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眼(完)

5

当夏雪通过阴暗山洞进入谷地时感觉一切都很奇怪,虽然风景优美、红色环形长墙也宏伟壮观,可是……就是感觉奇怪。无论是嵌在山石里的古老建筑还是守卫大门的看守,一切都很奇怪,这座环形山本身就奇怪。和夏雪相比艾琳诺则兴奋得多,她眼睛不停地四处张望,虽然尽量保证头颈不动,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唐突,可嘴里却忍不住一直发问。她问了古堡的历史、红色高墙的由来,甚至路边野花的名字,尽管现在并没有花。

大叔简单给她讲解了古堡的来历和城主比克曼家族的历史,也将天眼组织用她们能理解的方式做了粗略介绍,最后还讲了些他小时候发生在自己身上或亲眼所见的一些轶事。很显然,最后一部分是女孩们最爱听的。在路上他们遇见了“蛮牛”杰森•莱尔德、白衣、“银狼”博格•沃尔夫以及和他形影不离的老管家伯恩•克拉克。女孩们对银狼的印象似乎还不错,礼貌地打了招呼后还报以一笑,这让满头银发的博格显得很高兴。

他们在三楼西侧的一扇房门前停住,这是K的房间,虽经过打扫可仍有久无人居的痕迹。大叔将行李搬进屋内后,一路跟随的黛西带着女孩们进屋。

“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在短暂休息后大叔开口说道,“我要将夏雪收为门徒。”然后又转向艾琳诺,“黛西小姐可以收下你,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愿意!”女孩的回答干脆利落,不假思索。这让糖果炸弹很满意。

“亲爱的,你在这里很安全,并且将学到些优雅并且实用的技巧。”黛西温柔地抚摸了下艾琳诺的长发,显然她对自己新收的门徒很满意。

“我也准备好学习新东西了。”夏雪跃跃欲试。

“我会教你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些事要做,下面我说的话需要你们牢记。”大叔表情变得严肃,“在这里不要乱走,别去最高的尖塔,也别去主堡的阁楼和地下室,更别离开山谷。对城主弗朗西斯•比克曼你要抱有敬畏之心,他是个传统坏脾气的家伙,可人不坏。你可以相信斯塔利•韦伯,他是天眼的观察者,在这他做主。不能相信白衣,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可能是谎言……”

“你又要走了,是吗?”夏雪似乎听出来不对劲。

K顿了顿。“黛西会照顾你们的,我需要你们听她的话。我不会离开太久,一旦完成就立即回来。”

“你什么时候走?”虽然夏雪尽量控制住难过的神情,可仍旧流露出来。

“明天。”K说,“一早。”

午餐很丰盛,黛西让厨房做了樱桃馅饼、用柠檬汁蒸熟的大虾和黄油面包。最后她甚至亲自做了一份由椰汁、鲜草菇和橄榄油炖制的美味菌汤。夏雪很喜欢这个气氛,与大叔、艾琳诺和黛西一起用餐的时光显得很温馨,会让她想起那个在小镇上路口的淡黄色房子,那会儿只有她和大叔。哦,还有七月与达芬奇先生,不知道它们怎么样了。达芬奇没关系,它几乎可以半年不吃任何食物,七月可能要自己捕食了。可能好心的邻居会替她喂养,一楼的独居老奶奶非常喜欢猫,特别是七月。她在那住了两年多,安逸、轻松、快乐的两年,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光。

午后大叔开始带着女孩们熟悉整个主堡,从一楼进门大厅开始到厨房、储藏室、警卫室、休息区……最后是獠牙塔。在高度仅次于观察者之塔的獠牙塔顶夏雪将整个谷底尽收眼底。看着下面红墙上的人影移动和紧闭着的山洞入口。古老的石墙迎接新人,用它粗糙坚硬的墙面和长形的玻璃窗。

夏雪了解到天眼的留守普通成员几乎都住在一楼,二楼以上才是重要人物的住所,而他们所居住的三楼则只有核心成员或贵宾才能享有。黛西、大叔、白衣、挽歌都在这层,阁楼则是城主弗朗西斯的地盘,那里有独立的大厅,单独的守卫和一道拦截在三楼与阁楼连接处的坚挺金属门。比克曼家族的人世代位于主堡顶层。“除非受到邀请,否则不要去阁楼。”他嘱咐女孩道。

现在受邀参加会议的银狼和莱尔德兄弟也在三楼暂住,不过他们的随从只能住在二楼,与红墙守卫钢拳和挽歌的学徒沙尔克在一层。她没见到科恩家的人,他们已经于昨日离去。每层通往上层的楼梯都有一名守卫,在最西侧靠窗的位置通常还有一名,不过这不是固定的,他有时会在走廊里巡视。夏雪认为这有些多余,没人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通过赤红高墙,而且……这里住满了世界级的顶尖杀手,谁会蠢到入侵天眼总部呢?

最后,大叔带着她们来到一楼最东侧的一间屋子,这看起来像个杂物间,墙壁晦暗地面又脏又乱,而且没有窗户,一扇都没有,四处都是发霉的味道。如果这里有老鼠的话,夏雪都不会感到奇怪。为什么带我们来这?她有些疑惑,可K不会做没用的事。没等女孩发问就听见答案,“看到最里面的橱柜了吗?打开它。”大叔说。

夏雪照做了,拉开一人多高的柜门。这柜子旧是旧,可够大。“在最底部你可以摸到一个把手,拉开它。”大叔继续说。她在柜底确实摸到了把手,用力向上拉扯,却只抬开一个缝。艾琳诺也上前帮忙,两人合力将沉重的暗门打开,露出一个漆黑的入口,一条软梯通往地下。

“我需要你们记住这个房间,记住这个橱柜。”大叔将两个女孩带出房间,“观察者之塔底部地窖原本也有一个类似的暗道,和这通往同一个地道,不过后来塌陷了。现在这个暗门是唯一能进入地道的入口,也是唯一能偷偷离开堡垒的地方。这个地道很长,但没长到可以离开环形山,它的出口在红墙外,靠近山洞入口的地方,被半截石碑挡住,那是块墓地。没人能发现那个出口,其实就连这边的也早被人遗忘。因为从没人用过它,这座古堡从未被攻陷。”

那为什么还告诉我们?夏雪没将心中的疑惑说出,K自有他的道理,他希望多一份保障,仅此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