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三)

0

他们在天亮前出发,大叔多付了一倍的价钱让旅店管理员忘掉他们曾经来过。“拿着钱,或者我赏你一颗子弹。”胖杰瑞临走时向他警告,对自己的威胁感到满意。

车在离开旅馆后沿公路直行,越过边境,驶进科恩家族的核心地盘。他们开了一整天,只中途停下两次,一次是进食,一次是撒尿。胖杰瑞几乎一路酣睡,昨夜的宿醉让他像个婴儿般靠在车后座上,张着嘴,胖脸上和脖子上的赘肉层层叠起,像头沙皮犬。

服务生则显得忧心忡忡,一路上沉默寡言,盯着窗外不停变换的景色发呆,手中不停摆弄一柄锥形匕首,那把干掉“小丑骑士”的匕首。保罗•冯特是个善于思考的人,大叔知道,他现在也试图理清思绪:为什么自己会一再被人算计?是离开天眼太久了还是过于自负?自从十八岁执行任务开始他虽然数次身陷险境,可从未如此困惑,这种不安感如灵魂中的蛀虫,一点点将他吞噬。

车在天黑前驶进一座灰蒙蒙的小镇,从这里已经可以看见远方梯形山顶上的黑色城堡。风吟堡静卧在一座矮山上,背靠矮崖,其他三面被一小片树林环绕。高耸的塔尖直插天际,在淡灰色天空中如一颗颗尖牙啃噬着落日余晖。

车刚入镇就被路障拦住,接着走出三个人,他们手都扶在腰间——显然带了枪。这里看来驻守了科恩家的人,毕竟这是通往风吟堡的入口,就像天眼城外的灰石镇。弗兰克•盖冈派来的司机摇下车窗,和前来盘问的人解释着来历。在经过一阵对话后,带头盘问的人又打了两通电话才示意所有人下车。

保罗•冯特、大叔和胖杰瑞依次下车,弗兰克•盖冈派遣载他们前来的司机被留在外面。守卫会给他安排个住处,让他美餐一顿也许还会找个女人来暖床,但接下来的路要由他们来带领。

“科恩先生请您进堡,接下来由我们护送您过去。”为首的人说,然后打了个手势,马上有人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开过来。“请上车,处刑人。”服务生为大叔拉开车门,K这次坐在副驾驶位置。胖杰瑞和服务生坐在后排。

汽车发动,穿过被黑暗逐渐侵袭的古镇,他们在红顶的石屋间穿行,轮胎碾压在砖石路面上,发出疙瘩疙瘩的声响。这声音让大叔感到烦躁,于是将视线移到窗外,看着高矮不一的砖石房屋向身后倒退。直到离开城镇驶进硬土路后这难缠的声音才消失,车辆前行,天色转暗,风吟堡的黑色城墙逐渐变大,越来越近。

车子驶进城堡正门前的树林,沿林间公路缓慢推进,两旁的树枝在黄昏下变成灰暗阴影,遮盖住大半天空。这儿的树真高,柏树、白杨与松木交错生长,一直延伸到堡垒脚下。古代风吟堡领主会将城堡四周二里范围内的树木砍倒,以防止敌人借着树林掩护袭击。可如今无人看管的林木不停向外扩张,历经百年已延伸到城堡城边。

到达大门时天色已然全黑,堡垒内探照灯亮起,从高塔向下射出。正门石墙上列着八架灯,如今却只有两支是亮的,其中一只正照在他们车顶。门口有两名守卫,一前一后来探查情况。在确认来者身份后向墙头打了个手势,接着大门缓缓开启。

风吟堡的三座塔尖在深蓝夜幕下更显神秘,其中最高的是主堡顶端的高塔,俯视整座堡垒和远方林地。这座罗马时期修建的古堡几经毁灭又被修缮,可始终保留着大多数原本建筑风格,整块石砖堆砌的城墙被泥浆灌注,之后又以水泥加固。城墙上是标志性的方形墙垛,主堡之上的高塔稳坐其后,塔身遍布镂空射孔,再往上是个巨大圆盘和塔尖。仅次于主塔的是鸣钟双塔,塔齿被漆成黑色,上面驻守的瞭望岗哨并非在最上层,因为在顶部塔楼内悬挂着一口巨钟,当西风穿过峡谷袭来,穿过塔楼四壁推动巨钟时会发出振振嗡鸣。

原本的厚板条橡木城门现在换成了由钢铁灌注的巨门,沉重,坚固。“连炮弹都无法击穿它。”城门的设计者层自豪地向老科恩保证,可至今都没试过。希望以后也别有机会试,大叔跨进城堡内时想。堡内另有三人迎接,一人在前引路,另外两名在后护卫,或者说是监视。

守卫引领他们顺石路前进,胖杰瑞似乎对一切毫不在意,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大叔则记下每一座建筑,每一扇门窗,每一个守卫的位置,在搞清一切之前他必须做好面对最坏情况的准备。服务生虽然也竭力控制着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从容镇定,只是效果不佳,他尚无法达到K的程度。

穿过庭院和一座拱桥后来到主堡正门,左右各有一名守卫,当间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女人,二十多岁,黑色长发被束起,露出张饱满圆润的脸,薄嘴唇,眼神犀利似乎在暗夜下透着光。“一个女人?”保罗对由一个女人迎接他们感到诧异。

“小看她的话你可走不出这个院子。”K提醒服务生,“她就是科特家的管家,风吟堡主管,“血玫瑰”伊斯普•斯科恩,西境最强的女刺客,是可以和盖冈兄弟一较高下的顶级刺客。只不过她几乎从不外出执行任务,所以鲜为人知。斯科恩家族世代效忠于科恩家族,据说原本就是科恩家的一个分支,姓氏里也有科恩两字,他们有着同样的血脉。”

伊斯普•斯科恩微微欠身行礼,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平摊在胸前。“血玫瑰”伊斯普,大叔知道她的事迹,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仅凭一副刀叉就杀死了三名骑士团突击队员,里面包括一名骑士。手套被染红,像是在雪地绽放的玫瑰。

“科恩先生正在里面等您共进晚餐,处刑人。”她声音平稳,听不出丝毫情感,面部也无任何表情。

“感谢科恩先生的盛情,斯科恩小姐。”大叔向她点头回礼。

“您可以叫我伊斯普。”她将大叔一行人带进厅堂。宽敞的主堡大厅被三阶石梯分上下两部分,下层摆放两排长桌长凳,此时正有三个人用餐,大叔认得正用手撕开鸡腿的男人——罗里•盖冈,弗兰克的弟弟。与高大魁梧的哥哥不同,罗里是个精瘦的男人,颧骨向平原里的土丘般突兀,眼眉低矮,贴着眼眶向两侧延伸,他左眼眉真长,几乎抵达太阳穴,右眉则被一道伤疤斩断。

他们对大叔一行人的到来并不感到惊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用餐。“请您的人加入我们在下层一起用餐,科恩先生想单独和您谈谈。”伊斯普打了个手势,马上有侍者端来新餐盘和刀叉,盛上炭火烤鸡、浓汤炖牛尾、用橄榄油煎熟的新鲜火腿,配以番茄、胡椒和小茴香。

胖杰瑞显然饿了,毫不在意地坐在罗里•盖冈对面,扯下个鸡翅大口咀嚼起来。服务生则与大叔交换了个眼神,在胖子身边坐下,切了一小块火腿,眼神却偷偷扫视四周,警惕地在每个人脸上扫过。

伊斯普带着大叔登上石阶,来到上层。与下面不同,大厅上层地面用雕绘华丽的彩砖代替普通石砖,左右墙壁上悬挂四幅长条彩旗,从高悬在上的长窗旁一直垂到地面,上面分别写着科恩家的族语:坚韧、忍耐、专注、顽强。四条彩旗,四座壁炉,四个单词。在上层大厅正中位置摆放一张白色木制圆桌,老科恩正端坐在桌后,注视着大叔。

他老了。大叔想,似乎比上次见到时更老,银发变得稀疏,皱纹堆积的脸上写满疲惫,只有眼中依旧闪着灵光。“请原谅我不能起身迎接,每到这个季节我的膝盖都像被骨锯切割,被钢锉打磨,疼痛在折磨着我。”老科恩的声音从干瘪的嘴唇里传出,低沉,平缓,却充满威严。

“您太客气了。”大叔来到桌前,“感谢您肯与我们共享厅堂,提供美酒与佳肴。”他严谨地措辞,此时面对的是掌控整个西部的科恩家主。

伊斯普拉开座椅让大叔坐下,然后绕过餐桌,来到老科恩身边斟了一杯红酒,然后站到他身后。从旁走来一名酒侍,他为大叔也倒了一杯,然后转身离开在靠墙位置站好。科恩的人懂得规矩,很好,接下来的谈话,他不想让更多人听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