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孩和树(一)

0

在绵延数十里的姊妹河与泰伦河交汇处有一颗老樟树,没人知道它的年龄,艾丽娅听村里爱讲故事的老奶奶说她小时候这树便在河边。由三个人才能抱住的粗壮树干判断它已存活数百年。艾丽娅和村里其他的孩子一样喜欢来河边玩,男孩们下河摸鱼,女孩们则挽起裤腿捡拾河滩上被河水打磨光滑的鹅卵石。她们将淡蓝色带着白色碎点和白黄相间多层的鹅卵石埋在泥土里,做好记号后离开,期待明年还能找到它们并挖出来。姑娘们管这个游戏叫“寻宝”,她们小心地找隐蔽处掩埋,以免被淘气的男孩们偷偷挖出来。艾丽娅和其他孩子不同,她并不喜欢彩色的鹅卵石,也不学男孩们下水嬉戏。她只喜欢坐在香樟树下看其他的孩子们玩,嘴里哼着乡村小调或小声哼唱从过路游吟诗人那听来的歌谣。

艾丽娅向往外面的世界,她几乎没离开过村庄,最远只到过二十多里外的夜鹰堡参加集市。第一次见到夜鹰堡高大的城墙时女孩几乎惊呆了,由巨石砌成的坚实城墙上矗立着雕刻着鹰首的塔楼;身穿整齐铠甲披着淡绿色披风的守卫们手持长矛和方形塔盾威风凛凛,钢盔上镶着佛伦家族的展翅雄鹰家徽。艾丽娅还听老奶奶说过以独角兽为纹章的巴雷特家族、以狮鹫为旗的格兰特家族以及把巨熊当族徽的阿克曼家族,据说他们的城主泰勒阿克曼甚至饲养了一只棕熊作为宠物。艾丽娅对村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可惜她没有机会见识到这些历史悠久的家族和他们的古堡,也没机会见识老奶奶说的长着白条纹的马和脖子有一人多长的鹿。她只是个农家女孩,十六岁后父母就会把她嫁人,给一个庄家小伙子生孩子。每想到这里女孩就会感到一丝伤感,她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当艾丽娅十一岁时爱讲故事的老奶奶去世了,她太老了,老得已咬不动硬面包,再也讲不出新鲜的故事来。当她听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在为佛伦领主效力时战死的消息后就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起来。盘踞西南群岛的沃尔特家族与巨岩堡的格林家族等诸侯在国王遇刺的这一年与佛雷家开战,他们支持的是国王的长子,而并非夜鹰堡等则宣誓效忠小王子。战火在王国四处燃起,海盗们趁机掠夺沿海城镇,啸聚山林的强盗也频繁活动洗劫村庄。老奶奶的儿子就是跟随率队讨伐强盗的卡斯特大人出征时战死的。夜鹰堡战事不利,讨伐强盗失败后就再无暇他顾几乎将全部兵力投入到前线作战。村子里人心惶惶。

这是一个明媚的午后,艾丽娅又偷偷溜出村子来到姊妹河边的老樟树下。自从听说附近的村子遭到强盗攻击后父母就再不允许她出村,佛伦领主在村民的苦苦哀求下勉强派出了十名老弱士兵来防守这个离城镇最近的村庄。村里的轻壮年已被征召入伍开往前线,剩下的只有老弱妇孺。年龄稍大些的男孩们从铁匠那里讨到了十字弩,只要瞄的准十几岁的孩子就可以置人于死地,他们将协助士兵们防守村庄。

艾丽娅喜欢河滩上松软的泥土和香樟树散发出的清香味道。此时河边已无他人,艾丽娅可以听见涓涓的河水声和树上云雀叽叽喳喳的吵闹。清风拂面,树叶沙沙作响诉说着沧桑,仿佛整个天地都是她的。靠在粗壮的樟树干上,女孩透过枝叶间隙仰望蔚蓝天空,任洁白柔软的浮云被团起又拉成长线。这感觉真好,艾丽娅闭上眼享受这一切,在她几乎要睡着时听到远处有马蹄声传来。女孩立刻清醒翻身站起藏在树后,她看见从河下游有两人骑马奔来,他们没打任何旗帜。双腿跑不过马,艾丽娅知道这一点,于是矮下身子藏身在树后,希望河边的树林和草丛可以隐藏住自己。

骑马而来的两人速度并不快,艾丽娅在他们到附近时找到了原因——两匹马又瘦又老。他们越跑越慢,在离艾丽娅藏身处不到五十米的位置竟然变成走了。在最前面的人穿着一身兽皮甲,上面还打了两个补丁,一头棕色的头发又脏又油腻,在腰间斜挎着一把豁了口的破剑。后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和前面的瘦小男人比起来强壮不少,头戴铁质半盔,红色的头发从头盔底部散出来披在肩头。在他肩膀后露出半个铁斧,随着他身体颠簸左右摇动。不好!是强盗!艾丽娅没看到夜鹰堡的纹章,而且领主的士兵不会穿成这样,就连守在村里的老兵们最少也佩戴铁环甲和长剑。

快到老樟树时两人速度已放的很慢,艾丽娅在树后草丛里默默祈祷:“上天诸神保佑,让们快些走过去吧,求求你们。”到达树旁时打头的瘦男人突然翻身下马,接着红发男子也下马。看来他们是要休息一下,女孩屏住呼吸希望别被发现。

“离村子不远了,接下来我们应该步行,从小树林里走免得被岗哨发现。”这是瘦男人的声音。

“猴子,你总是这么麻烦,我们应该骑马顺小路溜过去侦查一番就立即撤回。”红发男人埋怨着,“这样还能赶上吃烤野鸭。”

“卡特,老大之所以让我跟着来就是因为你太粗心。我们要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摸清到底有多少士兵在防守,然后回去汇报。被人发现的话增加了守卫我们就白来了。”

他们要袭击村子!艾丽娅几乎要尖叫出来,她强忍着恐惧不敢出声。好在她个子小,能藏身在树影后的草丛里,否则在这么近的距离非被发现不可。等他们离去后我绕路回村通知大家有强盗要来袭,让人骑着跑的最快的耕马去夜鹰城请救兵,女孩心里盘算着。

“好吧,听你的,我们步行穿树林走吧。希望回去的时候至少还能分到点剩下的蜜酒。”

感谢诸神,他们终于要走了。艾丽娅稍稍送了口气,她听见二人动身的声音。

“卡特,你会尝到蜜酒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处理一个小麻烦。”猴子突然太高声音说,“树后面的小猫可是听见了我们的话呦。”猴子说着拔出了腰间的铁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