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九)

4

从傍晚开始阴云就开始在天空聚集,入夜后变得愈加稠密,遮住星光与半月。空气变得潮湿,雾气伴着黑暗降临,将风吟堡团团包围,能见度极低。城墙上的守卫即便打开探照灯,也只能看到城下被强光笼罩的一个圆圈。有人转动灯架尝试向远处照射,光柱迅速被浓郁雾气和黑暗所吞没。

不久前,卡尔•安东接到驻守在风吟堡外小镇的守卫的通报,说是见到可疑身影出没。在向老科恩请示后他带了两个人前往,与外围守卫汇合后进行调查。“在弄清对面人数和来历前别贸然行动。”老城主斯科特在他临行前吩咐。

卡尔给大叔留下深刻的印象,从第一次在天眼城内看见开始。他谨慎而恭谨,从不多说话,在风吟堡地位很高,仅次于管家伊斯普•斯科恩和守卫长罗里•盖冈。但又算不上绝对心腹,因为K从未见过他与斯科特直接接触,无论是刚进城内的晚宴上还是几天前的墓园,一直都是将消息传给血玫瑰或罗里。卡尔本人从没直接与西部之主过于接近。斯科特并没完全信任他,或是心存忌惮。这也难免,卡尔•安东是近些年才加入到风吟堡的,在大叔十年前离开天眼城时还没听过这个名字。老科恩的谨慎远近闻名,特别是在当前的局势下。

晚餐过后,K离开大厅,走出城堡,来到广场上透气。室外的空气新鲜而湿润,灰白的浓雾模糊了一切,将城墙的石砖变成一片黑色暗影,把城垛的锯齿被磨平。原本闪亮的探照灯变成若隐若现的小亮点,鸣钟双塔则被削掉了塔尖,像两个庞大的粗烟囱突兀地立在城内。身后城堡大厅里传来阵阵喧闹,胖杰瑞恢复常态后又变得健谈,连自己在中学时的“壮举”都抖落出来。偏偏罗里•盖冈比看上去更适合当聆听者,他从容面对话唠并不时插几句俏皮话,引得服务生和卫兵们哈哈大笑。后来他们又开始拼酒,声音提高到另一个层次。

大叔拒绝了罗里和保罗的酒局邀请,他还有事要思考,吵闹只会影响思绪,扰乱心神。来风吟堡的目的除了促成联盟外,还要查清自己一直处于被动的原因。以目前情形来看,消息不像是从老肯恩这里流出。如果真如斯科特所言,问题出在天眼内部,K怀疑的对象是白衣。他从不喜欢白衣,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那张阴晴不定的脸与眼睛深处的狡猾都让他不舒服。

穿过大厅,守卫为K打开铁门,让他顺着石阶来到二层。走廊里空空荡荡,大多数人仍在大厅内用餐。透过长廊尽头的窄窗可以看见外面:没有月色,没有星光,只有漫无天际的灰色雾气和无边的黑暗。

大叔返回到自己房间,继续阅读向管家伊斯普借来的书。这是一本介绍风吟堡的著作,由某位古代服务于科恩家的学士编著。书中讲述了科恩家先祖受封并扩建堡垒的事迹,从一个不起眼的小贵族起家,直到“睿智的”埃布纳出现。埃布纳•科恩与其他领主不同,并不热衷于参加比武和宴会,而是专注发展一支特别部队。一支隐藏在暗影与地下的队伍,成员不仅来自于士兵,还包括铁匠、农夫、工匠、流浪骑手甚至连杂耍人和罪犯都肯招募。只要你有足够能力,就可以成为这支神秘部队的一员,犯下的罪责一笔勾销。而考察的标准只有一条:是否掌握过人的杀人技巧。

起初这支队伍只有不到十人,选自风吟堡士兵,由于标准严格审查苛刻,两百多名士兵中符合条件的只有这几人。受到丰厚报酬和赦免罪责的吸引,众多自负不凡的平民前来尝试,经过数年经营终于发展到四十人,成为第一代隶属于科恩家的刺客团体。同时埃布纳伯爵几乎将家族财产全部拿出,组建起一只由八十人组成的重骑兵队。骑兵全员连人带马均配备重型铠甲,虽然装备不及骑士般精锐,但在骑兵中已属上乘。此时科恩家的步兵发展到三百人,皆训练有素,悍不畏死。

风吟堡的崛起受到当地一大势力的关注,一个实力强于科恩家的贵族,莫拉莱斯。时任家主弗朗西斯伯爵认为科恩家的崛起将对自己构成威胁,于是暗中帮助一群强盗组建起一个佣兵组织,名为“血鸦团”,除了招募强盗与亡命徒外甚至直接将士兵派入其中。血鸦团迅速膨胀,成为一支拥有三百人的强力雇佣军,其中有近一半来自于莫拉莱斯家。血鸦团被弗朗西斯安排在风吟堡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构筑工事和木制塔楼,他们建造了一座木堡,并以此为据点监视科恩家动向,守住风吟堡与莫拉莱斯家城堡的必经之路。

那是一个春天,血鸦团的几名成员在酒馆斗殴时杀死了一名风吟堡的士兵。埃布纳•科恩以此为契机向血鸦团开战。佣兵们素闻风吟堡骑兵精锐不敢正面交锋,于是固守据点,同时派出信鸽向弗朗西斯伯爵求救。弗朗西斯•莫拉莱斯听闻消息大喜过望,以风吟堡四百人左右的兵力被血鸦团的三百佣兵和自己麾下的六百人前后夹击必死无疑。伯爵亲自率兵出击,统领一百骑兵和四百五十名步兵前往支援。

埃布纳的暗杀队展现出过人能力,他们无声无息除掉岗哨,刺死离开据点的佣兵,让莫拉莱斯派出的斥候有去无回,使敌军如同被黑暗禁锢的瞎子。血鸦团固守据点不敢外出,在被埃布纳的部队切断补给后情形危急。弗朗西斯伯爵发信鸽通知血鸦团他将于傍晚抵达,从背后袭击围困据点的风吟堡士兵,同时让血鸦团开门出击,前后夹攻。

可惜的是弗朗西斯于半路遭到伏击,埃布纳安排了近百名弓箭手在山路两侧向下倾泻箭雨。莫莱莱斯家的骑兵损失泰半,战马几乎全数阵亡。弓箭过后风吟堡的八十名精锐重骑从山上发起冲锋,从山坡向下冲击,重枪与钢斧刺穿铁甲与头盔,割开胸膛,砸碎头骨。只一次冲击就将弗朗西斯的部队击溃,伯爵本人被俘。得知援军溃败后血鸦团立即开门投降,宣誓效忠于科恩家,据说这就是现在科恩家附属“夜鸦团”的前身……

一个轻微,模糊的闷响打断大叔阅读。他将视线投往窗外,依旧是灰白的雾气和几个亮点。那声音像是酒桶破裂,许是胖杰瑞弄倒了一通啤酒,或服务生保罗拍打了他的胖肚子。K刚想继续阅读却突然站起,凝视窗外,接着快速跑出房间。外面的灯少了一盏。原本由鸣钟双塔和正门的探照灯加起来是四架,可如今浓雾深处只有三个亮点。希望是我过于敏感了,大叔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前被名守卫拦住。

“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风吟堡的人都被训练得懂得礼貌。

“我需要马上面见科恩先生,有紧要事情商量。”

“好的,我马上传达您的意思,请稍等片刻。”卫兵礼貌地回答。

“十分紧急,我需要立即与科恩先生说明,请你马上带路,我们一起上去。”

卫兵正在迟疑,从下面却传来声音:“放心开门吧,宾是城主大人的贵客,又是风吟堡的盟友。如果处刑人说情况紧急,那么一定是特殊情况啦,我也有事要向先生禀告,将与他一同前往。”罗里•盖冈边说边踏着石阶来到二层。

守卫打开铁门让开道路,K与罗里一起沿着楼梯抵达三层。斯科特的书房与办公室都位于此处,寝室则在上层高塔。与大厅和二层不同,主堡三层地面皆铺着暗红色地毯,橙色钩边,中部绣着绿色藤蔓,点缀蓝色小花。象征科恩家的四种颜色都在此体现,在装饰精美的壁灯下显得尊贵华美。

斯科特的办公室外站着两名守卫,是四名贴身守卫中的两人,他们总有两人会与老科恩形影不离,时刻守护。有贴身护卫在说明斯科特•科恩就在里面,想必伊斯普也在,血玫瑰就像他的影子,永远立在身后。一名卫兵进屋通报,另一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仿佛大叔与罗里并不存在。很快大门从内打开,二人被请进办公室。

大叔进屋时老科恩正坐在长办公桌后的大皮转椅上,背对着自己,血玫瑰在其身侧。“听说你有重要的事要讲。”他边用苍老的声音说,边转动皮椅。

“是的,先生。我发现外面有盏探照灯不亮,原本四架灯变成三架。”

“就因为一只坏掉的灯?”老斯科特将身体完全转过来,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站在屋内的大叔。“还真是十分紧急的事呢,没有这盏灯我们的处刑人就不能在夜里看夜景了,即便是在这样什么都看不清的大雾里。罗里,你呢?你不会想告诉我也是为了那盏该死的灯?”

“先生,是关于卡尔•安东,他……到现在还没回来,手机没有信号,这该死的天气。不知道该不该派人出去看看。”

卡尔•安东一去不返,熄灭的探照灯,这浓雾……不对,不对。“科恩先生,我怀疑风吟堡已经遭到渗透,现已有人闯进城内, 至少已突进外墙。”我在白塔堡遇伏,皮特在回家的路上遭到进攻,之前卡尔声称外围守卫看见有可疑人影……没人去核实,他就那么带人离开……虽然没有证据,但卡尔•安东很有可能就是内奸。大叔没敢把后面的话说出口,他可不想当着斯科特的面质疑他的手下。

干瘪的笑声从老人喉咙里传出:“哈哈哈,宾,你大晚上到我这来就是为了逗老头子开心嘛。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伊斯普说你借了不少书去阅读,大概你看得太多当自己是在故事里呢。”

“正门的看守有多久没汇报过情况了?”大叔的话让老人立刻安静下来。

斯科特转向罗里:“外面的人有多久没汇报过了?”

“好像从晚饭后就没见过了,他们通常都是向卡尔汇报……”焦虑爬上精瘦刺客的脸,越过割断右眉的刀疤,爬上高凸的颧骨,“我马上去核实下。”罗里说着打开房门,于此同时枪声响起。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时候才更新啊

  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时候才更新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