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七)

0

当城墙上的高塔被落日映成一条细长的黑色阴影时,晨星城的骑兵在城内集合。残破却穿戴整齐的盔甲不时发出金属摩擦声,战马们从鼻孔喷着热气立在骑手身旁,近三百重装骑兵佩戴长枪与精钢长剑集结于此。艾伦站在高台上穿着镀银钢甲,胸口是晨星城的纹章。凯尔和大熊列立两旁。

“想必大多人已知道了,我们即将去收拾格林家的步兵们,是的,他们有两千人。也许很多人回不来,可胜利将属于我们。这一战我们不是为了金钱、荣誉,而是为了活着,为了每一个挂念我们的心,每一个在圣坛为我们祈祷的声音。若此战失败,我们将全部葬身于此,再无生还可能,我们无处可逃。我需要你们拿出勇气,赌上银色黎明的尊严。我们在鸣钟镇赢过他们,在骑士谷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不曾退缩,而今晚我们将再次将他们打败。”艾伦拔出晨曦剑,剑柄上的水晶石在落日余晖中闪着彩色霞光。“我们将像流星一样直击敌人的心脏,如野火般席卷格林家的营地。”

“为了晨星城!”大熊高举战锤呐喊。骑兵们翻身上马。

“是谁给你的权利?”爱德华高亢尖锐的声音从主堡大门处传来,接着大批披着淡蓝色披风的巴雷特家士兵将艾伦等人团团围住。“没有我的命令没人可以走出这座城堡,你需要守住这里,不然……

“不然我们就全死在这,”艾伦说,“格林家的长弓手就躲在密林后面,在湖边扎营,只等东边的联军过来。一旦被包围就再没机会突围,你在石山城见识过长弓手的厉害。”

“别提该死的石山城!”爱德华变得更加激动,“不行就是不行,你胆敢踏出城堡一步我就吊死你。”

“不,你没这个权利。”艾伦冷冷道,“只有国王和斯塔特大人可以审判我。”

“不经统帅授权私自调兵如同反叛,把这个叛徒给我抓起来。”独角兽终于爆发了。

“谁敢过来?!”大熊双手持着大锤挡艾伦身前。卡尔的手也摸向挂在后背的双刀柄。

艾伦拦住大熊和凯尔,面向爱德华道:“等一切结束后我会听从国王和侯爵的处罚,在这之前我必须出城迎战。”

“这不是什么审判,”爱德华示意卫兵将艾伦按住,“也许我无法以叛国罪处死你,可你盗取了我的指挥权。王国的法律对小偷的处罚是……”他突然从腰间拔出长剑斩向艾伦。

先是一阵冰冷触感,接着便是刺骨的疼痛,艾伦的左手被整齐砍下,热血喷洒,将他满是擦痕的钢甲染红。广场上顿时乱成一片,大熊用战锤砸碎了一个按住艾伦的士兵脑袋,另一个则被凯尔斩去了一只手。他原本想把爱德华的也砍下来,可惜巴雷特家的卫兵一拥而上,迫使他护着艾伦回撤。大熊用剑带把艾伦的断臂勒住,再用布带简单包扎。

“所有人都上马!”艾伦在晨星城士兵的帮助下骑上灰风,“冲出去。”

身披锁甲,外罩蓝色军装的巴雷特步兵越聚越多,四周都是长剑和链子锤的碰撞声。凯尔带人冲在最前,紧闭的城堡大门拦住去路。重步兵越聚越多,不时有骑手被长矛或大斧打下马。“该死的独角兽!”大熊喊着跳下马,带人冲上城墙,将城门守卫撞下高墙。在十余人护卫下,他摇动把手将铁闸升起,众骑兵护着艾伦一拥而出,当艾伦回头再看大熊时,他已被尾随而至的巴雷特家士兵团团围住,身边的晨星城骑兵一个接一个倒下。

“我们应该回去救他。”艾伦对自己说,可他知道再无法回头,调转马头的唯一结果就是全军覆没。灰风在夜色里载着艾伦狂奔,银灰色的披风被鲜血玷污,留下一条条红色血点。在确定没人追来后队伍停止前进,凯尔为艾伦撒上止血药膏,用干净的绷带仔细包扎。

“大熊总说自己会战死沙场,可我认为他会因为坏脾气和贪酒先被领主砍了脑袋。”凯尔边勒紧绷带边说,“没想到最后却死在独角兽手里。接下来怎么办?”

虽然大熊口无遮拦又常喝得醉醺醺的,曾给艾伦惹了不少麻烦,可如今艾伦却无比怀念这个大块头。冲出旧橡树城不足二百人,艾伦环顾围在身边的骑兵们,他们身经百战、意志坚强,现在却一个个失魂落魄。

“我们往东走,越过土丘,穿过峡谷,远离大路绕道骑士谷,然后继续往东,我要你们回家。”艾伦说着扯下披风,“只要突破土丘下的封锁,我们就能回家,这一战是为了活着回去。突破敌军防线后我要你们丢弃旗帜和盔甲,大家分散开装成自由骑手、雇佣军、甚至平民,只要能返回晨星城。叛徒只有一个,我会接受应有的惩罚,而你们只是听命于我。”

冲锋前艾伦让士兵竖起了蓝底银色流星旗,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举旗冲锋,艾伦对着满天星辰祈祷,祈求众星之神可以保佑他们活着回去。凯尔把新磨过的双刀用油布擦了又擦,最后才插在身后,在锁甲外闪着蓝芒。他从不穿胸甲,“那重玩意只会让我变得迟缓而愚蠢,更何况在长矛和重锤面前它是那么脆弱不堪。”凯尔如是说。

当晨星城的骑兵从土丘上冲锋时西境联军大都在熟睡,巡夜的卫兵刚吹响第一声号角就被掷出的短枪刺中,再没能吹出第二声。组成楔子型的骑兵如同一把尖刀在西军大营里划开一道口子,慌乱的士兵们来不及戴上盔甲就被铁蹄踩踏,被长枪刺穿或被长剑砍倒。马蹄声、刀剑碰撞声、骨头碎裂声在营地里炸开。高呼“为了生命”的骑兵们冲过第一个营地只损失了不到十人,有人下马搬走木刺拒马,让队伍继续前行。他们选择了最薄弱的地方进行突围,第二道防线只遇到零星抵抗,让他们失去了近二十个骑手。用不到三十人的伤亡就突破了西军的营地,这可以说是奇迹,艾伦赞美着众星之神率队继续前行。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狭长的山谷,只要突破这里就再不会有敌军包围了,接下来他们只需丢弃旗帜和铠甲,乔装改扮混到石山城,再往东就全是自己人。我们安全了,艾伦刚想松口气突然见前方山崖两侧开始有人影晃动。他们虽未披戴盔甲,可个个手持长弓。该死,西军居然把弓箭手部署在这里,很显然之前的号角和厮杀声唤醒了这群弓手。

“是弓箭手,所有人散开!”打头的骑兵刚喊完就身中数箭栽到马下,手中的战旗被后续的马蹄踩踏。箭雨倾泻而下,骑兵们纷纷中箭落马,惨叫声不绝于耳。快些、再快些,艾伦催促着灰风快跑,身边又有数人中箭,只要冲出这个山谷就安全了。谷口就在眼前,可又似那么遥远,每前行一步都要付出极为惨痛代价。马脸罗杰、坏脾气布莱尔、独眼迪恩……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从他身边消失,在损失一百多人后他才突破弓箭手的包围,可仍在射程内,从背后射来的弩箭仍不停带走骑手的性命。

一切都完了,艾伦知道自己无法活着冲出山谷。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他左腿也被射中。“艾丽娅,”他想起了这个爱唱歌的美丽女孩,“对不起,”跑在他身后的凯尔背部中箭。“我回不来了。”

阵亡的骑手和战马互相叠压,几乎把山谷堆满,“对不起……”艾伦仿佛可以看到晦暗天空的尽头有朦胧霞光,可他知道这是不属于他的黎明。嗅到血腥的乌鸦开始朝山谷聚集,在这个被血色染红的黎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