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0

我把脚埋在地里

吸吮着五千年来沉淀的营养

每个脚趾缝里都散发着罪恶的气息

黄树皮,黑树叶

白昼枝繁叶茂

夜晚瞬间凋零

 

我伸展手臂

阻挡风沙侵袭

切断花香鸟语

独自矗立在山头

任凭风如利刃,雨似冰霜

 

乘凉的人来了又去

在我身体上刀刻从未兑现的永久的誓言

余下淡淡微香如昨夜旧梦

如影随形的却是亘古的孤独

 

点化我的仙神只砍掉旁枝

去不肯更换这片土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