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七)

0

大叔来到城堡北面的墓园时,斯科特•科恩正站在一块墓碑前,用一只苍老、柔软的手抚摸石碑的顶端。罗里•盖冈穿了件磨砂面的皮夹克,守卫在墓园铁栅栏门前,看到大叔后略微点头,“科恩先生在里面等你。”他说,然后让出道路。

“血玫瑰”伊斯普仍旧穿着小西装,只不过颜色从黑色变成了深蓝,手上戴着标志性的白手套,上面绣着玫瑰纹章。她在老科恩不远处背对站立,警惕地环视四周。在墓园另一侧两个角落里各站立一名守卫,双手交叉放于腰间。由两个顶尖刺客和两名精锐卫兵护卫,西境之主如今变得更加谨慎。

这个秋天来得有点早,墓园外杨树枝头上的叶子已经由黄转棕,秋风袭来时哗哗作响,落叶纷飞。墓碑顶端蒙上一层淡灰色尘土,一片淡棕色残叶静卧在石碑上,离科恩的手不足一尺远,可他丝毫没有将其拂去的意思。

“没想到您会约我来这里见面,我以为会是……”

“更加私人的地方。”老科恩没等大叔说完就回答。“知道科恩家为什么将墓园建立在离城堡如此近的地方吗?”他用手抚摸着白灰相间的大理石墓碑问。

“让家人离自己更近?”

老人笑了,“提醒自己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他将手挪开,转过身面向大叔。“这是我妻子长眠的地方,她小我近二十岁,可却比我先离开人世。一颗子弹,一柄刀剑,一场车祸,或一次心肌梗塞甚至一个浴盆都可以要人的命。”他缓缓地说,声音深沉,比风中的落叶更沧桑。“无论一个人多么强大、英勇、坚强,总有死去的一天,同样无论一个家族多么强盛,如果不谨慎的话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而现在正处于十字路口,大叔没将心中所想说出,只是静静地聆听。

“聪明的人总是喜欢沉默,而你是其中之一。”老科恩用灰白的眼球盯着大叔,“你听说过匿名者吗?”

“是个黑客组织?”K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我倒是希望是,可惜的是这是个杀手组织。隐蔽、强大、高效,近两年突然兴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

一个新组织。“他们从属于哪个家族?莱尔德还是沃尔夫?”从斯科特的嘴里他听出这个组织并不隶属于科恩家,而又不在天眼旗下,只可能是剩下的两家。任何杀手组织都要依附于四大势力之一,否则没有庇护,没有支持,甚至没有任务,无法生存。

“问题就在这里。”斯科特科恩用手掌接住一片缓缓下落的淡棕色杨树叶,眼睛却仍落在K的脸上。“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甚至不知道他们身处何地,领袖是谁,似乎根本不存在,但又活跃在欧洲各地。就像一个影子,一个幽灵。”

“一个不从属于任何势力的杀手组织?”大叔感到疑惑,“他们如何获得任务,拿到酬金?如果躲避警方和当地政府的搜捕?”你想要一个人死必须找到四大势力之一,没人敢私接暗杀任务。如果你要除掉某个重要的人物则必须通过天眼,所有B级以上任务都必须由天眼发出,而A级任务只能由四大刺客家族直接执行。这是暗杀界的常识。

斯科特•科恩把玩着手中秋叶。“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时代变了,宾。不再是十年前你所熟悉的年代,现在一切都变得太快,变得陌生。他们依靠互联网获取任务,有一个经过加密的网站,如果你想要一个人死,就在网上刊登一幅广告,上面有任务目标。匿名者会进行回复并根据难易度所要酬金,当收到酬金后就会安排人去执行。可怕是这还不算,他们允许多人一起支付,只要钱总数够就可以。也就是说……这是个众筹刺杀组织,直接面向平民,任何人都可以发布任务。”

“匿名者颠覆了整个暗杀界。”大叔不得不承认,风变了。

斯科特引着大叔向墓园深处走去,“血玫瑰”伊斯普于老人身侧随行。越往深处环绕围墙的树木就越粗壮,一根根深褐色树枝像一双双伸出的手臂将天空遮蔽。老斯科特在一块墓地前停住,“这是我为自己留好的位置。”他对大叔说,“这不太吵闹,我已经被烦了一辈子,可不想死了还被打扰。墓志铭还没想好,也许我会刻上一句离我远点。”老人干笑了两声。

他已时日无多,也许还能活上五年,或是七年,可对于被病痛折磨的老人来说没什么区别。大叔继续保持沉默,接着看到有人来到墓园门口:一头黑色卷曲的长发,胡须下有着精致的下巴和一对棕瞳,是卡尔•安东。他对守在铁门外的罗里低语几句,随后取代他守住正门,而罗里•盖冈快步踏进墓园,来到大叔和斯科特面前。“先生,我哥哥那边传来消息。”

坏消息。大叔从他不快的脸上就可以得出结论。斯科特同样也看出来这点,“说吧,看看究竟有多糟,我没什么可隐瞒处刑人的。”

“是关于少主皮特的,我哥哥弗兰克带人护送少主到圣十字大教堂附近时,被一队骑士团追兵赶上。“夜鹰”杰夫爵士率队发动袭击,在夜鹰的狙击枪掩护下,骑士团的突击队员发起冲锋,弗兰克率领的由二十名直属刺客和四十个卫兵组成的护卫队损失近半,三分之二车辆被毁,大部分死于杰夫•艾德伍德的狙击步枪下。要不是驻守在圣十字大教堂的史丹•马丁和‘外科医生’林肯派人接应,恐怕会全军覆没。皮特被流弹击中,但没生命危险,子弹贯穿手臂,只需休养几日就可再上路。”

“夜鹰杰夫,”斯科特皱纹堆垒的脸显的格外平静,“这么说圣十字城将最后的力量也派出来了。史丹在大教堂有多少人?”

“大概二百人,包括外科医生在内的史丹的直属部下是六十人,剩下的大部分来自于其附属势力:胜利兄弟会、夜鸦团和地狱天使,以及一支不到二十人的华裔队伍,似乎是竹联帮的分支。”

“让史丹•马丁派二十个人给弗兰克,通知沿途的各个据点准备提供庇护。让你哥哥沿大路回来,时刻处于我方势力范围内,别怕绕远,我想处刑人也不会在意多等上几天。”他转向大叔,露出一个深沉的微笑。

“没错,保证皮特的安危是首要目标。”K赞同道。

他们在太阳没入城堡外的树林前赶回,一路上没人再说话。回到住处,大叔唤来服务生和胖杰瑞告知他们皮特遇袭的经过,以及将继续逗留在此。服务生表情阴暗,他不喜欢这个地方,虽然有高墙和卫兵,并地处西境腹地,但仍让他感到不安。哪里都没家好,大叔理解他的不安。胖杰瑞则恰恰相反,他爱上了风吟堡的烤鸡,哪怕住上一个月他都不在乎。

每多呆一个夜晚就多一分风险,但只要能让斯科特出兵对抗骑士团,多大风险都值得承担。大叔将目光转向窄窗外的树林,夕阳已完全沉入深色林海,只留下无数道暗红的光,逐渐变淡,最后归为黑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