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猫小姐

0

实验室主任让我为他找两只猫来,要做个小实验。我家小区里有不少野猫,因为小区里的人都很善良,很多人在喂它们。我和妹妹也有投食喂养,所以猫们并不怕我。在这群流浪猫中,有一只小白猫,她总是很干净,与其他流浪猫不同。她的眼像蓝宝石一样无比晶莹,像我在昆明养的那只一样。昨天妹妹回家时告诉我:楼下有个女人说那只白猫会说话。我说:我们小区内什么时候有精神病了?妹妹也觉着那个女人有问题。

下楼,来到小区草坪,看到一只黄猫。它懒懒的躺着,晒着太阳。就你了,我一边想着一边凑过去,嘴里还学着猫叫“喵呜..喵呜”不过我的策略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当我蹲下去伸手的时候,黄猫噌的一跃跳上花坛窜走了。作为养过猫的人,我了解它们的习性——进食的时候是没有反抗力的。于是我返回家中带上昨晚吃剩的鱼再次展开围捕,这次毫无悬念,大黄猫被我抓住了。

我把它放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桶里,盖上盖子。这时,发现小白猫就在我身后,她正歪着脑袋看我。仍旧是整洁的白毛,美丽的蓝色的双眼。我对她说:你走吧,我不要抓你。但她没有动,仍旧坐在那儿眨眼。我伸出手轻抚摸她的额头、脸颊,她则用带刺的舌头舔我,痒痒的。好吧,既然你那么愿意来就跟我走吧。我单手抱起她,放在肩膀上。真是个乖孩子,她就那么坐在我肩上,依偎着。

第二天回到实验室,把两只猫安顿好,准备下午给主任看。黄猫显得很惊慌失措,地下桌上满屋乱窜。小白猫则格外平静,只是坐在我腿上呆呆的看着我,偶尔打个哈欠,露出两个小尖牙。猫一般是不粘人的,她是个特例。中午我喂香肠给它们时,黄猫显得很警惕,谨慎的看着我,后腰弓起不停地往后蹭。小白猫则蹲在地上,把我给的香肠打横,用尖牙咬住往后一拽就撕下一块,吞进嘴里。黄猫等我坐到一边时才敢过来吃食物。

主任来了,说是试验一种新药,让我把白猫抱过来将黄猫放走。我问:不是需要两只么?主任说其实一只就够,让你准备两只是为了挑选下。我问干嘛不给黄猫注射,放走白猫?主任的理由是白猫比较小,试验效更果好。虽然极不情愿,但是没有办法只能把黄猫放走。它一出门就径直奔向草丛头也没回。我抱着小白猫来到试验台,扶住她说“没事的,只是打一针而已不会很疼”,我边说边抚摸她粉红色的小鼻子,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针尖刺进去时她扭动了下身体,“呜呜”的叫着,我很心疼,但能做的只是轻轻抚摸她的背部。注射完毕主任让我将白猫带回家观察。

回家后她依旧粘着我,工作时喜欢躺在我腿上撒娇。我喜欢捏她爪子,肉垫软软的很舒服。她喜欢咬我,用小尖牙把我的手咬出小坑,喜欢从各种角度看我,喵喵地叫。我也喜欢看她,带着她跳舞——握着两只前爪,她就会站起来,我还为她加油“直立行走是第一步,进化,进化!”。我……有点喜欢她。可是我的发现将一切的美好撕碎。我在实验室看到主任研究新药的最新资料,这种药并不像之前我们所想的安全无害,而是可能有着很强的副作用。我们被骗了!当我愤怒的去问主任时,他去冷冷的说道“恩,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所以先用猫看看。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活不到一周了”。

我整个人如五雷轰顶般茫然不知所措,头脑一片空白,眼泪在眼眶中打圈。小白,脑中突然闪现出小白猫,我夺门而出飞奔回家。打开房门,看见她还像往常一样在等我。仍旧是呆呆的样子,只是显得格外白净。阳光从她背后的玻璃窗射进来,照在白色的绒毛上,散出无数光彩。她被那耀眼的光芒包围着,像带上了光环。真美。我冲进屋内一把将她抱起,她居然也伸出爪子搂住我脖子。很温暖的感觉在我颈部扩散开来,我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则舔着我的脸。

“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样,你可以原谅我么?”我轻声在她耳边说。“不怪你的”她说话了,她居然说话了。我顿时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她湛蓝的双眼发呆。她又开口说“我没有怪你的”。那个女人难道没有撒谎,她不是疯女人,白猫真的会说话!我无比惊讶又悲伤的问她:“你是故意被我抓住的,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好想和你在一起”她抬起头笑着说。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悲愤、悔恨、懊恼、无助、自责……一起涌上心头,如狂潮般无法阻挡拍碎了我心中的堤岸。泪水从我眼中流出顺着面颊滑落,滴在她脸上,滴到我心里。心中如有万把利刃般一刀一刀刺进并在里面搅动着,把我的心搅成肉泥。我恨自己的无知与主任的混蛋,“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嘶吼着用凳子砸碎玻璃再顺窗扔到楼下,双手不停的用力猛砸破碎的玻璃,任凭鲜血顺着窗檐流淌。

突然,闹钟响了。我睁开眼看时间:7点整,窗外已放亮。起身拾起哭湿的枕巾,边伸懒腰边光脚走到窗前,看见窗外的小白猫正在那儿望着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