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初夏

0

又是个初夏,和几年前的今天一样,依旧是一样的夜晚,一样的彷徨,一样的辗转反侧,一样的难以入眠。只是我已不身在昆明,回到了沈阳。和几年前的今天一样,仍旧是熟悉的时间,熟悉的忧虑,熟悉的不安,只是我已不再年少。还是对未来一无所知,还是如此的茫然。

今天和朋友谈到了暗黑3,问我
“你说暗黑三近三年能出来么?”
“悬,暴雪是没有良心的。虽然外国人混蛋少,但是真坏起来,比咱天朝人要没人性。永远的毁灭公爵,一跳票就是十三年,他妈唐僧取经都回来了。当时中学生等这个游戏,等到现在孩子都小学了还没出来。唉,你说再过5年出来,你儿子都得4、5岁了吧?”
“没,明年结婚,孩子也就1、2岁”
“你要孩子,孩子得恨你的吧,现在不是什么好世道啊。空气污染,食物带毒,流感肆意,少奸老滑,男盗女娼……”其实我没想给他洗脑。
“可不是,要不…养条狗算了?”

人之所以会有活着的欲望是因为感觉生活比较美好,或者是有希望,抑或有牵挂的人和无法释怀的事。真要是这些都没有了,也就没有求生的欲望了,所以很多抑郁症病人会选择自杀。曾经问我朋友
“如果你被赐予永生你干么?”
“我能再赐予你么?”
“不能”
“不干”
“你个老玻璃”
“……”

确实和自己同一茬的人才最有共同语言,干么什么都是前后脚。上学的时候大家都在上学,现在又陆陆续续开始结婚,以后会一个接一个的有小孩,最后归西的时候每过两年就得有个隔儿屁的。真要是只有自己被赐予永生,得参加多少葬礼啊,得随多少份子啊,得哭多少场啊。看着跟自己要好的朋友们、亲人、死党一个个的死球,那是何等的悲哀。最后只剩下孤寂一人,所有自己所爱的人都最终离自己而去,这是何等的孤寂?所以换做我,我也不干。

在夜晚时我的头脑才最清醒,感情才最细腻。可能是由于我是在夜里被生出来的缘故。每当看到母子亲情的电影,我都会眼泪汪汪的,太过于感性的一个人。不会被倪萍之魂附体了吧…倪萍阿姨我错了,真没想咒死你。

初夏的雨很甜美,只是下的不是时候。把在路上颠簸的我淋了一透心凉。上车后一直坐着,结果身上都干了,就屁股还湿着。一下车,跟尿裤子了似的。刚放学的中学小萝莉放荡的看着我,就差围观了,跟见着裸男一样,就那么好看么?诅咒你们男朋友都是混蛋…

初夏的心情很乱,一丝忧虑,两份希望,三分疲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