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二)

0

被发现了!明明已经非常小心了,可能先前在树后偷看时就已经被发觉。艾丽娅从树影下的草丛里窜出,在树丛里奔跑,向村子的方向飞奔。不能顺路走,艾丽娅知道自己在没有障碍物的情况下绝跑不过成年男人。胡乱支出的树杈和绊脚的蔓藤帮了艾丽娅大忙。卡特在后面牵着马被艾丽娅和猴子越落越远,沉重的双手斧和他笨拙的身躯成了在长满青苔,湿滑地面上奔跑的最大障碍。猴子则灵巧得多,虽然偶尔会被树枝刮到皮甲,被地蔓绊住,可他和艾丽娅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过不了多久艾丽娅必定被抓。她似乎可以想象到自己被捆绑在马鞍上的情形以及看见被烈火吞噬的村庄。

猴子离艾丽娅越来越近,十步……八步……五步。女孩全然不顾被野花茎上尖刺刮伤的小腿和脚下的疼痛,她可以听到身后猴子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几乎可以听见他的喘气声。艾丽娅感觉猴子的手已经伸出,马上就要抓到自己的肩膀。正在这时一支弩箭穿过岸边柳树的枝叶从她头顶飞过,正射在猴子的左肩上。强盗咒骂一声,扭身藏在一颗杨树后隐住身形,他知道这一箭再往下点便会要了自己的命,在不知道对面有几个弓箭手前他绝不会轻易现身。

艾丽娅第一次这么高兴见到罗瑞克,这个外号叫坏孩子的邻家男孩比自己大三岁,是村里最淘的孩子。罗瑞克除了像其他孩子下水玩外还喜欢用泥巴做成方碗往地下摔,泥盒爆裂的声音似乎能给他带来快乐。同样泥土也会把他变得污秽不堪,于是他几乎整天一副蓬头垢面的形象,村里的女孩大都躲着他,怕把身上的衣服弄得更脏。在男孩们学习使用十字弩前艾丽娅没发现过他有什么优点,可得到弩箭后的罗瑞克似乎摇身一变,成了聪明的家伙,至少在射箭上他展现出了一定天赋。在其他孩子还端不稳弓弩的木制架时,他便可以射中三十步外的靶心,在别的男孩刚勉强有箭不脱靶时,他就能打野鸭子回家炖汤。就连教射箭的士兵队长巴特都称赞他是个天生当弩手的材料。

此时罗瑞克仍旧是一头乱蓬蓬的黑发,可在艾丽娅眼里他比平日顺眼多了,毕竟刚刚救了自己的命,也有可能是全村的。

“你怎么会来这里?”艾丽娅问拉着自己跑的坏孩子问。

“你妈妈让我来找你,在村子里她挨家问谁看到了她的漂亮女儿。我知道你准在老槐树下,你最喜欢在那里发呆。不过有时候你哼的歌倒是很好听,别人也唱过,不过没你唱得好。”在确定被射中的男人没追来后男孩稍稍放缓了脚步,“老远就听见你的叫声了。”

“我喊的那么大声吗?”艾丽娅并不觉着自己嗓门大,毕竟女孩不应该大吵大嚷。

“像屠户家杀猪那样哩。”坏孩子又展现出讨厌的一面,“不过这正好提醒了我,让我有时间上好弩箭和瞄准。箭射出去后需要重新上弦、装填才能再射……”每当谈到射箭时罗瑞克都表现得很自信,就连说话的语调都变得一本正经,不像平常那个顽皮的孩子。“他们是什么人?抓你干嘛?”

“他们是强盗!”艾丽娅意识到危险并未解除,“他们要袭击我们的村子,我们要向夜鹰城,要向领主大人求救。”

艾丽娅跟着罗瑞克向姊妹河上游奔跑了不到二里就气喘嘘嘘,她又怕又累,可她知道绝不能停下,女孩在和死神、时间赛跑。在岔路口罗瑞克突然停住脚步。“我们没时间休息!”虽然艾丽娅也很累可她绝不会在这停下。

“不是休息,”坏孩子说,“我在思考……应该往哪边转。”

“笨蛋,当然是回村啊,我们没时间……”对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村子和夜鹰城是两个方向,回村后再让人骑马去城里报信可能已来不及。可此处距城堡也有十多里路程,没有马的话恐怕不比回村后折返回来更快。

“我们应该向南走。”那是城堡的方向。

“可是我们没有马……”

“往南过了石桥不远就有个旅店。”

“可是旅店的人会相信两个孩子的话吗?就算相信谁又能免费为我们跑腿呢?”艾丽娅知道没有免费的午餐。

“不用他们相信,我只需要他们的马……”

“可是我们没有钱去……”天哪!罗瑞克居然想去偷马。“小偷会被砍掉手的!你疯了吗?”

“是小偷被抓到后才会被砍掉手,更何况我是去借。”罗瑞克露出了自以为聪明的微笑。“我会把十字弓藏在马厩里作为抵押,等跟着哈里森爵士带着士兵回村时我就还马。”

罗瑞克很容易在没有马童看守的马厩里搞到一匹棕色小母马,艾丽娅不记得这个男孩会骑马,可看他熟练地牵缰绳、上马才知道坏男孩不只学会了用弩。

温驯的小马载着二人来到夜鹰城,艾丽娅发现游走于城墙上的守卫至少减少了一半。两人将情况禀告守卫,守卫在确定孩子们不是在恶作剧后马上向治安官哈里森爵士报告。哈里森•霍克是个有着整齐黄色胡须的中年人,他结实的身板外罩着锁子甲,绣着银线滚边的披风随着他的大步移动上下起伏。虽然哈里森上次讨伐强盗吃了败仗可他的出现仍让艾丽娅心里踏实许多。

可哈里森带来的消息可不如他结实的臂膀那么可靠。“对不起,孩子。”爵士的脸色和他身上深色的剑带一样难看,“波文大人并不同意派兵剿匪。我们已经抽不出人手,城里现在只有不到三百名士兵,其中大部分是弓箭手。给我二百个弓箭手我可以确保击退任何来犯的敌军,可让我带弓箭手在开阔地带面对敌人冲锋……”很显然守备队长兼治安官对城主波文•佛伦的决定并不满意,可他收到的命令是绝不允许再派一个士兵出城。

“难道伯爵大人就眼睁睁看着他的子民被屠戮吗?大人!”罗瑞克并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该死!孩子,我现在就应该带上手下最勇猛的剑士去把这群杂碎杀光,把它们的脑袋插在长矛上。这群胆小鬼只敢藏在密林里放冷箭、做陷阱,它们羞辱了我,让我失去了十多个好战士。可是你要知道,我听命于伯爵大人。”愤怒的骑士嘴唇颤抖着,握着剑柄的手越攥越紧。“波文大人说在援军到来前绝不能再分散兵力,天知道那群强盗是不是格林家雇来的。伯尼•格兰特的大军正与我们在泰伦河下游对峙,倘若城内空虚格林家只需要五百骑兵就可以在一天内攻下夜鹰堡。”

突然城墙上的卫兵躁动起来。“哈里森大人,我们看到一队人朝我们这边奔来,大概有四、五百人,看不清旗帜。”

“妈的,说来就来了!升起吊桥,蠢货!拿起你们该死的长弓,所有人都去城墙上,快,快!”哈里森拔剑在手大声指挥着守城士兵,“孩子你们先去躲起来。”

“大人,”瞭望塔上的士兵向下喊道。“是晨星城的旗帜,罗伊大人的援军到了!”

“天空之神保佑,”哈里森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孩子,你们的村子有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