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眼(四)

5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石砖铺成街道似乎被冲洗干净,黄色栅栏围成的花园一夜间有了生机,细嫩的草尖破土而出,春天撒播了点点绿色。大雨同样清除了屋外墙角的蜘蛛网,夏雪很讨厌那个网,更讨厌有时盘踞在上的长脚黑蜘蛛。它看起来那么令人不舒服,会让她联想到那个阴暗无助的地下囚室。

艾琳诺似乎很喜欢下雨,她甚至不打伞直接光着脚丫跑到小广场的彩石台阶上,当发现夏雪吃惊的看着自己后又不好意思地跑回来,雨水将她全身淋湿,几乎可以透过衣服看到内衣,小腿则甩满泥点。她可能是单纯的喜欢雨水,夏雪有时这么想。

女孩们住在离着“松鼠尾巴”酒吧后身不远的一栋房子里,一楼,带个小院。这个只简单铺设草坪,有一个单层花坛的小院成了她们的乐园。店里不忙时她二人便结伴来此,有时是吃自制野餐,有时在午后看上一本书,有时会嬉戏或是说悄悄话,甚至有时候只是呆呆的躺在哪儿。黑熊实在搞不懂那个小园子究竟有什么吸引力,不过看到女孩们那么喜欢,他甚至准备在里面修建个秋千。

今天夏雪独自在园子里读书,坐在伯恩堆放材料的地方。当得知黑熊要为她们搭建个秋千时,夏雪兴奋的跳起来,要不是认识他时间太短,她相信自己一定会给伯恩个拥抱。艾琳诺虽然表现得要镇定些,不过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笑容。秋千什么时候可以搭好呢?明天?最好是今天晚上,女孩暗自想着,却不知身后有人慢慢接近,被雨后的松软土地掩盖了脚步声音,使得女孩毫无察觉。

一只穿着黑色帆布鞋的脚陷进草里,轻轻拔出,向前迈出一小步。几乎毫无声响,夏雪丝毫没有察觉身后的危险。如果太阳方向改变下的话,那斜长的身影会给女孩个提醒,可是这时的影子在她背面。那脚步再次向前挪动,一步,又一步,离毫无防备的夏雪越来越近。

在那个身影只离女孩有几步远时,忽然从斜侧横窜出来一个身影,将悄悄靠近夏雪的男人扑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柄三英寸长的匕首就顶在嗓子上,头发被人抓起向后用力拉扯,使得整个脖颈暴露出来。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抓这个女孩?”斜冲出来的人问。

“放松点,是自己人,是吧,夏雪小姐。”被利刃顶住脖子的男人似乎比想象的镇定。

“我认识这家伙。”夏雪在那人被扑到后就转过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可看清两人的面容不禁松了口气。“凯文,你最好能解释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女孩说。

“好小姐,当然是为了你的K先生,他们称他为宾,不过我想您会更喜欢K这个称呼。我带来了他的消息。”凯文边说边挑起眉毛,似乎想让他的小黑豆眼看上去大点,更诚恳,不过效果有限。

“请放开这个人,服务生。”夏雪朝扑到凯文服务生打扮的人吐了下舌头。

“你确定?”服务生问,“还有……请别叫这个外号,我不会一直当服务生的,我迟早有一天也会像处刑人那样成为优秀的杀手。”

“好好,冯特先生。没问题的,这家伙虽谈不上是朋友,可不是敌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服务生缓缓松开抓住凯文黑色卷发的手,并将匕首收回腰间,站在一旁不再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这个缺少一根手指的男人。凯文站起身,胡乱扑打了几下身上的泥土,斜扫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服务生继续说:“您的话可真让我伤心,我可一直当你是朋友哩。K先生让我带你过去,好像有事要交代,不过具体情况可没和我说,我只是个跑腿的,被人当成坏蛋的跑腿的。”然后他撇了撇嘴,不满地悄悄瞪了服务生一眼。

“真的?大叔要见我?”夏雪兴奋地要跳起来,“什么时候,现在就去吗?我得去收拾下,至少换件衣服。他怎么样?我是说看起来还好吗?”

“哦哦,我的小姐,是明天一早,我带你到指定的地方,由先生来接你。”他顿了一下,“还有艾琳诺。”

凯文送达口信后并不多停留,转身离开园子。“我不信任他,”保罗•冯特说,“他看上去就像是谎言的化身。”

“我也不,可是我相信大叔。我希望您明早能陪我一同去,保罗。”

“我会的。”服务生笑着说。

夏雪直到后半夜才入睡,她相信艾琳诺也是一样。当深沉黑暗的夜空有一丝青白后,凯文来到黑熊的住处,一同前来的还有服务生保罗。看来他已经在外等候有段时间了。黑熊开门后脸色阴沉,很显然凯文•温维格没给他什么好印象。

“我要你亲眼见到宾,把女孩送到他的身边。”黑熊撇了一眼凯文说道,“如果那个小卷毛敢耍什么花招,干掉他。”

“哇喔,哇喔,大块头先生,我可是还在这呢,并且相当友善的。”凯文笑嘻嘻地解释。

女孩们拖着行李箱已走到门口,她们拥抱了黑熊伯恩,虽然样子很凶,可夏雪知道他是个难得的好人。

“谢谢你,伯恩。”夏雪说。

“去吧,孩子们,当你们遇到麻烦随时可以来找我,这里永远欢迎你们。”

在望了最后一眼这座淡黄色的房屋和站在它前面的高大男人后,夏雪钻进服务生的车中。再见了,留有欢乐时光的小花园,再见,黑熊先生。凯文最后一个上车,坐在副驾驶位置,艾琳诺与夏雪在后排并肩坐好。汽车前行,黄色小楼迅速被向后拉扯,变小,在经过一个转弯后彻底消失。虽然在这呆的时间并不长,可夏雪过的很开心。

离开灰石镇后又往南开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山洞口停下。大叔早已在洞口等候多时,身边还有黛西和一个带着一顶难看皮帽的陌生男子。

“没发生不好的事,我也没说谎,是吧?”凯文似乎很得意的说。

服务生没回答,只是停车、熄火,下车,为女孩们拉开车门,然后将后备箱的行李拿出。夏雪快跑上前,一头扎进K的怀里,艾琳诺则乖巧地站在身旁。黛西再次打量了一番艾琳诺,目光亲切。“我喜欢这女孩。”她最后说。

“我们又见面了,”大叔笑着对服务生说,“谢谢你帮我把她们护送来,你的名字是保罗没错吧?”

“是的,先生,保罗•冯特,愿意为您效劳,这是我的荣幸。”

大叔向保罗微笑点头,并未再说话,却转向凯文,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后就带着女孩们进入闪着淡白色灯光的山洞。里面另有一辆车待命,身后的厚重铁门缓缓关闭,最后只留下咔嚓一声闷响和远去的汽车轰鸣声。

“看来您还得把我带回去,冯特先生。”凯文似笑非笑地望了服务生一眼说,“希望这次别再用小刀顶着我嗓子了,那很不舒服。”

  1. 简直是开玩乐嘛怎么会讨厌~~~看得出来泡芙是很率真爽朗的女子哦~~~真呀么真欢乐~~~————————女魔头我看过,不过当时是在大半夜,晕头晕脑的,这个倒是没啥印象~~~嘿嘿~~~

  2. 简直是开玩乐嘛怎么会讨厌~~~看得出来泡芙是很率真爽朗的女子哦~~~真呀么真欢乐~~~————————女魔头我看过,不过当时是在大半夜,晕头晕脑的,这个倒是没啥印象~~~嘿嘿~~~

发表评论