大叔、胖杰瑞、罗里与其他守卫相继开火,子弹雨点般洒向试图冲上楼的敌人。他们带着头盔与护目镜,身穿防弹衣,配有金属护膝与护肘,用黑色面罩遮住口鼻只露出双眼……那是圣十字骑士团的突击队员。在看清敌人服装后大叔得到了答案,骑士团最精锐的队伍,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猛烈的火力将突击队员逼退,撤离缓步台,留下三具尸体。隔着石梯间隙双方继续交火,但没再有伤亡。“杰瑞,节省些弹药,我们恐怕要和他们耗上一整晚。”大叔向对着正向楼下扫射的胖杰瑞喊道。

“烟尘似乎变重了,你发现了吗?”罗里示意其他人也暂停射击后问道。

确实,颜色变浓了,而且……“那不是尘土,是烟雾弹!”大叔注视着不断向上蔓延的烟雾,试图从中看到人影,可在那片灰蒙蒙的浓雾中他什么都找不到。

“打还是不打?”胖杰瑞更换了一个新弹夹,紧张地问K。没等大叔回答,从烟雾中传来一串枪响,一名来不及躲进掩体的守卫被击穿了胸膛,血溅了服务生一身。风吟堡守卫们立即还击,但看不清究竟打没打到人。

“别慌,别慌,停火,都停下来!”罗里大声下令。

大叔对此表示赞同:“他们试图消耗掉我们的弹药。拿散弹枪的人交替射击,别让他们有机会偷袭,其他人最好先躲进桌椅后面待命。”

片片弹珠从散弹枪的粗枪管里喷出,冲进下方烟尘中再不见踪影,就像是消失在雾色中的星光。两支枪交替开火,将试图冲上来的骑士团突击队员又逼了回去。以这种弹药消耗量,挺几个小时绝不成问题。大叔心中暗自盘算着,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原本从外面攻击的枪声停止了,不再有子弹从窗外射进。不安的感觉从背后爬上来。

“保罗!回头!”他只来得及喊出一声,话语就被枪响掩盖。大叔手中的手枪接连响起,击中一名试图从二楼窗户爬进的人,那人从窗口跌落,沉闷的声响从楼下传来。接着K调转枪口,又将从另一扇窗探进的脑袋打穿。服务生在被提醒后迅速转身,躲过从窗户窜进来的敌人一刀,并连开三枪将其击毙。

可其他人没那么幸运。八个敌人同时从不同的长窗冲进,正在更换子弹的散弹枪手最先倒下,长刀劈开了他的脑袋,血洒了一地。大叔看见一名斯科特的贴身护卫被扎穿了肚子,原本把守二楼大门的守卫被人从后面刺中,刀尖从胸前透出,带出一串血珠。这些人不是圣十字骑士团的突击队员,虽然装束相似,也同样蒙着面。但突击队员绝不会配备长刀,以这种方式战斗。

更糟糕的是原本被压制住的一楼突击队员开始冲锋,他们从烟雾中冲出,手中的冲锋枪不停喷射火光,像只吐着火舌的怪蟒。最先冲上来的是两个人,后面跟着三个。他们将一名转身应对长刀的风吟堡卫兵和一个朝他们开火的守卫射杀,但很快被胖杰瑞的轻机枪打成蜂窝。胖杰瑞在子弹打光前,将四名企图冲上来的突击队员击毙,第五人射中了他的肩膀。服务生一直守在胖杰瑞身后,杀死了一名持刀敌人。大叔此时早已收起手枪,这种距离暗夜刀更能发挥威力。黑色刀刃迅速划破一人喉咙,躲过一击斩击后又刺进一颗心脏。罗里•盖冈一脚踢中敌人喉咙,在其捂住脖子顺着墙壁倒下时又接着踢碎了他的脑袋——罗里的鞋跟与鞋头皆镶嵌钢板。

解决掉眼前的敌人并没让大叔感到轻松,因为他发现持刀的敌人几乎没有变少——尽管最先登上二楼的蒙面人已经全数被消灭。因为第二批持刀手又从窗户冲进二层长廊,原来他们一共有十六人。一楼的突击队再次向上突击,在失去胖杰瑞轻机枪的火力下,已经没什么能阻挡他们。

“撤——退——”大叔大喊着,砍翻一名迎向自己的长刀手。在罗里•盖冈和一名守卫的掩护下,“服务生”保罗把胖杰瑞拉上通往三层的楼梯,其余人也且战且退。后撤途中一名守卫被一记飞镖射中后心,大叔认得那飞镖,在营救夏雪时出现过的亚裔男人再次现身。又有两支飞镖射出,一支被大叔以“暗夜”挡下,另一支却击中掩护胖杰瑞的守卫,正中额头。

嘭的一声,通往三层的重铁门终于被关闭。大叔与风吟堡的人得以喘息,胖杰瑞负伤,风吟堡卫兵人数从九人变成两人……没人说话,可从他们疲惫的脸上大叔看出谁都知道风吟堡守不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