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六)

2

天眼城外的环形山在入秋后仍保持着点点绿色,听西獠牙塔的守卫胖汤姆说即使到了冬季山上的松木林也会保持生机。可夏雪对冬天的山脉并不感兴趣,她只想知道大叔的近况,于是每天缠着黛西问。可糖果炸弹的答复总是一样:“他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不久后就将回来。”大叔特意派回来,负责自己安全的守卫瘦杰瑞也是同样的说法,还有她的师兄威廉•艾克曼,就像他们事先商量过似的。

早餐时威廉取出两个木匣,分别交给夏雪和艾琳诺,说是来自大叔的礼物。害的女孩以为大叔回来了,立即跳起来大喊,当被告知是他们回来时就带在身上的后,显得很失落。女孩们当着师兄和黛西的面将匣盖推开,露出里面的东西——两柄短剑。剑身修长狭窄,在快抵达剑头时才略微变宽,然后迅速变成个锋利的剑尖。剑体笔直、坚硬,剑锋轻薄锋利,中间血槽边缘铭刻精美纹饰一直延伸到护手。护手是一对黑羽,黑色合金张开羽翼向下伸展,以保住用剑人的手。剑柄被刻成螺纹装来增加摩擦力,末端圆球上镶嵌蓝宝石。真是柄好剑!夏雪甚至觉得它不比大叔送给自己的“蜂针”差。

艾琳诺收到的剑与夏雪的相仿,只不过护手的羽翼变成了银色,剑柄末端镶嵌的宝石换成紫玛瑙。艾琳诺同样感到惊喜,虽然她更擅长使用爆炸物和枪械。“我们的导师在白塔堡附近得到一柄古剑,那是柄少见的好剑,出自某位不知名铸剑大师之手,历经岁月仍然锋利,于是他让杰瑞带回重铸,想送给两位小姐。”威廉看女孩们对礼物感到满意后开口道,“那剑原本分量不小,可要打造成两柄同样长的剑却还差了些,另外以你们的臂力也无法挥动过于沉重的家伙。于是我让人改了长度并掺入合金,在确保牢固的前提下降低重量和尺寸,你们可以试试。”

夏雪将短剑取出,握在手里掂量两下,它比看上去要轻,比戴尔队长的佩剑略短几寸。持剑的手左右晃动两下,接着猛力一劈,带起一阵风,气流穿过羽翼护手发出一阵轻鸣。它比“蜂针”略沉,但经过训练足可以掌握,她又挥了一剑,感受它的长度,可攻击的范围。艾琳诺和夏雪不同,没有立即去试着劈砍,只是略微掂量下就重新放回木匣内,合上盖子。

“好剑通常要有名字,你们想好怎么称呼它们了吗?”威廉面带微笑着问。

“它有着银色的羽翼,叫它银翼?”艾琳诺首先回应。

她的导师糖果炸弹笑了。“这是个不错的名字,可惜骑士团里已经有人用这名字了,是个出名的家伙,我想你不会愿意和那人用同一个名字的。”

“恩……那就叫天使之翼好了。”女孩回答。

“好,收起你的天使之翼吧。”黛西说,然后转向夏雪,“亲爱的,你呢?打算起个什么名字?”

“我称它为馈赠。”夏雪挥出最后一击后将剑用剑带绑在腰间,回答道。“它是来自大叔的馈赠。”

早餐后的时光通常是夏雪一天中最轻松、惬意的时刻,没有训练,没有担忧,唯有思念,一如既往的思念。天眼城三层有个裸露在外的小阳台,青色石柱护栏历经风雨侵袭表面已变得粗糙不堪,野藤从城堡底部一直爬到阳台,将几根石柱缠住。石柱上的扶手原本铭刻雕文,现在已被岁月抹去,边缘处龟裂破损。

夏雪将“馈赠”抽出,仔细掂量,感受剑柄攥在手中的触感。“记住它分量。”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居然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她旋即转身,将剑横在身前做出防御姿势。“反应迅速。”说话的是她的师兄威廉•艾克曼。

“你从我们的导师那里学了不少东西,但想用好剑还远远不够。”威廉从空石门中走出,踏进阳台。他棕色头发修剪后比起刚回到城内时精神不少,“还需要记住它的长度,剑使你的手更长,剑就是你的手。试着砍我。”

女孩犹豫了下,这是一柄锋利的短剑,虽然尚未尝试但她知道可以轻易切开皮肉。“放心攻过来吧,我之前被俘是因为中了埋伏,被四个骑士围攻,你要想伤到我还为时尚早。”

“受伤了可别怪我。”夏雪一剑横砍过去,故意压低剑锋以避开要害,当她一剑落空后意识到自己完全多此一举。威廉边笑边跳着躲开。“出剑速度不错,可惜准头差的远。”

夏雪不再有所顾忌,接连出剑,横劈,竖砍,向前跃进,直刺。从阳台一路打到城堡内,在古堡长廊里对着自己的师兄连连挥剑。威廉像一只松鼠般来回跳跃,轻松躲过全部攻击,口中还不停地进行评判,偶尔大笑露出门牙间的一条牙缝。

夏雪不喜欢他的牙缝,虽然很细小并不影响美观,但就是不喜欢。就像不喜欢他的粗眉毛,和他对自己的轻视。他把我当成个孩子,夏雪不甘地想,继续挥剑,可这次离得更远,手中的短剑不知何时变重。她有些恼了,猛地向前窜起,用力猛劈一剑。威廉轻松躲开,让她扑了个空,身体踉跄地向前抢了两步。威廉身体转动,瞬间贴到她身前,用手掌切中女孩握剑的手腕。原本握剑的右手像过电般酸麻,再也无法攥紧,于是短剑下坠,在落地前被威廉穿着深棕色皮鞋的脚接住,然后向上抛起,被手拿住。

他夺走了我的剑。夏雪懊恼地想,看着他舞出一个剑花,然后将短剑立在身前。剑在他手中像是身体的一部分,稳定,收放自如,无丝毫颤抖。“拿剑准备进攻时让剑尖与你的眼眉在一条直线上,”他边说边向前直刺,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剑刃又直又稳地向前闪动后迅速回撤,“这样才能刺得更准。”

“劈砍时先要调整好站姿。”他继续道,“一脚在前,一脚在后,记得用腰力,而不仅仅是胳膊。”威廉猛地劈出一剑,剑尖从夏雪面前划过,带出一道银芒。他身体随着剑的力量迅速转身,向前踏出半步接着挥出了第二剑,两次攻击几乎没有间隔。

好快!很少有人能躲开这样的攻击,第二剑的位置比前一次低得多,她不知他如何做到的,根本不给防御者抵挡二次攻击的机会。“能教我这招吗?”夏雪脱口而出,马上又感到唐突。

“可以,”威廉将握剑的手倒背身后,只露出个剑尖斜着从肩膀后支出。“但是我不确定这是最适合你的,它太需要力量,这正是你不具备的,但是你更加灵巧,刺击比劈斩更能发挥你的优势。我也是以此让人重铸的短剑,它更尖锐,更细,可以轻松洞穿皮革,扎进心脏。你看血槽。”他将剑重新递给夏雪,“双开血槽,可确保剑身不被血肉吸住,能迅速拔出。”

他比看上去细心得多。夏雪终于发现这点,而且很能干,獠牙塔的胖查理说他比“幸运”杰克更厉害,而杰克赢过天眼城的看门人——山洞守卫长“三头犬”庞博利恩。她对三头犬的印象极深,皮帽下有一张阴沉的脸,身上散发着危险气息。这么说来威廉的能耐仅次于天眼城守卫队长戴尔•艾博森,是个厉害的角色。

“导师吩咐我重铸宝剑,并教授你技巧,时代变迁,铁匠越来越少,暴徒越来越多。”他苦笑道,“如今铸剑大师更为稀少,很有幸天眼还有一位,他早已不再打造武器,可当听说是为你铸剑时欣然接受。”

“这位师傅是我认识的人?”她在天眼城内认识的人不少,黛西、胖查理、戴尔队长、城主弗朗西斯•比克曼以及他的侍卫长比尔……但无论哪个都不像会铸剑。

“他长得很壮,”师兄提醒道,“像头熊。”

“黑熊伯恩!”夏雪脱口而出,她一下想起了这位高大魁梧的中年壮汉,和他名为松鼠尾巴的小酒馆,以及那个花园和已经搭好却一直没来得及去过的秋千。此时她发现威廉的粗眉毛没以前那么令人讨厌,笑容也变得更加诚恳。于是她重新将剑擒在手中,“请教我。”她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