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圣十字大教堂(完)

4

血珠像漆黑夜幕中的红色流星,顺着刺穿肩膀的长剑涌出,拖着长长的鲜红尾巴在黑色刀身上划过。大叔用“暗夜”架住长剑让其偏历心脏,可肩膀却被贯穿。“银翼”的细长剑端完全没入他身体,刺穿衬衫、血肉。鲜红血液正顺着血槽淌出,更糟糕的是腹部旧伤因剧烈运动已然崩裂,红色透过绷带,将白衬衫染上点点暗红。

邓肯•布罗德情况同样糟糕,左肋上多了血洞,“秋水”将他身体洞穿,但未伤及要害,在最后关头他避开致命伤。血同样洒了一地。两人同时拔剑,大叔缓缓跪下,单膝着地,手中匕首插在布满血点的石砖上勉强保持身体不倒。邓肯副团长则直接坐在地上,单手持剑杵着地面,另一只手按住伤口。两人都无力再战。

疤面、弗兰克•盖冈与霍根•韦恩立即冲过来将大叔扶起,对面的四个骑士团随从也将他们的副团长架起。“算平手吗?”大叔在搀扶下问。

布罗德哈哈大笑,丝毫不理会伤口剧痛,然后猛咳了两声。“明明就是我输了,连受伤的你都不能击败。放心吧,我会交出皮特•科恩,不过必须先放我们出去,我让人把皮特留在教堂门口,让你们能看到。在他身上将安置一枚触发式炸弹,感应器遍布全身,二十分钟后自动解除。在此期间你们得老老实实呆着,有任何接触都会触发爆炸。”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逃跑后引爆炸弹?”盖冈质疑道。

“你不知道。”邓肯副团长笑着回答,脸色苍白,“不过那炸弹不是远程遥控的,你们愿意一试还是要强攻?”

“他本可以将结果说成平局,”疤面在一旁补充,“我实在想不出杀死一个小伙子对骑士团有什么好处,杀了科恩家的独子意味着全面开战。”

弗兰克•盖冈沉吟了一阵,终于做出决定。“好吧,你们收拾东西走吧,滚得远远的,别再进入西部。”

大叔在疤面搀扶下向教堂外走去,圣十字大教堂上雕饰的上千石像无声注视着他们的背影。又有几人从教堂正门走出,他们都蒙着面。皮特•科恩重新被戴上面罩,身上开始缠满线缆和感应器。他们在装炸弹了,大叔回望向可怜小伙子的身影,想起自己的门徒威廉•艾克曼。他身形体态与小科恩一般无二,就连头发都是同样的深棕色,唯有面孔不同:威廉是高鼻梁,眉毛粗重,笑起来会露出门牙间的牙缝。皮特则是扁鼻子,眼睛很漂亮,和他父亲一样不苟言笑。

邓肯副团长的背影在经过小科恩身边时略微停留,然后继续向前,消失在教堂巨大的木门里,被室内黑暗吞没,平整的青石路上留下一串血痕,有大叔的,也有邓肯•布罗德的。他肯定不甘心,大叔在接受包扎时想,在决斗中认输将俘虏拱手相让对邓肯来说算是耻辱。可他今日所为对得起骑士称号和其所背负的荣誉。

这儿没医生,疤面只能用干净纱布对大叔进行简单处理。“刚才的战斗真精彩,”肖恩将纱布头打节,“是你击败了布罗德,是你救出了皮特。”

“我没打败他,只是布罗德不齿与伤者计较。”K并不人为自己赢了,即使是在未受伤的状态下他也不认为有十足把握胜过对方。

“我亲耳听见邓肯•布罗德认输,在我看来就是你赢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你才使科恩获救,与史丹•马丁毫无关系。”

大叔想苦笑,他被疤面送回据点别墅内,躺在一楼房间里的大床上,尽量放松精神和肌肉,让身心得到休息。胖杰瑞此时守在门外,服务生在大叔安排下与疤面一同返回教堂外围,等时间一到就去接皮特回来。“时间没到时绝不要乱动,那炸弹可不是闹着玩的。”在他们离开房间前他嘱咐说,“对方信守了承诺,我们不该拿自己和小科恩的性命开玩笑。”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大叔轻轻合上眼,困倦渐渐袭来,可正当意识模糊时突然决斗时那最后一幕又显现出来。被刺穿的左肩开始剧痛,痛觉随着心跳节奏一下又一下传来。邓肯•布罗德最后一击有些奇怪,原本他只要再拖些时间自己伤口就会崩裂,必输无疑。可对方突然变守为攻,毫不在意“秋水”的进攻变成互相刺中的结局。是他大意了吗?还是体力不支?大叔脑中出现了好几种答案,却不知哪个是对的。不过这已经无所谓,重要的是皮特•科恩即将获救,他的任务完成,接下来就可以返回天眼城,好好养伤,将从山洞获取的古剑重铸,教习女孩练剑……大叔重新将眼睛闭上,再有十分钟,再有十分钟任务就结束了。

约定时间快到时大叔召唤胖杰瑞进来,将自己扶起,他想亲自迎接这个自己历尽艰辛付出鲜血才救出来的西部少主。两人还没走到大厅,就听见外面就骚乱起来,人喊声、叫骂声乱成一团,不停有人从别墅内向外跑动。走到门口时看见几辆车正驶出大门,快速离开。那不是大教堂的方向,出什么事了?

来到庄园大门时他们遇见了服务生,他神色慌张地跑过来,不祥预感涌上心头。

“先生,我们上当了!”保罗•冯特边跑边说,“该死的布罗德耍了我们所有人!”大叔整个心沉到谷底。炸弹没解除而是爆炸了?他脑中浮现出小科恩被炸成一滩烂肉的血腥情形,就像那个死在疤面据点里的骑士团突击队员一样。

“爆炸了吗?我们损失了多少人?”大叔面色阴沉地问。

“炸弹倒是自动失效了,不过——”服务生略微停顿,“留下的人质根本不是皮特•科恩,而是您的门徒威廉•艾克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K顿时思绪混乱,他明明亲眼看见小科恩,就在大教堂门口,那面孔绝对没错。不光是他,疤面、弗兰克•盖冈、史丹•马丁以及其他二十多人全都看见了。被掉包了!他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在往人质身上缠炸弹时一直有两名骑士团守卫挡在门口,一定是那时候用身材体态都酷似的威廉将皮特替换下来。该死!他不该让眼睛离开人质,不该回到据点休息,更不该察觉不到异样。

我太在意输赢了,大叔隐约听见服务生还在说些什么,只是内容模糊不清,他陷入沉思。渴望战胜强者,他想赢,在所有人面前打败圣十字骑士团的副团长、现今最强的骑士邓肯•布罗德。好胜心蒙蔽了我的双眼,他将头仰向天空,仿佛在寻找答案。争强好胜把我变成了瞎子,居然连“银翼”邓肯故意输给我都看不出来。我自以为赢了决斗,却输了任务,一败涂地。

不知何时弗兰克•盖冈也带着人来到大门。“只有二十分钟,他们跑不了太远,我将所有能派的人就打发出去追击了。据道路守卫回报有三辆骑士团的车从北面离开,东面有四辆,南面三辆。疤面与马丁分别带人朝南北两方向追击了,我要去东路,你要跟来吗?”

“这里已是骑士团地盘,虽然银狼在东部拖住了‘黄金剑’斯特朗•克雷文,克莱尔家族的两兄弟也吸引住‘双枪’鲍伯•塔里克和不少骑士团成员,可往东仍有大量敌人驻守。继续追击困险重重。”大叔分析道,“我们需要更多人。”

“三百人正在路上,”盖冈说,他示意手下进车,“五十个来自科恩家族,其他人来自各地附属组织,有黑手党、小刺杀团体、暗杀兄弟会,甚至军火商,就连毒贩和放高利贷的都派人响应。科恩家在西部很有影响力。”

这几乎是能抽出的全部人手,斯科特•科恩有太多据点和俱乐部要防守,还有家族的堡垒——风吟堡。“风吟堡还有多少人?”大叔突然问。

“不超过三十人,骑士团现在四面受敌,他们能守住仅存的四个半堡垒已是极限,绝没空余人手再大举进攻。我们要出发了。”

“我要去趟风吟堡。”大叔短暂思考后作出决定,“你们俩跟我去,”他对胖杰瑞和服务生说,接着转向弗兰克•盖冈。“威廉在哪儿?我需要他们回天眼城。”保护好女孩们。

弗兰克指了指教堂方向就钻进一辆汽车,大声催促司机追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大叔可以感觉到,却不知在哪儿,他需要亲自去确定。车队陆续离开,原本挤满人群的别墅内变得空空荡荡,只有几人留守。在庭院外可以遥望见圣十字大教堂仍旧挺拔雄伟,只是他知道上千天使和圣灵石雕正在嘲笑自己的愚蠢和盲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