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三)

0

晨星城的蓝底银色流星旗在烈风中疯舞,发出震耳的声音。艾丽娅坐在晨星城骑士的高大战马上,她蜷缩在骑士的怀里,紧紧搂住马脖子,她听别人管这名年轻的骑士叫“艾伦”。艾伦看上去只有二十岁,也许是十八岁但绝不会再小了,他穿着精钢打造的铠甲,胸前刻着斯塔特家族的流星纹章,上细下宽的护鼻边缘雕刻了精美花纹,胸甲和胫甲上的擦痕证明他不止一次奔赴战场。

艾伦本并不同意带着这两个孩子一起走,可罗瑞克说出要还马的事后一个外号叫做大熊的魁梧男人突然大笑起来,大肚子随着豪放的笑声不住颤动。他用一只大手胡乱摸了两下罗瑞克乱蓬蓬的脑袋。“这个小子很有种,带着他们吧。”大熊说着就把男孩抱上自己的暗黄色战马。接着艾丽娅也被英俊的艾伦抱上灰色战马,虽然戴着头盔可艾丽娅看得见他闪亮的眸子和整齐黑胡须下的饱满嘴唇。“女孩,你可要抓紧了。”他声音真好听,艾丽娅耸着肩膀想。

他们一行大概有五十人,哈里森带了十个城市卫兵,其他四十人则是晨星城的骑兵。队伍没在旅店停歇,后面有人会去归还马匹拿回艾瑞克的驽。过了姊妹河不久马队的速度骤然加快——他们看到了不远处升起的阵阵浓烟——那是村子的方向。

在快到村口时艾丽娅看到了熊熊的烈焰和燃烧的房舍,强盗们正与卫兵和村民在小巷里搏斗。在离村较远的地方有两个中箭的强盗尸体,再近些又有一个。将近十个孩子只射死一个人?艾丽娅知道村里的少年们绝射不中远处奔跑的人。她看到了村头房顶上弓箭手的尸体,他叫罗蒙或者是罗克,艾丽娅没记住他的名字。可弓箭手身边的孩子她认识,那是胖杰克,他胸口被箭矢射中。可怜的孩子,他只比艾丽娅大两岁,他干嘛爬到房顶上瞄准?杰克肥胖的身躯成了强盗的好靶子。

马停住了,艾丽娅和罗瑞克被放下马,他们即将冲锋。“留下两个人照看孩子,”艾伦说,“大熊你带十五人从左翼支援卫兵们,哈里森爵士请你带人突击村口,凯尔会带十五个人跟着您。其余的人跟我来!”艾伦边指挥边拔出腰间的长剑,这柄剑与艾丽娅见过的不同,它更宽、更长。剑身底部与剑柄连接处镶嵌着银色水晶石,发着冷冷寒光。

“为了夜鹰堡!”哈里森第一个冲向敌群,挥剑砍倒一人。“为了晨星城!”大熊挥舞着战锤加入战斗,他沉重的巨锤将强盗脑袋连同头盔一起砸扁。“为了斯塔特侯爵!”艾伦带着剩余的人直奔后队——那是强盗首领所在的位置,也是他们逃往山林的退路,艾伦打算将强盗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突如其来的援军让毫无防备的强盗们吃了大亏,只是一次冲锋就有十多人丧命。接着是第二次冲锋和下马战。凯尔手持双刀专砍人手腕,强盗们裹着兽皮的木盾在大熊铁的锤面前显得脆弱不堪,哈里森爵士也越战越勇。强盗们人数虽多可已经开始溃散,只有少数人继续抵抗。艾伦带着骑兵切西瓜般对溃逃的强盗进行追击,锋利的宝剑左劈右砍斩杀敌人,直到他被巨斧打下马。

打翻艾伦的是一个身高近七尺的高大汉子,正是他手中的双手巨斧砸中了艾伦。虽然这一斧已被长剑挡下,可巨大的力量仍带着宝剑砸在艾伦的胸甲上,把他震下马。艾伦落地后原地打滚躲开了大汉的第二斧,这一斧用力太猛以至于整个斧刃镶进地里。没等他拔斧艾伦就一剑斩向强盗手臂。大汉立即放弃巨斧从腰间拔出长剑与艾伦搏斗。两人在土地上翻滚、跳跃,左突右刺,横劈竖砍。起初巨汉凭借身高力大占据优势,可缠斗一番后渐渐体力不支,眼看部下们溃不成军他也无心恋战,只想一剑劈死艾伦后逃跑。又斗了几回合艾伦躲开他迎面劈来的一剑快步向前贴了过去,那大汉再回剑防御已来不及,艾伦的长剑直接刺穿了他喉咙,血顺着剑锋洒了一地。

剩下的战斗变得简单,四散溃逃的强盗们或被杀或投降,哈里森把强盗头领的脑袋割了下来,他真打算把人头挂在城墙上。村里的十名士兵现在只剩下四个,到第二天变成了三个,巴特队长没能撑过去。天刚亮哈里森就让人带着战死士兵的遗体和被俘的强盗赶回夜鹰堡,艾伦等人则继续驻守在村子外。在昨天战斗时艾伦就发现这不是一伙普通的强盗,他们当中混有士兵,强盗可没有城堡铁匠铺才能打造出来的精钢长剑。姊妹河现在是格林家进攻夜鹰堡的唯一屏障,艾伦认为在下游的战斗结束前这里绝不能撤防。

于是晨星城的队伍在姊妹河旁扎营,艾伦亲自带人帮村民重建房舍。艾丽娅更喜欢去老槐树那儿了,她可以看见艾伦训练士兵们,摘掉头盔的骑士更加英俊——一头浓密的修剪整齐的长发配上银灰色的披风。这是艾丽娅见过的最英勇的骑士,就像歌谣里唱的那样“骑士骑着战马踏着长风,他们在破晓前出发驱走黑暗,他们在黄昏前归来保护王国的子民……”也是最温柔的,艾丽娅心想,至今她还记得艾伦在她耳边说话的声音。

艾伦发现了老樟下呆坐的女孩,他为女孩带来了新烤的面包和一碗热肉汤。“脚还疼么?”艾伦问。

“啊……”艾丽娅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紧张得要死。“还好吧,只是擦伤。”

“这附近有的野花是带毒的,我这有学士给的药膏。”艾伦说着向艾丽娅递出右手,“不过得等清洗伤口后才能敷上。”

艾丽娅拉着骑士的手在河边的大青石上坐下,艾伦蹲在一边把女孩的小脚放入清澈的河水中。艾丽娅很难为情,早知道就穿鞋来了,女孩心想,这样就不会把脚弄得这么脏。缓缓流淌的姊妹河带走了她脚上的泥泞,仿佛也带走了疼痛。河水是清凉的,骑士的手却很热,仿佛把脚藏在壁炉边的地毯里一般。上完药膏艾伦用布带将艾丽娅双脚包好,把她又抱回到树下。和在马上不同,艾伦没穿铠甲的怀抱更加温暖,艾丽娅可以听见他有力的心跳。

“骑士先生,”艾丽娅仰着头问,“能请你陪我坐会儿吗?”

“可以啊,”艾伦在女孩身边坐下,“可是你得唱歌儿给我听。”

艾丽娅笑了,她歪着脑袋靠在骑士胳膊上,哼唱起动听的歌谣。甜美的声音在树枝间缠绕,伴着姊妹河水流淌的声音飘向远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