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吟堡(二)

4

痛痒的感觉从腹部传来,汽车每颠簸一次就疼一次。伤口已开始愈合,皮肉发痒的感觉就是最好证明。弗兰克•盖冈在经过老科恩同意后派了个人开车送大叔和服务生去西方,现在时局紧张,任何生面孔都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注意和麻烦。

他原本当天就要出发,可身体实在糟糕,在胖杰瑞和服务生的劝说下勉强修养了两日,于第三天动身。一路上车速很慢,直到傍晚才到法国西境。此处是史丹•马丁的势力范围,不必担心被偷袭,但也不想惊动马丁的人,知道他们行踪的人越少越好,于是随意找了处汽车旅馆过夜,准备明日一早进入西班牙。

这是个破旧的旅馆,管理员是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胖子,大叔一行人到来时他正在吃着一根油腻腻的热狗。收过钱后,胖子给了他们三把钥匙,其中有两间是挨着的。盖冈派来的司机很自觉地单独住一间,大叔单独一间,隔壁是胖杰瑞和服务生。

旅店旁边的自动售货机已经坏得不能用,他们只得去路对面的快餐店去弄吃的。服务生将自己和大叔的晚餐打包带走,司机决定在店里吃,顺便看看新闻。和预想的一样,无论是白塔堡发生的交火还是围困圣十字大教堂都被定性为恐怖组织行动,天眼、圣十字骑士团都是不存在的。胖杰瑞一头扎进快餐店隔壁的小酒吧里再也不肯出来,他说要喝个痛快。

保罗•冯特回来时大叔正在检查自己伤口,腹部刀伤已重新结痂,之前被邓肯•布罗德刺穿的肩膀也可以活动,只是不能太用力。服务生将带回来的炸薯条、牛肉汉堡、以及两份意大利面摊在靠墙的平桌上。“您一定饿了。”他边说边拆开包装。

大叔朝他点点头,搬来两张椅子在桌前坐下。“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早起赶路,不出意外的话天黑之前就能抵达风吟堡。”

“先生,您为什么要去拜访斯科特•科恩?他可是出了名的怪脾气,目前尚未救出他的儿子,见面后想必气氛不会太好。”

“我们很有可能被出言羞辱,”大叔不得不承认,“但是必须去见科恩一面,近来圣十字骑士团和西方各势力动向实在奇怪。骑士们似乎掌握了我们动向,而在这种时候斯科特•科恩竟敢将大半精锐派往骑士团势力范围内,这实在不像他谨慎的作风,就好像确定不会有人偷袭风吟堡。”

服务生突然停下手中的刀叉,用惊讶的神情盯着大叔。“您的意思是……”他不太确定,“老科恩有可能暗中与骑士团高层达成了某种协议?”

“我不确定,”大叔说,“这正是我要去确认的事……希望只是我想多了,斯科特•科恩只是太想救出自己的儿子。”

“唯一的儿子,”服务生补充道,“斯科特•科恩也许是个脾气古怪的家伙,但不蠢,也从不屈膝。据说他的心比钢铁还要坚硬,让他向骑士团投降绝不可能。我的猜想是……”他没继续说下去,反而转向望着大叔。

“说下去,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我猜他是受到了某种威胁,骑士团以皮特为人质,要求斯科特拒绝与天眼结盟。而他最厌恶受制于人,再加上独子被俘,愤怒会使人失去理智,即使是他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因此才几乎将全部精锐遣出进行追击营救行动,就像赌徒的孤注一掷。”保罗一口气把话说完。

大叔沉吟了好一阵。“等到了风吟堡我们就有机会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科恩家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失去西方支持我们赢不了这场战争。如今斯科特精锐尽出,很有可能成功救出皮特。无论是营救成功还是皮特被逼入绝境的骑士杀掉斯科特都会与骑士团全面开战。只要确保小肯恩不被带到圣十字城就行。”

他了解那座呈十字形的庞大城堡,内外共有三道城墙,最外围建有八座高塔,第二道圆形城墙上按十二宫位置均匀分布着十二座箭塔,最内的主堡高大坚固是现今骑士团最为雄伟和险要的堡垒。在不动用军队的情况下,没人能攻击那里。其实在漫长的历史中也没哪只军队成功占领过圣十字城。

“为了确保不发生最坏的情况,我将支援小队派往东方了。由钢拳带领,一行七人。”

服务生脸色骤变。“您的意思是必要的话可以杀掉皮特•科恩?”

“当然不是!”大叔的眉毛猛然皱在一起,“看在上帝的份上,谋杀盟友和朋友的儿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可此刻斯科特到底是不是我的朋友和盟友?“我让他们埋伏在距圣十字城最近的骑士团据点附近。倘若邓肯•布罗德逃出科恩家的追击必定要去那里,那是通往骑士团总部的唯一道路。”

在服务生离开后大叔就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窗外天色阴暗,毫无星光,浓密的黑云将大半个夜空笼罩,偶尔会透出几丝月光。这片乌云好像一直跟着他,从离开天眼城开始心中就被阴云笼罩。他开始回忆起离开后发生的一切,从疤面遇袭到白塔堡的双重陷阱,最后是邓肯•布罗德诈败……仿佛一切都在和自己作对,眼前的道路被层层迷雾包围。

大叔是个坚强的男人,他不止一次身处险境,可从未像现在这般困惑,看不清前方,不知所措。而敌人却洞察一切,他总感到有一只无形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透他的心灵。可笑的是天眼的徽记就是一只眼睛,而他现在像个盲人。

这是个偏僻的地方,街对面只有酒吧、快餐店和加油站闪着光,隔几间屋子还有一家超市再远处则是一片黑暗,偶尔有几间民宅显现出微弱橙光。酒吧大门打开,有名醉汉踉跄走出,在快餐店门口吐了一地,引得店内食客投来鄙视目光,甚至还有人破口大骂。街道两旁有几名穿着暴lu的站街女,不停向过往的车辆招手揽客。偶尔有车停下,却始终没人成交。

他洗漱后回到床上,企图理清思绪,开始回忆每一个细节,可直到午夜仍没能想清。大叔睡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胖杰瑞沉重的脚步声,缓慢、低沉、散乱,轻重不一,他喝醉了——就像他希望的那样。一路上大家都很紧张,经历了数次艰险战斗后确实需要缓解下一直紧绷的神经,希望一场大醉后的熟睡可以让胖杰瑞好受些。

大叔又梦见了艾玛,像之前无数次梦见的一样,她站在荣誉堡石墙内透过长窗可以看见半边脸。明明那么遥远,却无比清晰,接下来便是刺目的闪光和尖锐的爆炸,半个堡垒倒塌,碎石将艾玛•阿克曼深埋地下。他大叫着,却发不出声,不停奔跑可离废墟越来越远。他只能眼看着古堡轰然倒塌,无能为力。突然感觉有人在拉自己衣袖,回头一看夏雪站在身后,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梦境中见到夏雪。

她是两年前的样子,个子比现在矮半透,也更加清瘦,眼神中满是关切与怜悯。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拉着自己,轻轻摇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