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五)

3

夜色更浓,长风更厉,风吟堡高塔上的巨钟隐约作响。城堡大厅内却出奇安静,不知何时服务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警惕地看着对面的罗里•盖冈和另外两人。就连胖杰瑞都止住吞咽鸡肉,偷偷瞥向台上的情形。空气似乎变得凝重,透着寒意,每个人都屏住呼吸。

“但是我拒绝了。”略有嘶哑的声音从老科恩嘴里传出,“我拒绝了影子集团的提议,因为天眼倒下后他们绝不会让任何古老家族执掌黑暗世界,他们需要的是新世界、新秩序、新势力。也就是说无论天眼、我们或是沃尔夫家族和莱尔德家族都是被铲除的目标。”

他的声音又涩又干,可大叔认为这是他今天听的最好听的声音,情形没想得那么糟,科恩家族仍旧是天眼的盟友。他将手从刀柄上移开。“如您所言,拒绝影子集团后的代价就是皮特被俘?”

“没错,我唯一的继承人。”斯科特•科恩啜饮了一小口红酒。“他们想用我的儿子来要挟我,让我按兵不动,看着天眼城沦陷,沃尔夫家的冬堡坍塌。我爱我的儿子,虽然表现的不太明显,可事实如此。但家族的传承更加重要,科恩家族血脉不能在此断送。坚韧、忍耐、专注、顽强,我们族语里可没有屈服。”

他没说唯一的儿子,大叔心想,也许还有其他私生子?只要获得科恩家的全力支持,骑士团绝无法击溃天眼。

“他们自以为成功了,却低估了我的能力。”斯科特继续道,“影子集团以为唬住了我,认为我太老,老得已经懦弱。没想到我会倾尽全部精锐力量去营救皮特,而很快一切将会有结果。”

问题是好的结果还是坏的,从时间上看如果此时没堵截到押送皮特•科恩的队伍,明天小科恩就会被关进圣十字城。一旦进入那座雄伟坚固的堡垒,就没人再救出他。

风吟堡的主堡大门再次被推开,冷风灌进,摩擦地表,高塔上钟鸣声更甚,一声声传进大厅内。大厅入口的石砖地面被月色和室内灯光染成淡金色,一个身影快步踏进,长靴踏在砖地上发出噔噔声响,卷曲的黑色长发在穿着褐色夹克的肩头跳动。他几乎小跑着从罗里•盖冈和服务生等人所在的长桌旁经过,看都不看一眼,径直向斯科特•科恩所处的圆桌走去。伊斯普从老科恩身边离开,绕过圆桌迎向那人,带着白手套的左手习惯性地背在身后。

来人大叔见过,他之前曾与盖冈兄弟、霍根•韦恩和林肯•史丹一起陪同科恩来过天眼城,那天细雨将他长发淋湿,紧贴在额头上,露出一对锋利的眼。今天他卷发蓬松,眼神却依旧犀利,似乎闪着利芒。他在大厅上层石阶前停下,小声与伊斯普•斯科恩嘀咕两句后就转身离去,经过长桌时斜瞥了服务生一眼。女管家随即返回科恩身边,俯身耳语几句。老斯科特眼睛突然一动,皱纹堆积的脸上骤然轻松,最后不苟言笑的嘴角居然向上略微抖动。看来是好消息

斯科特将身体后倾,靠在红皮革包裹的软椅背上。“弗兰克成功了,在银翼抵达圣十字城之前成功将其拦下。当然也多亏天眼的帮助,钢拳带人事先伏击并拖延了足够的时间让弗兰克•盖冈有机会赶上围攻。邓肯•布罗德成功突围,这家伙命够硬,但没能带走皮特。现在我儿已踏上回家的路,由弗兰克亲自带领风吟堡的卫兵护送。”

“太好了!真为此感到高兴。”大叔发自内心地说,最近一切都很糟糕,他太需要有好消息。“我明天就动身去和弗兰克汇合。”他实在不想在途中再出什么岔子。

“不必了。”科恩的目光重新停在大叔身上,“我会让伊斯普通知沿途的各个分部与附属组织,让他们确保皮特一行的安全,他们会感到荣幸,这是在西境。”他顿了顿,“处刑人,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谈,与影子集团作对并非明智之举,我们要做好准备来迎接即将到来的飓风。”

一个足以摧毁风吟堡的飓风,大叔心中暗想。“天眼愿意为盟友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您不会单独面对影子集团。不过首先想请您出兵对付圣十字骑士团,目前天眼与北方的沃尔夫家族牵扯住了骑士团的主力,圣十字大教堂目前又掌握在您手中,只需要打下白塔堡,目前围困南方天眼前哨站的骑士团就会被孤立起来。到时挽歌带人与西军前后夹击骑士团必然溃散。圣十字骑士团作为影子集团的利刃与尖牙,将其击败后便可以迫使影子集团重新评估事态,极有可能回归从前的平衡,至少不会以为可以轻易摧毁四大刺客势力。”

斯科特沉吟着,烛火映出的橙光在他苍老的脸上游动,像水面上荡起的金色波文。良久,他终于开口:“科恩家会出兵,我会让疤面围困白塔堡,光凭他们想打下那座堡垒不太可能,不过等林肯•史丹的人抵达后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会在骑士团援军到达前拿下白塔堡。”

前提是史丹不先和疤面打起来,大叔对此表示怀疑,他二人可从来不是一对好搭档,无时无刻不在彼此算计,可能一有机会就会将对方置于死地。好在他们都不蠢,知道何时该住手。

当餐桌上的粗大白色蜡烛燃至三分之二时晚宴结束,之前给大叔倒过酒的酒侍与另一名女仆将酒杯餐盘撤下。“伊斯普会安排你们住处,等皮特回来后我们讨论接下来的计划,与风吟堡的继承人达成共识能给天眼带来好处。”老科恩缓缓道。

也能保障你的安全,大叔心想,将城内大半人手派出营救小科恩后风吟堡防御薄弱,虽然有罗里•盖冈与卡尔•安东坐镇外加“血玫瑰”伊斯普但仍难以令斯科特安心。将他留在城内毫无疑问可以让防御更加稳固,而大叔也决定留守直至小科恩一行归来,作为联盟的回报。

在伊斯普•斯科恩带领下,大叔一行人从大厅后方的边门进入通道,沿石阶步入二层。在第二层入口有一扇铁栅栏和一名守卫,他见到血玫瑰后立即将铁栅栏门打开,让众人通过。堡垒二层有会议室、医疗间和客房,斯科恩小姐安排大叔、服务生和胖杰瑞在西面的客房住下。大叔特意要了间贴着古堡正面墙壁,带窗的房间。这与他在天眼城的居室相似,只是没有那么宽敞,石墙中的长窗也更加狭窄,但室内装饰豪华。地面由毛皮覆盖,踩上去蓬松柔软,雕刻精美花藤的纯木床体和真皮包裹的床头看上去无比舒适。可最让他满意的是立于墙角的刀架,足够将匕首挂在上面。

服务生与胖杰瑞分别住在隔壁和对门,保罗?•冯特对自己的房间也颇为满意,胖杰瑞似乎对此感到无所谓,他又请伊斯普安排人送来两瓶啤酒和半只烤鸡,并大声称赞风吟堡的厨师是西方最好的。大叔进入自己房间后将暗夜、秋水、春雷三刃一一拿出,排放在靠窗的木桌上,用磨刀石进行打磨。暗夜刀的黑色刀身被油布擦拭后更显光泽,这把啜饮了无数鲜血的利刃代表着死亡与不详。正当完成一切准备将匕首挂在刀架上时,传来敲门声。

那不是服务生或胖杰瑞,服务生敲门更缓慢而杰瑞更重。房门开启后大叔见到一张白净的脸,和一双明亮眼眸——是血玫瑰,她来这做什么?虽然对方来意不明,K仍将其让进屋内。这是科恩家的屋檐,他时刻记得。伊斯普进屋后立即看到摆在桌面上的一排匕首,从棚顶吊灯投下的昏黄暖光使刀身更加明亮。

“你试图用其中一柄匕首刺杀科恩先生?”血玫瑰突然开口,内容突兀,直接。“或是想劫持先生。”

“科恩先生是天眼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邀我共享晚餐,与我们共同面对敌人,我为什么要对西部之主怀有恶意呢?”大叔在靠近桌边的位置站下,从这里他可以随时抓起匕首。

“你来告诉我,处刑人。”伊斯普的眼角瞥向桌上的匕首和大叔背在身后的一条手臂,“或者说出你们来此的目的。”

“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对科恩先生没有任何恶意,相反充满了敬畏,心怀感谢。在餐桌前你也听到了,我们达成了共识,古老的同盟再次连结。”

“我不聋,”伊斯普说,“我听到了你和先生后半段的谈话。可我也不瞎,在此之前你眼神闪着杀机,虽然很短但我不会看错,因为我和你一样,我知道动手前人的眼睛里会流露出什么。并且沿途你留心周围的建筑、岗哨,在杀手准备夺人性命时才会规划撤离路线,没错吧,处刑人!”

她真厉害,比想象中更能干,大叔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才能和观察力,也许比不上自己的导师艾玛•阿克曼,可在当代绝对是一流的好手,甚至可能强过“糖果炸弹”黛西。当然黛西对此评价肯定不会服,他无奈地想。“我来此的目的是想确保科恩先生的安全,我路上所见是风吟堡的空虚,没错,这是座坚固的堡垒,但需要有人来把守。如今的风吟堡连一百个普通骑士团成员都抵挡不了,更别提精英突击队和骑士了。”

伊斯普冷笑了声,很少流露表情的冷峻面孔上的笑容美丽而又危险。“骑士团全加起来不过两千多人,黄金剑斯特朗带着四百人在北方被银狼拖住,双枪鲍伯的三百人正与东部的莱尔德家族对峙,四百人和杰夫•艾德伍德与你们的送葬人打得火热,六百人分布在与西境相连的各个据点和堡垒中,骑士团团长巴奈特•维克多要用仅剩的三百人守住圣十字城、灰城堡和废堡,以及境内的十几个据点哪里有能力对风吟堡造成威胁?”她双眼紧盯着大叔不放,像是咬住了猎物,“在我看来城内最危险的就是你。无论你曾经想做什么,以后计划做什么,都别再对科恩先生打任何歪主意,否则我保证那是你做出的最后一个错误的决定。”

血玫瑰深色小西装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外,可她的话语却似乎仍在屋内盘旋,犹如一把利刃悬在上空。大叔有些钦佩她的眼力和忠诚,也很庆幸老科恩没与骑士团和影子集团达成协议,否则他和他的人几乎没机会走出这座城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