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完)

4

鲜血在剑身上奔跑,艾丽娅止不住地流泪,她尖叫着,喊出那个她无数次在梦里呼唤的名字“艾伦——”。她无论如何也忘不掉那柄剑——“晨曦”,像阳光般耀眼、神圣;以及它的主人,晨星城的艾伦•斯特朗,众星庇护者、银色黎明骑士、她的爱人。

她好想从后面紧紧抱住他,亲吻他的脸颊,和他说话,给他唱之歌。可现在情况紧急,罗瑞克还在孤身奋战,而不远处卡特正提着大斧赶来,又一场战斗来临。

艾伦单手持剑,高举过顶,舞了一个剑花。卡特来到近前并不说话,举斧直劈过来。单手剑可扛不住铁斧,叛逃的骑士明白这个道理,他左躲右闪,与死亡共舞。好几次斧刃就要劈到他了,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艾伦绕到侧面,卡特也迅速转身,这家伙没长得那么笨,对于一个土匪来说他很不错了。艾伦是晨星城最优秀的剑士,在全国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人不超过七个,赢过他的人只有两个,而至今还活着的只有阿克曼家族的雷蒙。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匪徒,虽然身手不错,可仅仅是个强盗,在五招之内就应该结果他,最多不超过七回合。可现在……

被斩断的左手使他无法用尽全力,常年的困苦生活损坏了他的身体,有多久没用剑了?两年还是三年?时间使他的关节生锈,技艺生疏,几个回合下来已经开始微微喘气。艾伦连连后退,向相反的方向引开卡特,至少先要确保艾丽娅的安全。

单手剑对双手斧,毫无公平可言,世界本是如此,艾伦知道。他向后躲闪,将卡特引开,离艾丽娅越远越好。躲过横扫过来的一斧,斧刃贴着额头划过。艾伦无法招架,至少无法用一只手挡住攻击,在面对这种对手时通常有两个选择:消耗他的体力,或抓住破绽。

闪过一记迅猛的劈砍,很显然这个大块头体力并不差,最终被拖垮的只可能是自己。艾伦灵活地转身,从侧面发起攻击,长剑被斧柄弹开。这家伙只是不擅长短跑,并不是迟钝。艾伦需要的是一个破绽,哪怕是只有一瞬间,他需要一个机会。

艾伦继续向后退,一根支出地表的树根将他脚绊住,他踉跄地向后跌倒。卡特看到了这个机会,他迅速做出了选择——使出全力将对手劈成两半。高举过顶的铁斧顺劈而下,这一击是致命的,即使用剑格挡也会被连剑带人一起被砍翻。死亡正在吟唱……

伴随死亡的往往还有机会,机会是可以被创造出来的。艾伦用剑鞘支撑地面使自己身体迅速偏移,虽然只偏出了那么几寸可这足以避开那致命的一击。他刺出了精准的一剑,晨曦剑尖叫着斜插过去,刺破皮甲、血肉,穿透卡特宽厚的胸膛。鲜血伴着大块头的低沉闷哼涌出,他断气前死死地攥住剑刃,并从喉咙里挤出最后的单词“宰了他……”。

不好!危险的气息袭来,艾伦迅速弃剑向旁闪避,可已经太晚,剧痛从后腰处传来,那是铁剑割开皮肉的感觉,他熟悉这味道,自己血的味道。上次闻到这味道时他失去了大熊、凯尔、迪恩、罗杰……他的每一个战士和朋友。而这次他可能失去自己,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失去艾丽娅。

猴子被射穿的右手和左手上的铁剑都在滴血,他再度进攻,赤手空拳的艾伦只能向后退避。虽然避开了致命伤,可不及时止血的话怕成不了多久,艾伦知道,猴子也是。染血的铁剑不停挥舞,毫不给艾伦喘息的机会,他每退一步都会留下一片血红的花瓣。

终于,系在腰间的剑带被解开,艾伦用剑鞘格挡住斜劈过来的一剑,接着整个人撞过去,用肩将猴子撞倒,用单手和膝盖将剑鞘死死压在他脖子上,另一只脚踩住他持剑的左手。猴子胡乱扑腾着,两脚在地上踢出两个小土坑,作为他的坟墓来说小了点。强盗是不配有坟墓的。

艾伦流了太多血,多到让他头晕目眩。前方再次出现人影,这次不管是谁都可以要了他的命。那人踉跄着跑过来,左肩上被刺破的伤口在滴血,背着一副漆黑的十字弩,是罗瑞克。艾伦长吐了一口气,紧张的神经略微舒缓,接着眼前一黑向前栽倒,黑色长发散落挡住半边脸。他可以听见女孩的哭喊声,是艾丽娅,他可以感觉到脸上被滴落的热泪敲打。

好累啊,好想睡一会……他睁开了眼,看见女孩的脸,比以前更加美丽动人。他将眼闭上,听见艾丽娅的喊叫,脸上传来被抽打的感觉,可是一点都不痛,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想睁开眼,可眼皮似乎比城门外的吊桥更加沉重,仿佛一切都在远离他……

艾丽娅消失了,在和罗瑞克一起外出后再没人见过她。而罗瑞克浑身是伤的回来,他说他们遭遇了强盗,在和强盗搏斗时看到艾丽娅跑进林子里再没出来。人们沿着泰伦河找了个遍,除了发现四个强盗的尸体外没有任何结果。罗瑞克成了英雄,人们叫他强盗克星。有人说艾丽娅跌进了河里被冲走了,大多数人相信这个说法,除了女孩的父母。

有一年夏天,老樟树旁的小树格外茂盛,有个外地来的小女孩非常喜欢在这两棵树之间玩耍,她有着湛蓝的眼瞳和一头黑色的长发,她唱着曾经村里流传的小调。夜鹰堡守备队长“黑弩”罗瑞克骑马路过,他看到了女孩,听到了歌声,他停住马,露出微笑。当听完整首歌后策马前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