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真不一定无邪

0

今天六一儿童节,好像还是国际的,所以应时写点关于儿童的东西吧。想了一圈身边没什么儿童,权且说说自己还是儿童时的事吧,眼前开始模糊,飘向很遥远很遥远的过去,恩…什么都没看见。儿时的记忆很模糊了,或者说小时候的事记不太清了,有许多是后来大人告诉我的,抽取几个经典的共享下。

1.能耗
有年夏天很热,那时还住平方,我也就几岁,坐在门槛上(就门口有点风能凉快点)。屋里是二姨,二姨问我“李由想吃雪糕么”,我把流出来的口水往回抽“不想”。然后二姨不说话了,看我到底有什么反应。一小时后……

“二姨,你想吃雪糕么”
“不想啊”
“你热不?”
“还行啊”
“吃雪糕能凉快不……”
“不知道”

二姨很奇怪我为什么就不说自己想吃雪糕,继续看我能做出什么来。结果我就一直在门槛上坐着……后来二姨又问我“你是不想吃雪糕?”我往死里点头…

2.大坑与大包
小时候严重摔过两次,一次是父亲和舅舅把我摔的,那时我还不会走路。一次是我自己摔的,很显然,那时已经会跑了。先说不会走路的时候,也是在平房,舅舅和父亲看我,妈妈上班了——一般惨剧都是母亲不在时酿造的——千万不要让男人看孩子。我吵着要看外面,舅舅在屋里,爸爸在外面。舅舅抱着我往外递,结果爸还没抓住他就松手了。也是我脑袋沉,直接大头朝下扎地里了。至今,脑后有坑。

稍微大些住楼房了,筒子楼。一层住个20来户,不少家有小孩。于是满楼就是一群孩子疯跑,楼上楼下乱窜。当时我裤子膝盖和屁股的地方都有特殊加厚的,要不裤子两天就磨漏。可惜的是脑袋无法加厚,当时一起玩的小朋友有个叫“蒙蒙”的,好萌的名字,可惜是个男的,还是个大脑袋。头重脚轻那伙的,于是乎就经常滚楼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于是乎有一次就连我带着一起滚了,脑袋就起了个大包……

3.断眉
为什么我要自暴呢…曾经有人说过用饭否的人都是暴露狂——不是我说的。很不好意思眉毛向上挑着长,至少面相来看是武将。由于小时候父母工作都比较忙,所以上小学后基本都是自己去学校和回家的。又常常家里没人,所以脖子上永远跨着钥匙,用绿绒绳拴着的钥匙。必要的时候可以摘下来当凶器,虽然我一次也没那么用过。

上学和回家的路上都要经过一条马路,好在那个年代车不是很多的。但是彪悍的小孩是要主动找车撞的,后来发展成了“碰瓷”(故意被车撞而后进行敲诈)。很清楚的记得在等着过马路,前面停着一辆大蓝卡车,长的很丑。本来应该是等车开过去后我才过马路的,谁知车急停了,所以很自然的我一头撞车上了。追尾,我100%责任?还没等回过神来,后面跟着就是一出租。我记忆力确实是出租的,或者只是一普通的车,只是那时我把所有的轿子都当是出租车?于是连滚带爬的退了回来很狼狈。

之后就觉着视线模糊,眼睛上方剧痛,用手一摸,好家伙,血肉模糊。一路小跑来到妈所在的医院,一照镜子,眉毛少了一半。虽然后来有擦姜片,但是至今右边的眉毛仍比左边的略短。

4.独木桥
小学后院不知道要修什么,挖了一大坑。然后连续下雨,大坑被水填满。其实还没满了,稍微还差点。于是追求完美的众小朋友就往里撒尿,然后就真的满了。可悲的是过了两天大家就都忘了这茬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大坑上架上了一圆木,其实仅仅是看起来架上而已。实际上那圆木的长度略短于大坑,是漂浮在上面而已。不知为什么我总是第一个要走独木桥的人,结果显而易见,当我踏上那漂浮的圆木后翻进了大坑。好在身手敏捷,抓住了岸边挣扎着上来,但是身上湿了一半。腰部以上正常,腰部以下湿透,形成鲜明对比……

5.防空洞
那时候还是有防空洞的,两个洞口并排,进去后里面四通八达且漆黑一片。我从来没敢走到最深处,因为太害怕了。小时候看过封神榜的时候都会被吓到,天知道我那时为什么胆子小。曾有一次邀了几个平时在班上很猛的孩子,要一探究竟。结果走到一半不知道谁放了个屁,吓的大家掉头就跑,其中一人居然丢了只鞋,据说回家被老爹打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