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6月19,大风

0

连续两天的阴雨,伴随着愤怒的狂风,整夜的在楼宇间呼啸着。潮湿的空气从纱窗飘到我枕边落在眼角,渗透到心里。所以,我思绪杂乱。所以,我无法入眠。那是种复杂的心情,像伪善笑容背后的阴险,压抑愤怒后的烦躁,在遗忘和被遗忘之间的纠结。没有表情,没有哀伤,没有欢喜,没有幽怨,却残留着一丝遗憾。

前天,和朋友去看德国一乐队演出。我来的早,站在门口等他。看着陆陆续续前来的摇滚青年们,各式各种颜色的头发、穿孔、纹身……和几年前一样,年轻人总是这样,只是我没有了刺猬头,没有了狗链,没有了那份激情。不会在演出现场横冲直撞,没法像以前一样嘶吼。确实,我们不再那么年轻了。

我们都有太多的为什么,小时候问妈妈,长大后问自己,老的时候问信仰。但是无论怎么去问,如何去寻找不懂的事仍太多,还是不能理解,不能释怀,但必须去接受。

以前家旁边有家不错的小饭店,叫做“淳朴人家”,招牌上写着“小门小户小吃部,大福小福大家福”。对仗不是很工整却很有意思。女老板很和善,他家孩子今年参加的高考,是个胖子。饭店老板家的孩子都是胖子。我喜欢坐在里屋,因为相对会安静些,不会有酒后大声讲话高谈阔论的中年男子,也不会有哭闹喊叫的孩子。里屋的灯坏了,忽明忽亮,整个房间昏暗低沉。朋友突然对我说“你就像这屋里的灯一样”。听的我一愣“什么?”“你情绪很不高”朋友继续解释。一句话说到了我心里,苦笑后喝酒。

总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无论多么去努力,总会有做不到的事。现实和理想之间总会有差距,如何去平衡?预期和结果总会不同,如何去接受?我不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