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六)

4

离别时艾伦站在队伍的最尾端,他用银线勾边的银灰色披风被秋风向后拉扯,露出软皮包裹的晨曦剑柄。战马缓步前行,士兵步履沉重。他不敢回头——虽然知道此时艾丽娅正在树上眺望着自己的背影——他怕一旦回头就再无法离开。女孩在哭,部队在前行,马蹄掀起阵阵尘土,流星旗伴着铠甲摩擦声飘扬。

起初远征军势如破竹连下数城,他们把战旗插在灰城堡的塔楼上,在鸣钟镇大破西境诸侯联军,于骑士谷夜袭波图尔军营地……由晨星城侯爵之子埃德加•斯塔特率领的披着灰白披风的银色黎明骑士们所向披靡,令西境诸侯闻风丧胆。他们似乎被诸神祝福着只到抵达石山城——这个依山而建的巨大要塞,它犹如一只怪兽盘踞在双子山间,恐怖而坚固。波图尔残兵和卡斯特家的重装斧兵扼守于此,由巨石砌成的外城墙上可站立至少五百弓箭手和重步兵,每座耸立的高塔可额外提供五十名弓手射击,这样的塔楼在外城和内城分别有两座,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一座立于主堡之上。约五千人驻守于此——这个西境最为坚固和险要的堡垒。

第一天由巴雷特家族的爱德华•巴雷特指挥,爱德华和他的家族纹章独角兽一样孤傲不肯听取艾伦的意见。他指挥步兵们举着厚镶钉橡木盾在箭雨中前行,用燃烧的攻城锤撞击城门。士兵们被弓箭射杀,被落石砸倒,可那该死的城门依然屹立不倒。热油从城墙上浇下,本来用于保护士兵的铁甲此时变成了煎锅,活活将人烫死,四处弥漫着焦臭的味道。战士们奋战一天后连外城都没能拿下,只留下数百具插着箭头的尸体,独角兽铩羽而归。大熊给他起了个外号:“无功而返的爱德华”,这让年轻的指挥官很愤怒。

第二天艾伦率着晨星城的骑兵们在城下放火,在浓烟和来自佛伦家十字弩手的猛烈射击掩护下,艾伦带着骑兵下马与重步兵一起架起了云梯,双方在城墙上展开激战。刀剑碰撞声响彻山谷,浓烟遮天蔽日,血光冲天。伴随着巨大的伤亡西征军在第一天傍晚拿下了外城,双方士兵的死尸堆叠成小山,几乎将城门堵死。短暂休息后号角声再次吹响,步兵们如浪潮般拍打坚硬的城墙,激起血色浪花。在第二天中午内城被攻陷,代价是近两千人的伤亡和一个爵士的命。第三天总攻时身先士卒的埃德加•斯塔特被流矢射中咽喉,那箭头穿过喉甲要了这位英勇的侯爵继承人的命。

在付出数千伤亡和指挥官性命后西征军占领了这座由巨石砌成的坚实堡垒,打开了进入西境高原的大门。这一战有两位领主和十七名骑士丧命。斯塔特伯爵死后爱德华与沃尔夫爵士共同执掌大局,在独角兽的提议下远征军分为左中右三路,爱德华亲率圣林城的三千精锐步兵和晨星城的银色黎明骑士为右路军;由弓箭手、长矛兵和轻装剑士组成的八千大军在中路,由沃尔夫家族的鲍伯统领;剩余的一千轻骑兵和三千步兵则由艾伯特爵士率领负责左翼和后方安全。

简单休整后骑士们的马蹄踏着鲜血凝结而成的薄冰继续前行,他们越过圣女河进入西部高原。几乎集合了全远征军精锐的右路军成为先锋,爱德华为了挽回荣誉不顾艾伦阻拦率军直入西境腹地,一直打到旧橡树城。每攻下一处艾伦都提议暂作休整或派兵留守,可巴雷特大人认为那是后续部队,也就是中路军该做的。旧橡树城的格林家守军不战而退,爱德华不费一兵一卒就攻占这座历史悠久的废弃古堡,把白兰相间的独角兽旗插上塔楼。他终于停下脚步决定休整一番,中路大军已离他有至少五天的路程,左路军则更远。

“大人,我认为我们不应在此停留。”艾伦在晚饭后向爱德华建议。“格林家之前在此有近两千人,在附近也许有更多。他们不战而退只留下这座空城,一旦被围……”

“我们就杀出去,像在骑士谷那样把他们打散。”爱德华打断他的提议,“做好你应该做的事。”

可这不是骑士谷,艾伦知道城门可无法让冲锋的骑兵并排冲过,大部分人会死在长弓手下。离开宴会厅后艾伦找来了凯尔,让他带十个人去西部的密林探查,另外又派十人去东边的土丘,一旦有情况马上回报,他嘱咐道。他知道队伍已走得太远,远得再也听不见家乡的歌谣,这里只有冷夜,和风。黎明时分派出的斥候证实了艾伦的担心,格林家的部队弃城后并未走远,他们就驻扎在密林后的静心湖边,而东部则有西境诸侯在集结。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艾伦让侍从叫醒熟睡中的爱德华,劝他放弃旧橡树城立即向东突击与中路军汇合。可指挥官的命令是“坚守于此,等中路军到达内外夹击,一战击垮西境诸侯联军。”

“他是个白痴。”得知决定后大熊对爱德华做出评价。

“可这个白痴是我们的统帅。”卡尔耸了耸肩膀,“在和中路军汇合前我们只能听他的。”

“这样下去会完蛋的,我们并没多少弓箭手,光靠骑兵和重装步兵可守不住这座弃城。”艾伦知道自己的晨星城骑兵和圣林城的重步兵都将成为格林家长弓手的活靶子。“必须在被围城前击溃格林家的弓箭手。”

“无功而返的爱德华可不会听从你的建议。”大熊拍着大肚子说,“独角兽不喜欢建议。”

“所以只能靠我们,晨星城的骑兵们听命于我。”艾伦边说边用剑画图,“我们傍晚出发,步行进入树林,在半夜发起冲锋。”

“靠不到三百人可杀不光两千人。”凯尔提出异议。

“是一千多长弓手和几百轻装步兵,”艾伦进行了指正,“况且我们只需把他们击退,烧光弓箭和补给。我和大熊在正面冲锋,卡尔,你带一百人包抄到侧翼。我们不下马,只来回冲击和驱赶,放火烧掉他们的全部物资。”

“你真是个疯子,”大熊说着拎起自己的战锤,“可我就是喜欢疯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