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四)

4

这几个月是艾丽娅记忆中最开心的时光,她喜欢听艾伦讲述王国各处的趣闻,喜欢艾伦把用柳枝和鲜花编成的花环戴在她头顶,喜欢艾伦宽厚的胸膛和温柔的声音,喜欢艾伦扶着她光脚踩着小溪中光滑的石块行走;有时艾丽娅会央求骑士把她放在肩上,这样她可以看得更高、更远。她喜欢艾伦。

秋风初起时天空变得更宽广更湛蓝,像艾丽娅迷人的眼瞳一般深邃蔚蓝。女孩柔顺的金发散在艾伦的绒线马裤上,她喜欢躺在艾伦的腿上仰望骑士棱角分明的脸庞。从这个角度看艾伦似乎更加英俊、高大,他似乎什么都懂,无所不能。潮湿的风从河畔吹来,湿润了野草和大地,老樟树沉默不语。

“艾伦,”不知从何时起艾丽娅不再叫他骑士先生,“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艾伦先是一怔,然后笑了起来,笑纹弄乱了他整齐的黑胡茬。“是不是昨天的土豆汤不新鲜?”艾伦边笑边摸艾丽娅的额头,“还是你发烧了?”

艾丽娅猛地站起,额头却不小心撞到了艾伦的下巴险些跌倒。“我是认真的。”女孩一边揉发红的额头一边一本正经地说。

“等你长大后再说吧。”艾伦保持着寻常的微笑。

“我已经决定了,”艾丽娅丝毫不肯退让,“一定要嫁给你。”

艾伦笑着在女孩身边坐下,艾丽娅趁机快速在艾伦脸上吻了一下。“这是誓言之吻,已经生效了。”

“天啊,你哪里知道什么叫誓言之吻。”艾伦笑的更厉害了。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婚礼的誓词。神父、农夫、士兵、铁匠、圣母,经由这一吻献出我的爱……”

“我答应你,”艾伦打断了女孩拼凑的誓词,“不过得等你长大后。”

艾丽娅快速跳进艾伦的怀里,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打转。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艾丽娅和村里其他的女孩不同,她喜欢让自己保持整洁,她有着贵族家里女孩般白皙光滑的皮肤和闪亮的金发。毫无疑问她是村里最美丽的女孩,艾丽娅曾经怀疑自己是某个贵族的女儿被寄养在乡下。而终有一天会有骑士来接她回到家族的古堡,那里有温暖的壁炉和银制的餐具……虽然儿时的美丽幻想早已破灭,这个骑士并不能带她回城堡,可艾丽娅仍感无比幸福——有什么能比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更令人高兴呢?

夜风带来了黑色的消息——至少对艾丽娅来说是的——传令兵在夜晚伴着犬吠声进入驻守的营地,他手持着印有晨星城领主罗伊•斯塔特侯爵徽记的文书。前线传来了胜利的消息,格兰特大军已经退回南境,可艾伦却高兴不起来。最下面有新的决定,将有一只远征军奔赴西境讨伐格林、卡斯特、波图尔等家族直到他们投降,宣誓效忠新的国王。艾伦的队伍在西征军之列。

大军会在五天内出发,也许更早。艾伦不知如何跟女孩说,此时艾丽娅大概正躺在床上哼唱今天新学的民谣,那是艾伦家乡的歌谣,讲述的是上古女神为爱放弃永生的故事。
艾丽娅在第三天得知部队要离开的消息,她并不傻,连续两天看到有成队人马跨过姊妹河奔赴西方时就想到了。而今天她发现大熊不再去酒馆吵着要吃烤鸭子、斩手者凯尔也没来教罗瑞克用剑……艾丽娅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像往常一样,今天艾伦仍在古树下为艾丽娅讲故事,可女孩明显心不在焉。
“你们要走了,是吧?”在故事的结尾艾丽娅突然发问。
“你已经知道了啊。”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艾丽娅盯着艾伦问,表情凝重。
“打算吃晚饭的时候说……”
“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好说,顺利的话一年,也许是两年。”
“你不会回来了是吗?”艾丽娅打断骑士的话。
“不,我会回来的,但在这之前必须履行使命,我宣誓效忠于国王和侯爵大人。”
“骗子!”艾丽娅再也忍不住,泪水像雨中顺着柳叶尖滑落的雨滴般润湿了清澈闪亮的蓝眼瞳。她死死抓住艾伦的上衣角仿佛一撒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我会尽快回来的,”艾伦用手抚摸着女孩的金发,“等大军迫使西境诸侯投降以后……”
“你得向我保证。”艾丽娅边揉眼边说。
“我保证,”艾伦说着拔出了跨在腰间的宝剑“晨曦”,“我以晨曦起誓。”宝剑上的银色水晶在阳光下格外显眼,在地面幻化出七彩光芒。
艾丽娅扑到艾伦怀里大哭,泪水把骑士的上衣浸湿。“我不想让你走。”女孩啜泣着。
“我知道。”
“我会想你的,”女孩呜咽着,“我现在就想你了。”
“我知道。”艾伦在艾丽娅的头顶吻了一下。
“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回来?”艾丽娅仰起头用微红的眼睛看着艾伦。
艾伦折了一根粗壮茂盛的柳枝插在河岸旁的老樟树旁,“等它长的和你一样高时我就回来啦。”
“真的吗?”女孩止住了哭泣。
艾伦一边点头一边摘下挂脖子上的戒指,“这是我母亲给我的,她希望我能平安归来。”他说着把戒指放到艾丽娅掌心。“而如今我把它送给你,希望能保佑你。”
艾丽娅把挂着戒指的项链带好,“等你回来时我会把它还给你,”她依偎在艾伦身边道。“而你需要用一枚新戒指来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