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圣十字大教堂(三)

0

今天黛西外出,在早餐桌上她就告诉女孩们,也许晚上才能回来,最迟不超过明天中午。她不在的时候有事可以去找伯恩,黑熊受邀将于傍晚前抵达天眼城,一直呆到她回来。黛西很细心,和大叔一样,她会尽全力保护好女孩们。可现在夏雪需要的不是保护,而是一点点自由空间,好让她偷溜进观察者之塔,查阅那本“年鉴”。

几天前她就发现本应被堵死的,连接主堡与观察者之塔的地下隧道居然出现松动,一开始只是个缝隙,然后渐渐变宽,她偷偷过去帮了点小忙,将所有可以移动的碎石都敲了下来,现在那被堵死的隧道已经出现个小洞,四周被坚硬牢固的基石包围。洞口又窄又弯,绝无法让成年人通过,但对于夏雪——一个纤瘦的十六岁女孩来说勉强可以。

在目送黛西离开主堡,穿过红墙,乘车顺着灰色道路消失在山洞暗影中后,她立即拉着艾琳诺朝楼下跑,途中遇见了正在本层巡逻的杰森。“早上好女孩们,这么急着去训练?”守卫向她们打招呼,夏雪只“嗯”了一声就轻快地从他身边擦过,艾琳诺回报他一个微笑。她们顺着石阶一直跑到一楼,拐进长廊,来到拥有地下通道入口的废弃杂物间门前。

她取出K留下的钥匙熟练地开锁,进屋,再把门反锁,这才打开衣柜。

“你确定要这么做?”艾琳诺早已脱掉女仆装,可说话的语气仍旧恭谨。“先生告知我们地道的秘密似乎并不是要让我们偷溜进观察者之塔,他临走前嘱咐过别去那儿。”

“我记得大叔临走前说过什么,好艾琳诺,另外也不是‘我们’,”她朝朋友一笑,“而是我。捣乱的事不适合你啦,叫你来只是帮忙拉开暗门,你知道凭我自己的力量还无法打开。像往常一样你呆在外面就好,无聊的话也可以离开,但记得别关暗门,从里面很难推开。”

“我会等到你出来。”艾琳诺肯定的回答。

“我会把自己记得的都告诉你,一个字不落。”她知道艾琳诺同样对K的事迹感兴趣,还有黛西的,不过她不确定上面是否记录了黛西,虽然她也很优秀。

两个女孩拉住沉重石门两端用力拉扯,暗门被缓缓打开,潮湿的冷气向外涌出,夹杂霉味、泥土气息。夏雪将事先准备好的小电筒衔在嘴里,顺着软梯进入地道。火光从入口向下慢慢移动,越来越深,越变越远。“我看完就回来,不会太久。”最后只从底部传来她含糊不清的声音。

地道内潮湿阴冷,四周散发的霉味愈发浓郁,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对木柱和石梁,用于支撑来确保隧道不会坍塌。夏雪有时会感到好笑,自己像个大老鼠一样不停在地洞内穿梭,先是在恋童者的别墅,然后是天眼城。路上她遇见只真的老鼠,个头不大,有着一对黑眼。它紧盯着夏雪不放,女孩同样盯着它,当她再度挪动步子时老鼠快速逃窜,挤进一个更小的洞里。

地道逐渐变窄,经过一处断裂的木柱后道路完全被堵死,只有边缘露出个窄洞,就是这了。她重新将电筒衔在嘴里,双手把住半截木柱和突出墙体的石块向上攀爬。好在这边地道并不像主堡那么高,她很快就扒到洞口,把脑袋探进去:上面有几块朽木板,上次来时已经被夏雪用蜂针锯断,只需用力一推就散开,露出个窟窿。她先让头穿过,接着是肩膀,像穿山甲一样穿过石洞,胸部和臀部稍有些碍事,它们明显比以前更丰满,不过用力扭动几下还是成功过去了。

夏雪借着手电光亮打量这间屋子:这似乎是个废弃的地下酒窖,碎木桶被胡乱丢弃在墙角,地面的灰尘足有半寸厚;四周墙壁暗淡,杂物被随意丢弃在地面,这已经不知多久没人来过了。她找到楼梯和门的位置,关掉电筒小心走上木制阶梯,将木板的“咯吱”声控制在最小。夏雪将门推开一道缝,发现自己正处于观察者之塔一楼内,不远处就是通往上层的楼梯,楼梯正好将她挡住不至于被门口的守卫发现。

绕到楼梯正面的话必然被戴尔•艾博森发现,天眼城的守卫队长可不是好糊弄的,她只有从侧面爬上楼梯,不能发出任何声响。值得庆幸的是观察者之塔内均为石梯,不过她仍没把握能在不惊动艾博森的前提下完成攀爬动作,她需要继续等待。“耐心是每个杀手必备的品质。”夏雪想起大叔的话,于是屏住呼吸潜伏在楼梯下方暗影里。

终于她等到了机会,城主黑狮的一个手下路过与艾博森先生攀谈起来。夏雪趁机一跃而上,攀住阶梯边缘翻到石梯上,匍匐向前——像小白那样,悄无声息,一直爬上二层。这一层是观察者之塔护卫的寝室,共有四间,最多可住八人。可随着战争打响大部分人被派往前线据点,如今只有戴尔队长一人居住。夏雪继续向上,来到第三层,刚登上石台她就看到一个无门的宽敞门洞,和主堡的大门一般大小,里面是摆满书架的大厅。她发现这一层全部都用来藏书,环形图书室内有几百只支书架,历代天眼学士、观察者撰写的书籍和从世界各地搜集的文献都安置于此。

是时候让我了解你了,大叔。夏雪快速溜进去开始翻找起和天眼历史有关的书籍,顺着书架绕行,快速扫视每一排书脊,脚步轻盈。终于在一个深色木制书架上她找到了一本封面是天眼纹章的厚书。这书有四分之一张桌子那么大,至少两千页,整体被已经掉色的皮革包裹,外罩金制镂空护板,雕刻精美,无数金叶和弯藤镶嵌其上,中央是一只由宝石装饰的蓝眼。就是它了,夏雪几乎可以肯定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将厚重的旧书摊在地面,触摸着金制书面,书槽深长,却少有灰尘。书扉仍旧是画着天眼纹章,那只深沉的单眼。这不是羊皮纸,显然已不是原本,而是后人整理誊抄来的。第一页由天眼创始人、国王杀手、堕落骑士、复仇者让•莫莱所写,伊尔学士整理收录,讲述了天眼创立之初的事迹,并记录着第一代城主、处刑人、送葬人、制裁者的名字,唯独没有学士。可能当时学士并不耻与刺客们为伍。

从书中记载可得知最初天眼只是个小组织,在刺杀法王与教皇后名声大噪,引来不少优秀的人才加入,其中包括当时有名的佣兵组织战友团,和不少落魄骑士。当获得比克曼家的天眼城作为据点后实力激增,这也引来一些领主和贵族的担忧,他们试图剿灭这支以杀人为生的队伍,可前来讨伐的军队统帅总是在半路丢掉脑袋,只剩下一具无头死尸和一地猩红。几天后开始腐烂的头颅会出现在下达命令的领主或君王床边。经过几次后就再没人敢公开与天眼为敌,甚至没人愿提起这个名字。

直到圣十字骑士团出现,由各国贵族支持,从医院骑士团调来精英骑士居伊担任大团长,并从宝剑骑士团与各地领主调来精锐力量组成讨伐军。居伊大团长亲自带队,这是唯一没在半路上就弄丢脑袋的统帅。讨伐军在灰石镇外围遭到天眼与战友团和雇佣骑士的伏击,将近四千人的部队减少到三千。接着双方在环形山下展开血战,雇佣骑士在伏击战和环形山外围战时死了一半,另一半见势不妙调头逃跑。天眼与战友团不得不凭借五百多人抵抗数量六倍于己的敌军,他们在狭长的山洞内厮杀,鲜血染红每一寸土地,死尸将半个山洞堆满。骑士团一共发起五次攻击,只有一次突破山洞看见镶嵌在灰褐山石间的天眼城。不过很快莫莱率人将他们杀回去,大团长居伊战死后骑士团四散溃逃,留下两千具尸体,任凭乌鸦啄食他们的眼球。

天眼方面亦损失惨重,处刑人、制裁者相继战死,让•莫莱丢了左手半个手掌,比克曼城主则要为长子送葬。后续事务大都交由幸存的送葬者主持,元气大伤的双方很长时间内没再爆发大规模冲突,圣十字骑士团从此作为制约天眼存在,受到各国支持并一定程度上可以凌驾于法律。而天眼则不再轻易对领主、权贵下手,减缓贵族们的敌视……夏雪读得入神,仿佛置身于战场,听闻刀剑碰撞声和战马嘶吼,感受到箭矢从身边擦过射中对面奔跑的士兵……直到她被一阵声音打断。

“得到消息了,宾没能成功,好像还受了伤。”一个男人说,话语伴着脚步声从下面传来。女孩迅速将书放回原处,藏身在书架后。大叔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没一点责任?”另一个声音指责道,这是观察者斯坦利•韦伯,她认得这个声音。“你的建议,你的情报,你的结果。”老韦伯继续说道,语气严厉,“你最好祈祷他回来不会杀了你,如果他真要这么做的话,我不会阻拦。”

“先生,您这么说我真难过,我可是竭尽全力提供帮助了。”那人辩解着,继续挪动脚步,声音越来越近。“情报来源于国王的宝冠,他们通常很可靠,提供假消息有什么好处呢?没人愿意与天眼为敌,更何况我们与独眼巨人相处得一直不错,情报内容也合乎骑士团的一贯作风。”

“可还是错误的。”观察者尖锐指出,“国王的宝冠不过是一群盗贼而已,势利眼的窃贼,当天眼城被围时能指望他们伸出援手?告诉独眼巨人他要再不能提供准确情报我不介意换个人去当贼头子。”

“我一定将您的意思传达到。”谈话的两人已经到达二楼半,夏雪终于听出这个人是学士白衣。

“宾怎么样?我们绝不能失去西方科恩家的支持,更不能失去处刑人。风暴即将来临。”斯坦利•韦伯严肃低沉的声音在观察者之塔内回荡。

“伤得不轻,可绝不会危及生命。现在已经确认皮特•科恩被囚禁在圣十字大教堂,他似乎带人前往了。要调他回来吗?以处刑人现在的状态怕是不敌骑士团的军团长邓肯•布罗德。”

“不必。”老三眼犹豫了下,从声音判断人已来到图书室外,“科恩的人不是也在吗?若现在撤回来,营救皮特的事就与我们无关了,凭什么拉拢老科恩?失去西方的支持单凭我们可对付不了骑士团的那些家伙。”他顿了顿,“加派人手,把所有能派的人都调给宾。”

两人停在图书馆门口不再向上。“我们已经没人可派了。”白衣解释道。

“城内是没了,灰石镇还有。留下两个人监视车站,剩下的全派出去,今晚就出发。”

“如您所愿,先生。我这就去安排。”白衣说完立即离去,脚步轻快。

一直藏着书架后的夏雪大气也不敢喘,打算等观察者上楼后再偷偷溜走,她要将这事告诉黛西,让黛西带她去找大叔。她突然想起黛西也不在,那就告诉伯恩!

“出来吧,女孩。”斯坦利•韦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平静、低缓,“藏在书架后面可不是好女孩该做的事,宾没嘱咐过你别来这里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