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圣十字大教堂(五)

0

雄伟大教堂的高耸双塔沐浴在正午阳光下,即使是在白昼这庞大的建筑仍摄人心魄,石砖因日光照射由浅灰转为灰黄,位于塔身的巨大玻璃长窗上映出天空的颜色,几团脓云在彩色玻璃上游动,从一块到另一块。主塔周身遍布用于装饰的微型小塔,雕刻其上的圣灵浮雕正用空洞的眼神注视着从正门走出的每一个人。

为首的是一位精壮汉子,金色长发盖住额头和小半边脸,披散在肩膀上。亮黑色衬衫外罩灰白长袍,上绣有红色十字架和圣十字骑士团的持盾半跪骑士纹章。挂在腰间的银色剑柄支出长袍,剑柄末端圆球上雕刻一名白须骑士头像,连接着三条双头银蛇形护手,蛇头分别以相同距离咬在剑柄上,眼珠镶嵌红宝石。这柄双刃斗剑名为“银翼”,是布罗德家族世代相传的族剑,象征着家族的权势与英勇。

后面跟着四个人,身体健壮,三个白人一个黑人,同样都是黑色衬衫,衬衫袖口有着白色十字架,左臂上绣有持盾半跪骑士纹章。他们沿青石路前行,眼睛环视围在四周的人群,为首骑士面无惧色。在他们对面弗兰克•盖冈正带着疤面、史丹•马丁向这靠拢,后面跟着霍格•韦恩与外科医生。十多名科恩家的人呈半包围状在身后不远处站立,手中都持着抢。

“很高兴我们能达成共识,决斗是避免无谓死伤的最好办法。”盖冈待走到近前时面无表情说道。

“没错,有时我们需要遵循古老传统,用刀剑来说话,让上帝做出判决。”圣十字骑士团副团长、“银翼”持有者邓肯•布罗德微笑回应,双方在路中段停下。

“胜者带走皮特•科恩。”身材高大的杀手说。

“败者毫无怨言。”布罗德回答。

“不后悔、不耍诈、不食言。”两人齐声说道。

弗兰克•盖冈将深蓝色外套脱去,露出短袖褐色T恤,手臂上肌肉结实,血管高高鼓起。他将绑在背后的加长猎刀抽出,横在胸前。特制平头弯刃猎刀比普通猎刀厚了三分之一,使劈砍时更加沉稳有力。“拔剑吧,布罗德,让我瞧瞧你有多大能耐。”

副团长按在剑柄上的左手丝毫没动,突然微笑起来。“我是同意决斗,但不是和您,虽然您有资格与我一战。”他的话出乎所有人意料,“但我更想和处刑人交手,现在我只想与他一战。拒绝的话,意味谈判破裂,全面开战。”

气氛因邓肯•布罗德出人意料的话语变得凝重,科恩家的手下和骑士团随从们纷纷抬起枪呈对峙状。副团长和盖冈仍保持冷静,但四个骑士团随从神情紧张,隐约有细汗流出,在这种情况下交火几乎无生还可能。科恩家这边虽然仗着人数众多处于优势,但真打起来谁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去。

弗朗西斯•盖冈脸色极为难看,这对他来说是种侮辱,面部因愤怒变得有些扭曲,太阳穴旁的血管瞬间鼓起,眼神变得凶狠、怨毒。疤面见过这个表情,上次在盖冈露出这个神情后把一个人劈成了两截,猎刀从脖子斜砍下去,将整个肩膀斩断,喷涌的鲜血染红了他胸口和半边脸。要动手了,外科医生和霍根•韦恩都将手摸向自己携带的武器,双方人员开始举枪瞄准。

突然盖冈将手向后一摆,示意身后的人把枪放下,骑士团方面也做了同样的事。原本一触即发的大战稍有缓和。“这事我做不了主,”他强压住怒火说,咬字很用力,“得处刑人自己愿意才行。”

“他当然会愿意,我们是一类人。”副团长邓肯似乎很有把握,“让人叫公正之刃出来吧,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一个刺客会拥有这个称号而不是冷血人、杀戮者。让他别费心准备趁我不在时安排人突袭大教堂了,我不会让小科恩离开我视线的。”他说着向后打了个手势,接着从教堂高大正门处两个蒙面人押着个被黑罩蒙头的人出来。其中一人将黑罩扯下,露出张年轻憔悴的面孔,所有人都看清了,那正是老斯科特•科恩的独子皮特。他比印象中瘦了些,眼神涣散,并因怕光将头扭向一边,可这是皮特•科恩没错。

盖冈立即派人通知大叔,在他到来之前双方就站在圣十字大教堂外的平整砖地上,没人再发一言。大叔没让他们等太久,他孤身前来,只穿了件白色衬衫,袖子高高挽起,在两肋、腰间都绑有皮带,上面插着五把长短不一形态各异的匕首。最长的两柄挂于腰间,一把漆黑如墨,另一个更长些,像柄短剑,刀身笔直坚硬,在光照下隐约有异彩流动,每走一步都幻化出夺目光晕。

“终于,终于,我们又见面了。”邓肯副团长脸上的笑意更浓,“处刑人——,不,是宾。”

大叔一言不发双手交叉从腰间抽出“暗夜”与“秋水”,步伐由慢边快。“连招呼都不打吗?”布罗德也拔出双刃斗剑,握剑的右手停在胸前,剑尖越过头顶直指天空,那剑真长。“我知道你想杀了我,因为艾玛•阿克曼,”他继续说,“而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大叔双手交叉直冲过来,到切近时突然分开,左手“暗夜”向下斩击,右手“秋水”直削向布罗德头颅。邓肯副团长上身后倾躲过利刃,长剑自上而下迎击“暗夜”,“嘡”的一声脆响,刀剑撞击后弹开。大叔借反弹力量迅速转身,反手又是一刀,仍旧被长剑架下,他继续猛攻,上攻两刀,下攻一刀,然后转到侧面,如风暴般迅猛。邓肯•布罗德右手持剑,左手用于保持身体平衡,将攻击一一化解,但被向后逼退几步一时落于下风。

“这家伙真强,”疤面开始嘀咕,“那两柄长匕首像长在自己身上一样,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看,他把布罗德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们赢定了。”

“我不确定。”霍根•韦恩回答他的朋友,“布罗德似乎故意不还击,而不是完全落在下风。”此时邓肯副团长正用“银翼”弹开一击斩击,接着长剑围着身体一转舞了个剑花转守为攻,银色长剑在骑士身边快速飞舞,甩出一串耀眼光晕。大叔开始后退,黑刃与长匕首交替格挡,钢铁撞击声尖锐刺耳。很快两个人又回到最开始交手的位置,“银翼”向前连刺三下,布罗德趁机向前踏出一步,可马上被大叔反扑回来,不得不撤回原地,两人攻击速度逐渐加快,金色长发和黑色短发在刀剑织成的光网中不停闪烁晃动。

“他们太快了。”弗兰克•盖冈原本愤怒的脸逐渐爬上惊诧。

这时大叔正用两把匕首卡住刺向自己的长剑。得手了!只需将匕首顺着剑刃滑行然后用力一别剑就得脱手。当他双手用力企图夺剑时布罗德突然顺势俯身,就地翻滚两圈后竟使长剑脱离匕首纠缠。K丝毫没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猛扑上去,双手舞动如飞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下狂扎,无数黑影和刀光朝邓肯•布罗德胸口袭来。骑士来不及起身,用空出的左手撑地,双脚不停踢腾地面,整个人竟侧身旋转起来,握剑的右手涡轮般飞旋,长剑以身体为圆心变成一面钢铁组成的刃壁,如银色羽翼般将大叔攻击尽数阻挡在外。刀剑不停撞击,弹开,再撞击,再弹开,无数炫目光芒闪动。

“上帝啊。”人群中发出惊呼声,这种战斗场面一生中可能只能见到一次。盖冈似乎为自己没同布罗德交手感到庆幸,他实在无法确定自己能在那种攻击下坚持多久。本来围在四周的肯恩家杀手和骑士团随从都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握在手中的枪口早不知对准何处。

随着“铛”的一声巨响,原本互相猛攻的二人突然停止不动,双方人群同时发出惊异的喊声,鲜血飞溅,胜负已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