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八)

4

连绵的阴雨使河水上涨,漫过河堤浸湿林地和草原,雨水顺着叶尖枝头奔跑、滴落,将河边的树林变成一片泽国。这几天艾丽娅总是望着窗外,顺着房檐滑落的雨水不停发出滴答声,使她心神不安。父亲说连续的大雨困住了不少人,石桥旁的旅店已经变得拥挤不堪,过路的商旅、佣兵统统挤在那两层石木屋里。母亲劝她忘记那个骑士,没有哪个骑士会迎娶农家的女孩,更何况他生死未卜,即便是活着怕也不会再回来了。

终于在第三个清晨,天空迎来了久违的晴朗,纯净的蔚蓝天空广阔无垠。一抹清淡的白云在远天边被微风拉成一道白线,温暖明媚的阳光笼罩村庄与田野。满是积水的土地变得松软泥泞,每走一步都会印出一个脚印。艾丽娅欢快地跑出家门,除了享受温和天气外,更重要的是她终于又可以去看小树了。那是艾伦亲手所栽,它代表了艾伦,代表了他们的爱,是女孩现在唯一的寄托和希望。

在村口她遇见了罗瑞克,大男孩现在已是一名城镇卫兵,在哈里森爵士手下做事,此时正背着引以为豪的黑色十字弩,走在通往村外的路上。

“坏小子!”艾丽娅朝他大喊。

“现在只有你还这么叫我了,”大男孩有些不好意思,“他们都叫我黑弩。”

艾丽娅从后面推了他一把,罗瑞克没再像小时候那样向前栽倒,他长结实了,不知从何时起乱蓬蓬的头发开始修剪的整齐,身上也不再有污渍,说话声音变得成熟,胳膊强壮有力。可艾丽娅知道他仍是那个喜欢摔泥巴,爱捣蛋,爱听歌的“坏男孩”。

“又要去河边吧?”罗瑞克问。

女孩点头,坏小子是除了她以外唯一相信艾伦会回来的人,也是唯一的倾诉对象,唯一可以一起回忆与艾伦、大熊、凯尔的伙伴。

“我们先去旅店一趟,据传闻近日有窃贼出没,我奉哈里森大人之命去盘问旅店老板。之后我陪你一起去河边吧。”

艾丽娅喜欢有人同行,欣然应允。

艾丽娅和罗瑞克顺着泥泞的小路前行,越过填满积水的土坑,踩在湿软的土地上。艾丽娅仍记得骑士离别时的背影,他明明那么魁梧,背影却那么落寞。想到这女孩心又开始被愁思充满,艾瑞克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于是两人一路上话很少。直到抵达石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挺远。

历经风雨的石拱桥无声卧在岸边,桥身依然有被雨水和上涨后的河水浸湿的痕迹,在桥那边就是“松鼠尾巴”旅店——罗瑞克曾在那“借”过匹马。旅店的硬木门虚掩着,里面传来阵阵粗狂的笑声和游吟诗人伴着竖琴的歌唱。推开大门,一阵浓郁的啤酒味夹杂着煮洋葱味扑面而来。本来已经进屋的艾丽娅又把脚缩回来,她宁可在外面等候。

旅店大厅内聚集了二十多人,服装各异,从装扮上看有商贩、雇佣兵、没落的贵族以及正在唱着田园歌的游吟诗人。旅店的老板是个胖老头,附近的人都叫他“金牙”——因为他满口发黄、参差不齐的牙齿。

罗瑞克进屋后简单对老板进行了盘问,却一无所获。“在这样该死的天气旅馆总会聚集外乡人,你瞧瞧,这一屋子不都是生面孔?每个人都有嫌疑。”金牙如是说。

大男孩本也没寄希望于他,没有银币的诱惑旅店老板从不会透露风声,来这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留意可疑的人。

罗瑞克从旅店里出来时艾丽娅正门外用脚踢石子,很显然她不喜欢旅店内嘈杂的环境和刺鼻的气味。二人离开旅店按原路经过石桥,向姊妹河下游行去,那是老樟树和小树所在的方向。下桥没多久,就有四匹马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甩起阵一串泥点。坏小子对着背影大声咒骂。

“能唱首歌吗?”男孩突然问,“好久没听见你唱歌了。”

艾丽娅笑了,她朝“坏孩子”撇撇嘴,然后展开歌喉。这是首歌颂鸣钟镇大捷的歌,虽然没有竖琴伴奏可女孩甜美的声音弥补了一切。溪水仿佛跟着节奏欢快地跳着,罗瑞克高兴地打着拍子,让原本绵长的旅程变得精彩欢快。他们几乎没留意就进入小树林了,穿过这片树林就会抵达河岔口,见到老樟树。

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叶向地面撒下光芒,不知名的飞虫围绕光柱挥动透明的翅膀。穿过一人高的灌木,越过露出地表的老树根,正当他们准备跨过一颗倒在地上的枯死横木时罗瑞克突然停住脚步。他迅速将背在身后的黑色十字弩摘下,搭上弩箭。

“树后面的人,出来!”男孩呵斥道。

几声冷笑后,从前方粗树干后转出一个人。这是一个方脸壮汉,一头红色卷曲长发,手里攥着一柄豁了刃的双手斧。艾丽娅认得他,这是四年前企图袭击村庄的强盗之一,叫做卡特。发出笑声的却是另一人,精瘦的身材外罩残破皮甲,一头油腻的棕色长发,尖鼻子、薄嘴唇,残破的铁剑已出鞘。没错,这是“猴子”,四年前强盗幸存者之一。

“你们这是在袭击夜鹰堡的卫兵,放下武器我或许可以让你们活着离开。”罗瑞克端起十字弩瞄准,这个距离绝不会有失误,他只需轻轻勾动扳机射出的弩箭就会钉在卡特的大方脑袋上。可他绝没有时间去装填第二发,“猴子”会在他试图装弩箭时轻易割开他的喉咙。

一旦射出一箭就必须马上丢弃十字弩,好在罗瑞克随身佩戴了短剑,可剑术却实在不怎么样。毕竟他是个弩手,并非战士。虽然“猴子”手中的铁剑又破又旧,可罗瑞克知道自己大概并不是他的对手。

“神箭手,我劝你还是乖乖放下手里的玩具。”猴子脸上满是得意,“否则我另外的两个朋友可会很残忍哦。”

他话音未落从左右两个方向又传来声音,那是树枝被踩断的脆响,可在罗瑞克听来更像是催命的丧钟。该死的,他们有四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